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個禮拜看到芥川賞和直木賞的新聞,獲得本屆芥川賞的是日本的搞笑藝人又吉直樹,「火花」是他寫的第一本小說沒想到就得到日本純文學最受矚目的大獎,真是非常的不可思議。至於直木賞則是由台灣人王震緒獲得(芥川賞和直木賞的差別在於一個是純文學獎,一個是大眾文學獎)。(新聞的連結在此:搞笑藝人又吉直樹榮獲日本文壇最高榮譽)(我之前在粉絲團有發過一篇太宰治因芥川賞落選而槓上川端康成的短文,有興趣的人可以到粉絲團找找看)

原本對這則新聞不是很在意,不過細看新聞內容又吉直樹說最尊敬的作家是太宰治,就讓我不禁想感嘆153屆芥川賞以來,有多少得獎者最愛的作家都是太宰治,偏偏太宰治想得芥川賞想得的要命卻無緣獲得。最近因為小孩放暑假,宅媽的工作量大增,因為兩小參與的戶外活動不少,不僅當司機的時間變長許多,待在家的時間還得與他們做一些活動,做做布丁餅乾或是摺紙畫畫和一些科學小遊戲之類的。於是九點小孩入睡之後,宅媽像是要補償什麼似的,影集也沒追了網路也不上了,就是拼命的卯起來看書,往往要看到十二點多才被獄卒趕上床去睡覺。閱讀食性複雜得難以理解的我,在這段時間瘋狂的混搭看著漫畫、偵探小說和純文學,往往前一個鐘頭還埋頭看著漫畫眼睛冒愛心的吃吃笑,下個鐘頭就看起了莫泊桑的漂亮朋友。也可能先看了太宰治的斜陽,下一回合就讀起了江戶川亂步的變格偵探小說。

不過不論怎樣混亂龐大的讀著風馬牛完全不相干的作品,太宰治總是會在隔天起床之後還盤踞在心中某一角,開車等紅燈、賣場排隊等結帳、游泳池畔蒙式課體操課的玻璃窗外等小孩下課、排隊等停車場空位,甚至在與媽媽友們閒聊的某些出神空檔,太宰治文中的微小片段總是會佔著我的思緒不停的反芻,有時會讓我笑有時會讓我嘆息。

等等....這不是戀愛的症頭嗎?錯啊!我的菜從小到大都是硬漢,絕對不是太宰治這種有中二病的文弱書生,更討厭有人無病呻吟,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不合理的症頭呢!我雙手交叉違反人體工學的搖著自己的肩膀,妳瘋了嗎?還是小孩生多了,母愛爆棚了,對這種敏感纖細得非常脆弱的男人產生了愛憐?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金吉離開爸媽到婆家渡過了七天的小暑假,七日沒看到媽媽,週日下午返家,除了一開始略帶羞怯,之後如同有人按下了她的亢奮按鈕,從下午持續到睡前都無法安靜。

熄燈之後,我和金吉躺在床上,她仍然如同下午那般,抱著我話說個沒完。

我知道她想媽媽,一股腦的想彌補這週的相處空白,不過當她連續講話講了一個小時都無法冷靜下來之後,我決定和正在觀賞溫布敦男網決賽的爸爸換手,也許換上寡言的爸爸救援可以讓她冷靜下來,有效地培養睡覺的情緒。

爸爸一進去房間,不意外的,立刻傳來金吉鬼哭神號的尖叫聲,高亢的嚎叫聲持續了好一陣子之後,老公略帶慍色的走出房門拿金吉的水壺,準備給敬業的女高音解解渴。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