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晚上我在廚房洗碗,這時間通常都是噗啾練琴的時間。我聽見在客廳的父女倆有點小爭執,好像噗啾彈完了之後,爸爸覺得不好要她再彈一次,噗啾不高興的說:「你不是說再彈一次就好?」爸爸回:「妳覺得這樣OK嗎?如果妳自己覺得這樣就可以了,那就不要彈了。」話雖這樣說,但是聽都聽得出來爸爸的意思。噗啾沒有回答這問題,只是一直重複的說:「你不是說再彈一次就好了?」這段話讓爸爸有點不高興,就說:「好,那妳不要彈就下來。如果妳覺得練琴這麼痛苦,那可以不要學了沒有關係。」說完這段話之後,他爸爸就走掉了。留下噗啾一個人在客廳,我在廚房雖然水聲不小,但是我也知道客廳是一片寂靜。

果不其然,我洗完碗到客廳看到一位小女孩坐在椅子上生氣。我對噗啾說:「好啦,姊姊,我們該來複習功課了。」。老師固定是每週二考聽寫,所以噗啾也固定是週日晚上複習一次,週一晚上考前再複習一次。我話說完,看小女生依然聞風不動,我對噗啾說:「彈琴的事情我們待會再談,現在妳要我幫妳複習聽寫嗎?」噗啾依然沒有理我,繼續生悶氣,我也不勉強她,就留下一句話:「姊姊,九點鐘時間到就要上床睡覺喔。如果那時妳想要媽媽幫妳複習也沒辦法了。」噗啾一聽又更怒了,咚咚咚的跑回自己的房間把門用力關起來。

八點四十五分,我敲她房門進去看她,噗啾用棉被把自己蓋著還在生氣。我跟她說:「姊姊刷牙的時間到了,該去刷牙準備睡覺了。」她還是不理我,我知道按照她的個性如果不去哄她,她會繼續堅持下去,我把棉被掀開對她說:「好了啦,快去刷牙。妳再鬧下去媽媽也要生氣了。」她才對我說:「媽咪,我的聽寫.....」「先去刷牙,再看時間怎樣。」她盥洗完之後離九點只剩幾分鐘,我只能讓她快速把生字看過一遍,抱抱她之後就趕她上床去睡覺了。

隔天放學,噗啾上車之後,尼歐突然問她:「姊姊,妳的作業有帶回來嗎?」原來是昨天噗啾忘了把英文作業帶到學校去,被老師罰抄寫,尼歐把這件事記住了,所以關心地問了姊姊。噗啾很有把握的說:「當然都帶了啊!」沒想到回家之後,噗啾正準備寫功課,突然很慌張地跑來找我:「媽咪,我的作業放在學校忘了帶回來。」「哪一項作業?」「全部!」話說完之後,噗啾的眼淚就流了下來。噗啾有一個A4大小的透明拉鍊袋,她會把回家作業和聯絡本都放在拉鍊袋裡,那一整包拉鍊袋都放在學校了。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