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吉離開爸媽到婆家渡過了七天的小暑假,七日沒看到媽媽,週日下午返家,除了一開始略帶羞怯,之後如同有人按下了她的亢奮按鈕,從下午持續到睡前都無法安靜。

熄燈之後,我和金吉躺在床上,她仍然如同下午那般,抱著我話說個沒完。

我知道她想媽媽,一股腦的想彌補這週的相處空白,不過當她連續講話講了一個小時都無法冷靜下來之後,我決定和正在觀賞溫布敦男網決賽的爸爸換手,也許換上寡言的爸爸救援可以讓她冷靜下來,有效地培養睡覺的情緒。

爸爸一進去房間,不意外的,立刻傳來金吉鬼哭神號的尖叫聲,高亢的嚎叫聲持續了好一陣子之後,老公略帶慍色的走出房門拿金吉的水壺,準備給敬業的女高音解解渴。

「我看你就把她帶出來吧。」我跟老公建議。

「這樣怎麼行?才剛回家就沒有規矩。」一向嚴格的老公馬上拒絕。

「沒關係,她現在睡不著,你就把她帶出來客廳吧。」

老公房門一開,金吉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跑來客廳,馬上投入我的懷抱。

「一起看球啊,剛剛第一盤打到搶七,真是精彩欸。」

「小孩呢?」「她睡不著,就一起看啊。」「我肚子餓想吃餅乾。」金吉見機不可失,得寸進尺提出要求。

「不行,你已經刷牙了,不可以再吃東西!」嚴格的爸爸斷然的拒絕。

「沒關係,就給她吃一小包牛奶餅乾吧。」我接著轉向金吉「吃完就要刷牙準備睡覺喔。」

金吉開心的直點頭,我幫她開了餅乾,她喜出望外珍惜地品嚐著。

「都十一點了,還給她吃東西,也不去睡覺。剛回來就沒規矩。」老公不認同,唸了一下但沒再阻止。

金吉把餅乾吃完,自己收拾包裝袋拿去垃圾桶,喝完水,順從地讓我又刷了一次牙,然後帶她回去房間。

進了房間,她在我懷裡扭了幾下,便發出均勻的呼吸聲,進入了夢鄉。

然而在黑暗中,我依然清醒,自忖著自己是否太寵金吉,會不會讓她沒了規矩。

 

這時,我想起了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

似乎是在那段時間,就讀的國小被指定在區運會表演大會舞,全年級全體動員,經常半日沒上課在學校操場練習,運動會前的那段日子,乾脆讓家長從家裡直接把孩子帶到體育場實地操演。

爸爸那陣子經常騎著歐兜拜,前面站著我,後面坐著阿白,就這樣接送我們往來位於南門路附近的體育場。

有一次回家的時候,爸爸經過府前路和南門路交叉口的「克林食品」便停了下來。

當年的克林食品販賣著各式各樣的舶來零食,我跟阿白進到裡頭,眼睛都亮了起來,眼前盡是琳瑯滿目、包裝精美的歐美日進口零食。

印象中爸爸不僅讓我們自己挑了幾項,再加上他自己採買的,共花了數百元買零食(當年花上這樣的錢買零食算是大手筆)。

回家之後的記憶已經很模糊,零食到底好不好吃,是什麼滋味,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教子甚嚴,討厭孩子吃零食的媽媽是否大發雷霆,我也不復記憶。

我只記得從此之後,爸爸再也沒有再帶著我們走進克林食品。

然而,每當經過克林食品的門口,我總會想起那天爸爸心血來潮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帶著我們踏入那個充滿色彩與香味的異國甜食王國。

擦得乾淨透亮的玻璃門、陳列整齊的鮮豔包裝、寫著完全看不懂的文字卻直覺想流口水的零食,我跟阿白穿梭在貨架之中,甜蜜地煩惱著到底該選什麼才好。那天的記憶像是被抽了真空似的,毫無雜質的保留了下來,只要經過那個轉角,那時刻繽紛的光影就會出現在我的腦海。

那是爸爸帶給孩子的脫軌記憶,沒有道理、不是常規、突如其來的驚喜,再加上體制外的解放感(媽媽的零食禁止令),總是令人感受特別深,甚至特別的美好。

然而如果沒有日常運行的軌道,是沒有辦法顯示這種脫軌的特殊性,如果零食隨便吃到飽、想幾點睡覺就幾點睡覺、不吃飯也沒關係、上不上課無所謂...日子若是沒了常規,像是隨意橫行的列車,那麼無論走到哪裡,也只會讓人感到「哦到這裡、噢到那裡了」只剩下無法預期的雜亂,而不是「今天不一樣啊」的驚喜。

