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週一晚上我在廚房洗碗,這時間通常都是噗啾練琴的時間。我聽見在客廳的父女倆有點小爭執,好像噗啾彈完了之後,爸爸覺得不好要她再彈一次,噗啾不高興的說:「你不是說再彈一次就好?」爸爸回:「妳覺得這樣OK嗎?如果妳自己覺得這樣就可以了,那就不要彈了。」話雖這樣說,但是聽都聽得出來爸爸的意思。噗啾沒有回答這問題,只是一直重複的說:「你不是說再彈一次就好了?」這段話讓爸爸有點不高興,就說:「好,那妳不要彈就下來。如果妳覺得練琴這麼痛苦,那可以不要學了沒有關係。」說完這段話之後,他爸爸就走掉了。留下噗啾一個人在客廳,我在廚房雖然水聲不小,但是我也知道客廳是一片寂靜。

果不其然,我洗完碗到客廳看到一位小女孩坐在椅子上生氣。我對噗啾說:「好啦,姊姊,我們該來複習功課了。」。老師固定是每週二考聽寫,所以噗啾也固定是週日晚上複習一次,週一晚上考前再複習一次。我話說完,看小女生依然聞風不動,我對噗啾說:「彈琴的事情我們待會再談,現在妳要我幫妳複習聽寫嗎?」噗啾依然沒有理我,繼續生悶氣,我也不勉強她,就留下一句話:「姊姊,九點鐘時間到就要上床睡覺喔。如果那時妳想要媽媽幫妳複習也沒辦法了。」噗啾一聽又更怒了,咚咚咚的跑回自己的房間把門用力關起來。

八點四十五分,我敲她房門進去看她,噗啾用棉被把自己蓋著還在生氣。我跟她說:「姊姊刷牙的時間到了,該去刷牙準備睡覺了。」她還是不理我,我知道按照她的個性如果不去哄她,她會繼續堅持下去,我把棉被掀開對她說:「好了啦,快去刷牙。妳再鬧下去媽媽也要生氣了。」她才對我說:「媽咪,我的聽寫.....」「先去刷牙,再看時間怎樣。」她盥洗完之後離九點只剩幾分鐘,我只能讓她快速把生字看過一遍,抱抱她之後就趕她上床去睡覺了。

隔天放學,噗啾上車之後,尼歐突然問她:「姊姊,妳的作業有帶回來嗎?」原來是昨天噗啾忘了把英文作業帶到學校去,被老師罰抄寫,尼歐把這件事記住了,所以關心地問了姊姊。噗啾很有把握的說:「當然都帶了啊!」沒想到回家之後,噗啾正準備寫功課,突然很慌張地跑來找我:「媽咪,我的作業放在學校忘了帶回來。」「哪一項作業?」「全部!」話說完之後,噗啾的眼淚就流了下來。噗啾有一個A4大小的透明拉鍊袋,她會把回家作業和聯絡本都放在拉鍊袋裡,那一整包拉鍊袋都放在學校了。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一月份開始追一齣日劇叫"Ghost Writer",中文翻譯成影子寫手或是代筆作家,我是覺得英文劇名就寫得很好。劇的大概內容是說一位雄霸文壇的小說女王原野里紗寫了十年之後突然失去靈感,最近出的幾本小說評價都普普,甚至下跌。剛好有一位來東京努力想往文壇做最後一搏的女生被出版社找來當她的助手,原本只是幫原野里紗找資料,整理綱要而已,沒想到後來變成原野里紗的槍手,開始幫原野里紗寫書。故事就如此的發展下去。

本齣日劇拍得非常緊湊好看,因為是on檔劇一個禮拜才能看一集,我常整個禮拜都在等更新而盼望著。女主角中谷美紀超會演,氣勢好強活脫脫就是一位文壇女王,小槍手水川麻美也不錯,從一開始能被老師賞識而雀躍,到後來轉變成不甘只能當影子寫手,轉折演得很好,能屈能伸能孬能強,光看兩位女角飆戲就很過癮。但是本文不是來推薦本劇的,主要是要來討論一下文壇槍手的可能性。

很多工具書都不是作者本人寫的,我相信讀者們都能瞭解這件事,不會真的有人以為鄭多蓮會坐在電腦前面一個字一個字打出減肥心得吧?多的是主角口述由出版社找人把重點寫成書,這種工具書無關文筆,只要能順利而且流暢地把要傳達的觀念寫出來就達成目的了。這種書找槍手來寫沒什麼問題,搞不好由本人來寫還會因為文句不通順詞不達意而看得更加辛苦。

但是小說不同,小說從書名開始,都該是全然的創作,有人說天下文章一大抄,其實不然,文字都是那些大家會寫的字,但是透過作家的構思書寫,卻能變成一篇篇吸引人的故事,感動人的內容,與令人難以忘懷的優美字句,這就是作家與一般人在使用文字上的不同。就跟音樂繪畫一樣。音符就那七個,卻可以從古到今創造了無數首不同的曲子。顏色就是那幾種,卻能透過畫家的手畫出一幅又一幅不同的畫作。這就是創作,創作是不能複製也不能抄襲的,創作的價值在於原創,是每個創作者的心血的結晶也是不可取代的產出作品。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