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端午連假,跟朋友一起去廬山溫泉上方的台地一個賽德克族的營地露營。雖然週六一整天連綿的陰雨,也沒有澆熄我們滿腔的熱情,一家人就這樣興奮地出發,進入了國道六號,我開始跟噗啾尼歐講述霧社事件的始末。因為本學期教了一班五年級的社會,所以有為了霧社事件特別備課,但是因為我本身對於霧社事件的濃厚興趣,所以資料查了很多,搭配照片和電影賽德克巴萊的一些短影片,那兩堂課學生上得捨不得下課。我記得當我說到莫那魯道的遺體被日本人做成標本運至日本,直到1945那年被運回台大,1973年才歸葬霧社的墳的最後結局時,學生們都一片沈默。

這次我們的露營地點就在馬赫坡古戰場內,營地的老闆夫妻都是賽德克族人,人非常友好。好友雪莉一家在清境露營,第二天晚上特別開車過來沙庫斯找我們聊天,要回去的時候才發現右前輪被異物刺破,老闆帶著工具手腳利索地幫朋友換好備胎,讓朋友順利回到營區。隔天在小山路前有一台車因為駕駛沒注意卡在山壁上,老闆也是趕過去幫忙,這些都不是老闆的露客,但是老闆總是第一時間趕過去幫忙。也因為這些事情,我才鼓起勇氣跟老闆提到了霧社事件(可能是我自己內心戲太多,擔心霧社事件是賽德克族的傷口,想說不要貿然提起以免破壞歡樂氣氛)。

隔天一早,我吃完了早餐,坐在椅子上與朋友們聊天。朋友們說老闆現在正站在坡邊看風景,時機難得要我趕緊過去問我想問的問題。於是我手端著咖啡,佯裝無意地走過老闆面前,本來想了一堆開場白,後來出口的卻是:「老闆,你們是馬赫坡社的遺族嗎?」如此直接的問句。老闆看了我微笑起來,宅媽被微笑鼓勵,接著又問了一句:「是從清流部落遷回來的嗎?」老闆指著對面的山頭說:「我們的家鄉在這裡再過去。」他指著一片山頭說那是合歡山再過去的山頭就是奇萊山,他說起原來的家鄉有多美,他們的祖先在山區裡生活的種種。「那你們怎麼現在住在馬赫坡社?」老闆說霧社事件之後,日本人把賽德克族大風吹,令他們搬遷離開自己的故居搬到日本人指定的地點。「那你們現在沒有想要再回去祖先的家嗎?」老闆說現在那裡已經是別人的部落,回去也沒有自己的地了。

因為老闆和煦的回答,宅媽的膽子大了起來,開始與老闆聊起了霧社事件,聊起了莫那魯道,聊起了其他的賽德克族對於霧社事件的看法(老闆的部落不是參與霧社事件的那六社之一)。老闆娘在一旁雖然安靜地聽著,但是偶爾也加入自己的看法,後來老闆娘借了我一本書<<又見真相:賽德克族與霧社事件>>,這本書是霧社事件餘族的口述訪談,我拿了書在一旁看,老闆娘在屋內收拾東西,氣氛一片寧靜。看了一陣子之後,我把書頁闔上抬頭剛好看到老闆娘在看我,她笑著對我說:「妳這麼迷啊?乾脆留在山上好了。」我問她馬赫坡古戰場的範圍,老闆娘帶我到戶外指了範圍,建議我行走的路線,還告訴我可以順道走到莫那魯道的故居地,最後她說:「其實這裡整個露營區就都是古戰場的範圍。」老闆過來說莫那魯道他們最後退到岩窟那邊,要到岩窟要前往馬海濮山的登山口往上爬之後再下切,路線難度很高。而在馬赫坡社那邊有個瀑布很美他小時候就常在那玩,打獵也常到那,老闆要我冬天的時候過來(水量較小溯溪比較安全)雖然要有點裝備,但他可以帶我們上山。然後他拿出手機把瀑布的照片給我看,真的是讓我驚嘆的美景。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在林奕含離世的隔天,我把「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看完,閱讀的過程中一直因為林醫師說的書中三位女角的遭遇都是林奕含的親身的遭遇,於是閱讀的過程就如林奕含所言希望讀者能與房思琪同情共感,讀這本書的時候有如看一份新聞報導,或是一篇倖存者的自白,除了同情共感之外,內心還充滿了對施暴者的憤怒與難與名狀的噁心感。

今天媒體刊出林奕含的獨白全文,我發現林奕含不是只要讀者知道有這樣的一個故事,或是施暴者有多麼的變態噁心,她想要表達更多深層的意思。有如她生前接受的訪問說的那樣,她不希望房思琪成為結構中的一部分,不希望被變成一個個案,變成一個無數被害者中的一個分母。我知道林奕含生前會在網路上google關於「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書評,雖然我沒有能力寫一篇充滿文學評論的讀後感想,但是我要基於最私人的情感為林奕含寫一篇關於被這本書觸動的諸多思緒,雖然有點遲,但是我知道這樣的思索她是會在乎的,也是她寫書的初衷。

首先我得先把這本書拉到與張愛玲的小團圓相同的立場上來討論(請按我之前的文章<庸人自擾,小團圓何辜>)誠如林奕含生前訪談所言:「我的立場是,就算我是房思琪、或我不是房思琪,跟我身為這本書的作者,還有如果《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書有一點價值的話,我是不是房思琪跟這本書的價值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我拒絕回答這類的問題。」當然她當初一定有如林奕含的父母所言為了「保護家人」而否認,但是我相信林奕含是站在文學的角度上否認的,這跟張愛玲當初拒絕小團圓的出版立場是相同的。我並不是說林奕含的父母現在出來說林奕含就是房思琪、曉奇與怡婷是錯的,相反的林奕含的父母站在為了其他小孩安全的無私的觀點(不要再有下一個房思琪)這做法是偉大而且困難的,我的意思是想真的讀懂林奕含寫房思琪這本書的初衷,就得先外站出一步來,把林奕含=房思琪的等號拿掉(把等號拿掉不是說這件事不存在或是假的),看書中房思琪除了被老師用權勢誘姦強暴性虐待之外,林奕含想說的是什麼?

林奕含說這本書是一個套中套,裡面的套子簡單來說就是想問:李國華(胡蘭成的縮水贗品)這些相信中文的在說情話的時候應該是千錘百鍊的真心(有志有情),但他們卻利用文學來建構一個畸形的思想體系,讓自己所作的惡事解套,把藝術變成了食色性也。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