 

自己帶孩子歷經兩年六個月,在這個磨和的過程中,我特別關注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規律的日常作息

何時起床、何時吃三餐、何時午睡、何時就寢,就是這種日常作息,我特別的注意。因為規律的日常作息,可以提供給孩子可預測性以及安全感,重複的日常作息,讓她知道下一步會做什麼,也給照顧者可以提前分派時間來兼顧家務的餘力。

然而人畢竟不是機器,總有沒有食慾、失眠睡不著或特別睏的時候,保持彈性與堅持日常作息就變成一種藝術。

那一把尺就在每個人的心中,難的就是爸爸有爸爸的想法,媽媽有媽媽的規矩,甚至阿公、阿嬤、保母、老師...都各自有自己的標準。

教養的難題不只存在被照顧者與照顧者之間,也存在在不同照顧者之間,這樣的難題也只能靠父母的智慧去化解。

以我而言,也許是因為媽媽為我們孩子們所規劃的軌道是縝密細緻的,爸爸偶然的脫軌(或說鬆軌)認可總能帶給我們不同於日常的喜悅,那種常規外的小自由,讓我看到軌道外的不同風景。

我對於金吉是抱持著稍大的彈性,只要能夠承擔後果,也不會造成什麼傷害,那就讓她選擇吧。

吃不完本餐的份量,那就不吃,可是到下一餐之前沒有東西吃了喔。

現在不想午睡,那你自己去房間外面玩吧,媽媽可是要休息這時候不會陪你了。

晚上睡覺到了還不想睡覺,不過現在睡才有媽媽陪,等一下再睡就讓爸爸陪你睡囉。

賴床不想去踢球,好,那今天就沒有出門,睡吧睡吧,等睡醒只有媽媽陪你了。

 

至於脫軌--就像今日的延遲上床--也沒有什麼大不了,溫布敦網球賽一年才一次呀,媽媽和爸爸都已經輪流嘗試過,但金吉就是處在亢奮狀態無法入睡,而爸爸媽媽都不想錯過決賽,那就全家一起看吧,孩子晚睡個兩小時也不置於毀了明天。

也許,某日全家一起遲睡觀賞溫布頓會成為金吉心中那個印象深刻的鮮明記憶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insyeh 的頭像
twinsyeh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白飯粒
  • 回台南時,阿公也會買小零食給孫子,銀波布丁現在是阿公的代表詞。小孩吃到別的布丁都會說阿公的銀波布丁好吃(除了我自己做的布丁大勝之外)(諒他們也沒這膽嫌棄)

    偶爾的脫離主幹道休息一下也不錯,每個人都會珍惜意外的假期,颱風假之類的,每當颱風假要宣布前那七上八下的期待,宣布後握拳拉弓的爽勁,真的不只是為了放假而已,而是為了那「賺到」的感覺(當然要去泛舟就會爆紅喔,愛注意)小孩也是如此,謹守分寸的獄卒爸媽法外開恩,小孩幾乎都是叩謝隆恩的永誌不忘。噗啾六歲多,人生記憶裡就寫了不少皇恩浩蕩的事蹟,那是跟爸媽的甜蜜回憶,甚至只存在與爸爸或媽媽之間單獨的小秘密。

    法外開恩是教養裡的調味劑,謹慎斟酌的使用總是會帶來絕妙的好滋味。
  • H V
  • 灑花~有新文!每次看你們的文章,就有股想跟你們本人聊天的衝動,收藏作為育兒參考了!敲碗(多寫點唄)
  • 基嫂
  • 幫老費加油,破例沒關係啦...(應該機會也不多了?:~)
    但能從未婚看到現在有兩個小孩,我真的很感激他的奮戰不止了!
    (為何變成感謝文XD)

    替金吉感到開心,她媽媽很有智慧的彈性
    也讓她有了參與一個網球世代的機會
    至少以後阿姨跟她聊我的偶像,可以跟她說,有啦!!妳有半夜吃餅乾看他比賽啊:P
    這樣想想,很有連結感呢!

    帶小孩,出線以外,是藝術...
    值得玩味和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