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21 Mon 2015 06:13
  • 慢長

 噗啾升上二年級之後,不知怎麼的像開竅般,學校功課難度加深加廣,而且課外的課程(英文)也增加了,她卻比小一時更能從容地完成,而且在寫作業的過程中獲得不少的樂趣。剛升上小學的時候,她的確辛苦摸索了好一陣子,因為她讀的幼兒園不教注音不教數學,也沒有寫過作業,所以她對寫字這件事有著學會新技能的興奮感,也有寫不端正的挫折感。我也不逐字擦或是逐字要求,只會要她把直的筆畫寫直,橫的筆畫寫平。至於數學,她喜歡建構的過程,用畫圈或是數數的方式來學數學,為了不讓她學習的熱情熄滅,我對於精熟方面要求不高,也不額外買練習卷讓她練習,只要她能順利完成學校作業,每一單元學完,我就自己出十題題目讓她練習,只要全對,這單元就算過關。

她就讀的小學屬於老派的學校,對於課業要求比較嚴格,作業量偏多之外,老師對於分數的標準也高了一些。因為小一功課簡單,加上多數的同學在幼兒園已經學過這些單元,還有回家之後的精熟練習,所以幾乎大家都考95分以上,沒有甚麼失誤的空間。噗啾第一次月考,數學考了八十幾回來,我和她一起研究錯誤的地方,發現噗啾不是不會題目,而是不會寫考卷。學校的考卷有點難度,但是難在於題目的描述讓噗啾會錯意,導致回答的答案與考卷要問的是兩回事。確定她都會之後,也沒太苛責她。

當然這之中,我也有過掙扎,不想她一上小學就落後別人太多,但是又不願意她變成寫考卷的工具,所以就這樣(算苟且吧)讓她度過了上學期。國語倒是沒有遇到什麼太大的困難,可能是從小閱讀量夠多,注音和國字的學習對她而言算是一種好用的工具,讓她閱讀不用再常常中斷詢問別人,可以更悠遊在書本裡。小一下的最後一次月考,學校考了一篇中等長度的閱讀測驗,內容是關於空氣污染的,當然這主題對小一生有點偏難,班上很多同學都被考倒了,噗啾卻輕騎過關。

我現在寫起來似乎有點雲淡風輕,但是在噗啾小一的那年,我內心經歷了很大的爭戰。我一方面想要符合我內心的理想,一方面又要趨於台灣目前的就學現實,自己拉扯得很辛苦。我內心的理想是把該學的學會學懂,按部就班完成作業就可以,其餘時間全拿來運動與做她喜歡做的事情。所以小一的時候她的同學們很多去學英文學數學(MPM或是功文),她去游泳溜冰彈琴,只要她寫完功課(老實說功課量算不少),剩下的時間都是她的,她要看書拼樂高玩娃娃屋摺紙,或是跟在我旁邊陪我煮飯和我一起做家事都可以。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1631278-0084a.jpg    

在大人上班小孩上學之後,家裡非常非常的安靜。我彎腰撿拾經過週末被瘋狂小孩玩耍過的客廳裡的雜物,雖然玩具都被他們收拾好,但是總是會有某台小車被夾進沙發的細縫裡,總會有一支色鉛筆躲在書櫃的下方,總會有一塊積木落在玩具箱的旁邊。我打開巴哈的無伴奏大提琴,聽著低沉飽滿的音符緩緩地滑過只有我的空間裡,當妻九年當媽七年,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很幸福,但是今天早上不僅僅只是感覺,而是走入虛擬實境般的真實,好像自己碰到的東西都要開花了一樣。

那天等尼歐泳課下課,媽媽友們聊著閒事。一位媽媽友半開玩笑地推著我說:「問阿白啦,問她有啥馭夫術。」我忍不住鄉民上身,回:「首先妳要先有一個老公....」然後就被翻白眼吐槽一頓,這個問題就這樣溜過了。老實說,這問題我根本沒有什麼資格回答,因為阿東本身自己是一個性格成熟的大人,幾乎沒有我管他的餘地,他似乎游刃有餘的生活在職場與家庭生活,常要幫我收拾殘局還要應付我的小事囉唆,如果有人覺得我當人妻當得很廢,這一定都是阿東的錯!

上個月和阿蚊約在台中吃飯,我遲到抵達餐廳,阿蚊對我說:「我最討厭人遲到了......」她看了我一下說:「但是老公主除外。」(聽到的時候差點沒把大肚婆抓起來親一下!)「老公主」這充滿負面的標籤是我大學社團的學長給我封的,起因是八月中的時候社團朋友約要一起去露營,大家在line上興奮地說要如何如何,我躲在暗處潛水裝死。突然有人問:「阿白呢?怎麼沒看到她回+1?」我只好硬著頭皮出來換氣:「八月好熱喔,下次暑假約海拔兩千公尺以上好不好?」朋友們有的發動溫柔攻勢拼命鼓勵我去,有的用酸言激將要把我逼去,但是我還是不為所動。後來學長來一句:「哼,老公主!」接下來就引發大家的狂笑,我坦然地回:「老公主+1」,學長加碼:「不用+1這裡面的老公主只有妳。」我回了一張撥瀏海的表情圖案,欣然接下這封號。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