目前日期文章:200411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蚊子血:
最近剛帶小朋友去戶外教學回來,真是一整個酸痛。小時候的我們好像很期待這檔事,每次想到晚上都會興奮得睡不著覺呢!而對我而言,去郊遊最刺激的不是可以不用看老師兇巴巴的臉色而且不用交功課,也不是可以狂吃狂喝零食把一年半載想吃零食的慾望一次滿足,而是在出發之前,老師在學校安排遊覽車的座位。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忙了好久終於等到這一天,我們姊妹為了讓自己的作品有更穩定的環境,決定把包袱款一款搬家到無名的blog,搬家從來就不會是一件輕鬆的事,更何況是兩個沒有責任又愛互相推委的懶人,但幫自己的文章搬家卻是一件極有趣的事。我這個人喜歡沒有壓力的工作,所以我在電腦的一端慢慢點閱從前的文章,看一看笑一笑之後,才心滿意足的把一篇搬過去,美其名是再過濾一次,事實上是太喜歡自己和蚊子血寫的東西,這種喜歡不是古人說的「蔽帚自珍」的那種心態,而是喜歡回顧自己走過的歲月,那種歲月裡點點滴滴的小刻痕和小趣味,現在看來竟是那麼的珍貴,好像是一部無聲的紀錄片,忠實的演出曾經的擁有,每個笑臉在那時那麼的理所當然,現在溫習起來當時的溫度還在,甚至久久停格不忍離去。

相反的,蚊子血乾脆俐落的性格就反應在這裡,我慢吞吞的搬了一篇過去,一重新整理,哇賽,一下子陡然增加數十篇,不但如此,分類又井井有條,果然不虧是學管理的。蚊子血還從MSN上傳來:「看看有什麼漏掉的。」一下子把我從不知道春秋的歲月中驚醒,為了表現自己對新家的貢獻,趕快自告奮勇的說要負責找哥哥的新照片來搭舊文,蚊子血龍心大悅叮嚀了幾句便去睡了,結果我又再度陷入了自娛的魔咒裡,逛著哥哥的網站樂得東看西笑讚美心動感嘆,偶爾的花痴也一併出籠,結果到了凌晨兩點才找了五張,便不支倒地。看來我這人天生讓人無法放心,好在隔天早上蚊子血對這五張的效果很是滿意,其實蚊子血哪會對哥哥的照片免疫呢?小小利用了蚊子血的痴心,真是該打啊!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蚊子血:
自從我們兩個越來越懶了之後,我們後院的留言人口也就慢慢的減少了。其實我還蠻覺得鬆了一口氣的感覺,畢竟每次花時間來回留言,總覺得好懶,我們就是那種愛看留言,又懶得回的那種人。畢竟並不是每則留言都能夠擠出個感想出來,(會不會太坦白了啊?)如果回留言的時候,又隨便給個幾個字,又有違我們的初衷。但是天地良心,每則留言我們都是愛看得要命。

以為不回留言之後,應該會減少來逛的人數,如此的話也認了,畢竟懶到骨子裡頭是我們兩個的天性。沒想到點閱的人數還是很多,讓我有抓到「潛水魚」的感覺。說到「潛水魚」的心態,那你就要問我,我是一隻很標準的潛水魚,在新聞台上有幾個台我都固定會去瀏覽,但是從始至終都還沒在人家的後院裡留下一言半語。這種心態除了懶之外,就是看看人家後院一夥好友聊天聊得熱烈,深怕一個不小心留了隻字片語,把氣氛給搞冷了,那可不太好看。第二就是,有時候台長的文章跟我的傢伙的生活背景差異太大,有些話題時在無法引起共鳴,所以只能看完之後,摸摸鼻子走人。最後一點也是最有可能的一點,就是台長的文章實在寫得太好了,除了能說「好」、「讚」、「好加讚」、「讚加好」之外,也不能說些其他的話,與其留這些讓台長傷腦筋不知如何回復的留言,還不如在內心吶喊:「台長,太棒了!」當然,這些情況應該不是全推於所有人身上,我是一個愛演內心戲的傢伙,所以在各大新聞台上能看到「白飯粒」的留言實在是少之又少,但是我可不是吝惜鼓勵的人呦,只是生性孤僻難以相處,有自知明只好繼續耍自閉。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蚊子血:
最近為了科展忙得焦頭爛額的,今天終於把作品看板做好了。拿到會場的時候,好多人在那邊忙著布置與張貼。我們遇到幾位之前認識的朋友,我們也看了他們的作品,大家都簡單的說了幾句:「哇,好漂亮的看板。」或是「喔,你們的報告好精緻耶。」我也是如此這般,只是一直出現內心的OS:「這個看板怎麼這麼花俏?」或是「還好,這應該不是我們的對手。」我也想著別人內心是不是也一直波濤洶湧呢?想著:「哈哈,不過如此而已。」或是「好在有人墊在我們下面。」之類的。

