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文非政治文,請政治魔人退駕☆

最近政壇最火紅的新聞應該是「周處除三害」的記者會(大概只有鄉民才會知道這個梗吧!),讓我覺得有些人的政治生命很順遂,有些人就充滿曲折,但是很瞎的也不是沒有。在下本人就是一個,當然稱為政治生命是有點誇張,不過硬要扯上邊應該也是勉勉強強吧!

事情的源由很長。大一要升大二的那年暑假,班上最要好的朋友想參加一個營隊,約我與她一同去,當時有空加上對這主題還有點興趣,於是就興致勃勃的與她一同參加。這營隊其實說來有點嚴肅,它的名稱叫「夏日學校」,夏日學校是有典故的(通常聽到典故這兩個字,大多會拍個手鼓勵一下)。日治後期皇民化運動如火如荼展開時,禁台語取締非常嚴格,鄉間的一些仕紳覺得孩子這樣不行,於是利用暑假私下辦起夏日學校,教導小孩子一些基本的台語和台灣文化。而這營隊沿用這典故,主題不難想像,就是台語社主辦的營隊,用不同的方式來教導台語。營隊的地點是在某鄉的一個教會,非常鄉下純樸的地方。早上在教會上課,晚上就睡在教會裡。我與友人報到的那天才知道,報名的人只有五個,而舉辦營隊的人數是參加人數的三倍。因此每個學員都受到「非常好」的款待,學長姐竭盡心力的想把我們變成台語通,早上上羅馬拼音,下午外出認識花草的台語名字,晚上用吉他教我們唱台語歌。而且常常要我們發表自己的意見(當然是用台語),當時我的台語爛到爆炸,每次輪到我,我都只能一直結巴的:「挖..挖...挖」也不太「挖」得出什麼東西就是了。

營隊結束之後,不知道怎麼的,營隊裡的人似乎覺得我很有潛力,一位學長竟然找我與他一同主持電台節目(詳情請看我的DJ夢)。後來一位不同系的營隊朋友突然打電話來給我問我要不要打工。仔細一問,原來是去某民意代表的服務處當助理,當助理是比較好聽,事實上就是工讀生。但是工作非常輕鬆,星期一到星期四每天只要找出四個小時到服務處上班就可以了,工作內容就是把文件弄成電子檔(不要小看這工作,十幾年前要弄成電子檔也算一個專業),和做一些臨時交辦事項,重點是薪水很高,看在薪水的份上加上問過爸媽之後,我就點頭同意去打工了。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博物館裡最好的一點是一切的東西總待在原來的地方不動。誰也不挪移一下位置。你哪怕去十萬次,那個愛斯基摩人依舊抓到兩條魚;那些鳥依舊往南飛;鹿依舊在水邊喝水,牠們的角依舊那麼美麗,牠們的腳依舊那麼又細又好看;還有那個裸露乳房的印地安女人依舊在織同一條毯子。誰也不會改變模樣。

有些事物應該始終保持著老樣子,你應該把它們放進那種大玻璃櫃裡,別去動它們。」           

《麥田捕手》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小噗啾雖然脾氣不太好,但是她有很多優點,其中讓我最欣賞的就是她的生活常規很好。東西從哪裡拿來用完就會放回哪裡,玩具玩完會收回櫃子,書本看完也會收拾好。以前地上有水漬或是頭髮,她都會叫我來處理,現在如果給她小抹布,她會蹲在地上擦乾淨。自己換下來的尿布能自己拿到垃圾桶丟,可愛的是,每次去丟垃圾打開垃圾桶之後,她會大喊一聲:「丟!」然後才把東西丟進垃圾桶,好似得喊一聲增加氣勢一般。

除了自身的生活常規,她也是一位稱職的小幫手。我到陽台收衣服常常都會忘記拿桶子,只要跟小跟班講一聲要去哪裡拿桶子,她都能使命必達。每晚煮飯的時候,小幫手也會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一把粉紅小椅子,離瓦斯爐最遠的地方),拿著小刷子煞有其事的幫媽咪刷碗盤,或是幫忙丟點小垃圾。她的耐力很長,都能自得其樂的玩到我把飯煮完為止。有時候從冰箱拿出魚來,她就會興奮的喊「魚」,然後忙著找煎鏟給我。掃地的時候,小跟班就拿著畚斗在一等。要出門把鞋櫃打開她會把自己的鞋子拿出來,跟她說包包,她就會去拿我的包包,常常還會提醒我記得拿她的帽子和鑰匙。回家她能幫我把鞋子和自己的鞋子收進鞋櫃。每次早上我盥洗完畢,小噗啾都會等在梳妝台前看我抹保養品,幾次之後,她也會裝模作樣的幫我抹臉,那副認真的模樣,讓我常常忍不住對她說:「寶貝,謝謝妳。有妳真好!」

IMG_0185-vert.jpg

天氣再冷也要出來餵魚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每次回台南,除了享受天倫之樂、台南小吃的美味(沒想到我也會有懷念台南小吃的一天)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和好朋友相聚了,這次時機允許,好朋友們都放了寒假帶著兩大一小(那一小就是在肚子裡的意思)小朋友來我家玩耍。小噗啾和瑞瑞姊姊是第一次見面,一隻獅子女一隻牡羊女幾乎都是在從事「搶玩具」的遊戲,而Amor弟弟因為個性溫馴的關係都在一旁隔岸觀火。而我們這群女人則在一旁大吃大喝大聊,好在有+0阿姨勤快的按著相機,不然宅媽我可能也不知道這兩位小妞上演著這麼激烈的一場好朋友相見歡。(

IMG_0327-vert.jpg 

這張照片真是一個值得紀念的平靜開場(看看後面那群貪吃的女人)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親愛的白飯粒:

這本書正如你所言完全的合乎我的胃口(當然並不全然是因為通篇充滿了他媽的這個原因),記得以前你經常帶回許多厚重的名著小說像是咆哮山莊、簡愛什麼的,我偶爾拿來讀個幾頁卻又擱上,心裡只想著「真夭壽,這些翻譯人名真長,那些五叔三嬸的關係也太複雜了吧」。因此,當我看到麥田捕手的起頭時,我就忍不住在內心拍起手來,喔這傢伙真是太棒了。

有次的msn閒聊,你第一次提到這本書,你說「也許你現在看晚了點,不過你看了一定會有感同身受的感覺。」的確,我心裡的那個麥田捕手在人生的諸多砥礪之下已經圓滑許多,不過也許現在這時機對我更佳,對於書內的許多細節,我有了更深刻的感受,那個不安靈魂的吶喊以及需索,我除了同理之外,還多體會書中時不時出現的涓滴溫暖。

說到自己體內的那個麥田捕手,在年少的時候常常動不動就出鞘(不是靈魂出竅),現在雖然有比較收斂,不過也常有對混帳事看不過眼的時候,譬如說某個找了一堆小孩來排排坐的穀類廣告,那個廣告常常讓我無法忍耐,一群穿著看來很皇家風的小孩在鏡頭前面扭捏作態的講些「哦」「哇」「好寶貝喔」,那些鏡頭常讓我怒火中燒,片中濃厚的「菁英塑造+假天真」氛圍令我非常不蘇糊,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在講什麼。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