記得小時候看小叮噹,有一種工具能讓別人說出真心話,大雄就說出:「宜靜,我想看妳洗澡。」雅夫就說出:「技安的歌聲好難聽。」後來下場當然是很慘的。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就是這樣的。
兜頭就是一盆髒水淋下,我們連問「為什麼」的機會都沒有。
嘩,一聲就下來了。
如果不是一盆髒水,或許這等的氣勢我們還會讚一聲「痛快」,沒想到生命的細節就是這等的莫名其妙。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蚊子血:
最近好熱啊!再加上陽光下無新鮮事,每天都懶洋洋的無生氣,連牛牛連敗中信昨天還被完封的這種消息,我都提不起精神來大吼大叫的說:「搞什麼啊!全隊喝農藥好了。」看來夏天不適合太激動的情緒,還是打打太極拳,練練瑜珈好了。既然天氣這麼熱,那我們就來聊一些sofa的話題好了。

星期天早上在老姐那邊睡一覺起來,手機就掛掉了,大概是我用旅充充電的時候,我的手機會先唱一首歌,通知準備開始充電,老姐說了一句譏諷它的話:「真是愛現的手機耶,充電還要大叫。」結果它就耍脾氣的不能開機了。我是一點也不擔心,反正它還在保固期限,打算把它拖回家再帶去修理,沒想到回家它一吃到熟悉的電,又活跳跳的變成一尾活龍。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蚊子血:
妳相不相信人生有既定的行程或是一定必經的路途?以前的我是絕對嗤之以鼻的,一個人的生命該如何的自由,該如何的無限,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何來既定行程?更無謂必經的路途。但是請妳先聽我講下面這個故事,妳再決定如何回答。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年八月的最後兩天,蚊子血突然問我要不要一起合開一個新聞台,第一時間很猶豫,因為我們都不是勤於筆耕的傢伙,那時蚊子血想把「自畫」特別放在一個台裡,讓這個台專門為「自畫」而存在,那時「自畫」已經連載到了五,我們很用心的為每一篇「自畫」找出合適的圖,並且認真的討論情節與內容,每天在MSN上講的都是張雋汸與蘇信忍,對於個性方面的塑造,已經把他們兩個當成自己身邊的一位朋友看待,至於情節的推演則是先沒有任何預設,等到一集寫完之後,再把自己當成讀者般相互討論,從這一來一往的過程裡,我們獲得了心靈上的彌補,或許說「自畫」對我門而言,稱不上是一個作品,而是一個路途,這個路途遙遠而且辛苦,每次完成一集「自畫」幾乎要耗掉一整天,因為裡面情節的每一個小情緒都是那麼的隱晦,不僅我們寫起來無法行雲流水,我相信讀者讀起來也深覺得壓力,所以「自畫」的點率閱與其他文章比起來並不高,但是「自畫」卻是我們最大的寄託,也是會有孿生子夏天最主要的原因。

後來,開學之後,兩人展開了繁忙的工作與課業,一直無法再找出完整的時間來創作「自畫」,但又不願意這台就這樣空著,於是漸漸的開始了交換日記的討論話題方式,每一次討論的話題都不同,但是都是自己週遭的生活經驗,最貼近自己想法的話題,沒想到意外的引起這麼多讀者的興趣,也讓你們陪伴我們走過了一個又一個的生活經歷,不論是開心的或是難過的,大家在留言板上說說笑笑也就如此這般的帶過了,於是從夏天、秋天、冬天、春天,現在又到了夏天,孿生子依然還在,文章的數目也持續的推進,不知不覺當中,已經到了一百篇。從原本懶惰的書寫過程,到現在常常急於與大家分享經歷的轉變,你們的閱讀可以說是最大的動力,也可以說是讓孿生子四季轉換最原始的魔力。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遠離戀愛後的第六年,她終於再度被愛神發現了。

那次她穿著輕便的到住處附近的7-11買瓶水,然而就在玻璃門叮咚一聲打開後,她看見了他,那個有著夏陽般炙熱微笑的男孩,他五官分明的臉龐堆滿著就要滿溢而出的燦爛微笑,在她措手不及的時候,愛神叮咚一聲,打開了她的心房。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進來大學的她,如初學會走路的小羚羊,在愛情的路上顛顛簸簸的前進,卻還有著嘗鮮興奮的心情,幾次聯誼的無疾而終,並沒有嚇退她撲向愛情的決心,她相信在這廣大的校園裡一定有屬於她的白馬王子正在等待著,一定是這樣的。

其實哪一個新鮮人不是這樣,掙脫了白衣黑衫的枷鎖,對於之前總只能在言情小說裡窺視的愛情面貌,當然是個個興奮的躍躍欲試,在網路上、在社團裡、在通識課堂中,這群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個個在心裡張望著,是他?還是她?在深怕錯過的相互的試探之中,每個人都在期待愛神的降臨。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幾輛黃包車拉過濺起一汪汪的水漬,老周一手搭在額上阻擋著越來越大的雨滴,一面慌張的張望著有無空的黃包車,夜色像潮水一樣,默默之間已經撲天蓋地的襲來,街頭巷尾的霓虹燈取代了星星開始一閃一閃的召喚著人們。

就在此時,老周看到了對街的她,剎時視線有幾秒鐘無法順利的轉開,她穿著潔白的旗袍,漆黑的秀髮往後輕巧的梳成一個髻,露出細緻的頸,她察覺到老周的眼神,於是轉頭過來對他微微地頷首,仔仔細細的微笑起來。黃包車在老周跟前停下,他卻沒有理會,自顧自的往她走去,從此走進了上海繁華炫麗的夜生活。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谷齊手臂上有一個疤,顏色雖然略深老實說並不太明顯,不過表面卻有點凹凹凸凸,仔細看還真有點嚇人。因為這個疤的關係,不論天氣多熱,谷齊總是會穿著有袖子的衣服,不論是長袖、七分袖、五分袖、短袖,他都很樂意的嚐試。

谷齊每次出門前都會習慣性的拉拉袖子,好似這樣的動作可以讓他安心,確定那有點嚇人的疤是安全的被藏在沒有旁人眼光的掃描之下。但是打籃球的時候例外,沒有籃球隊的衣服是有袖子的,除非在練習的時候自己在籃球衣外再罩上一件T恤,但是這樣的做法未免太刻意,於是每次練籃球的時候,谷齊總是處在矛盾的感覺當中。到了比賽時刻更是得穿著正式球衣上場,這時候的谷齊便會更加不自在,原因只是因為他的的籃球打得很不錯的,每次的三步上籃或起身跳投,總是能如他所願的進球,當觀眾或是隊友為他喝采的時候,他總是覺得他手臂上的疤十分礙眼,好似人人都看到了那個疤,甚至他好似聽到別人在交頭接耳暗自的說:「唉呀!球打得這麼好可惜那個疤好嚇人啊!」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從何時他開始喜歡上她的。

也許青澀的少年十五二十時,沒有愛情的點綴是太多蒼白,像每日穿在身上的卡其色制服,黃灰黃灰的顏色是校規制度下的代表,然而他總能在換上運動汗衫後,盡情的揮灑他的青春,汗水是免費的,眼淚也是免費的,所以他就算知道這可能沒有結果,還是這樣一頭栽入了愛情的領土。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把銀白色的進口車停在目標地前,坐在駕駛座上摘下墨鏡,微微的轉頭往這家7-11望進去,櫃臺旁的果然站著那個清純甜美的小妞,昨天跟朋友聚會,他們不知道怎地麼突然就熱烈討論起來的那個美女。

「厚~超久沒有看到那麼棒的貨色了。」朋友A一邊說著還一邊摩拳擦掌。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學期又開始了,這學期他升格為學長,看著新生學弟妹穿梭在研究室忙著打探指導教授的細節,他不禁莞爾的想起去年的自己,忙著找房子、忙著搬家、忙著報到、忙著找指導教授、忙著熟悉這新學校的一切。

「學長…呃…請問可以打擾你幾分鐘嗎?」門口探進來一個清麗的身影,細細柔柔的聲音裡有著藏不住的生澀。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蚊子血:
最近你忙得焦頭爛額,我也不遑多讓。那天,我登入MSN,本想找妳聊聊抒解多日的壓力,沒想到妳的可愛的小人頭還是紅色的,我也只得摸摸鼻子登出。在登出的時候,我望著MSN上許多的綠色小頭,卻一點也沒有點入的慾望。

我想不僅僅是我吧!我們大夥幾乎都是這樣的,當時一開始順手按了一個滑鼠加入了一個朋友,但是有幾個人真正聊過天?看著某些人來來去去,登入登出,我們忙碌時繼續忙碌,有空時繼續發呆,似乎那些登出登入的動作,跟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連一聲問候也不需要。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哥哥,生日快樂。

今年你的生日,我和蚊子血特別的開心。和去年不一樣,是真心的開心,不是假裝不在意,或是刻意忘記,而是真心的祝福,永不間斷的慶賀著。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哥哥的大姐張綠萍女士有一對雙胞胎的女兒,麥嘉殷和麥嘉軒,這兩位外甥女是哥哥最親愛的一對姊妹,早年哥哥從英國留學回來之後,還當過這兩位外甥女的英文家教老師,這兩位外甥女現在已經是當媽媽的人了,在專業領域上也十分有成就,一位是律師,一位是會計師。哥哥十分疼愛這兩位外甥女,要去遠遊之前,把自己的財產做了一下分配,摯愛唐先生獲得50%,其餘哥哥的兄弟姊妹得30%,剩下的20%全給了這兩位他疼愛的外甥女。

之前,我便覺得我們兩個長得有一點點的像麥家的兩姊妹,(我知道這種想法很不要臉,但是有不少的人這樣說過。),昨天看報紙,看到哥哥蠟像的揭幕儀式,有一個頭部的模型,是雕刻師特別贈送給麥家兩姊妹的。結果我一看到那張照片,就覺得跟蚊子血相似度頗高,因此找了一張蚊子血短髮的照片來合成。沒想到兩張照片合併起來,如此的合。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白飯粒:
那一天,以為是個結束,沒想到這竟是個開始。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