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_000 (6).jpeg

九月開學,我自己免不了要來一段新課表新班級的新訓期,加上尼歐是今年的小一新生,雖然心臟有比噗啾當年上學時大顆,但是我還是按就班的參加新生家長座談會,與老師聯繫,為尼歐做好幼小銜接的工作。工作壓力突增,雖然努力在家庭與工作中取得平衡,偶爾也苦中作樂,但是遇到經前的躁鬱期也難免擦槍走火。

某次週日晚餐結束,一家人上車準備返家,噗啾突然提到中餐在學校都吃不到某些菜,詢問之下,原來是前面先打菜的同學都一把打光了,例如週五有甜湯,某些同學把裝飯的餐具拿來裝甜湯,用裝湯的碗來裝飯,十幾個同學裝下來,排在後頭的同學就沒得吃了。還有一次中餐是焗烤,噗啾說前面幾個同學都挖一整條焗烤,後面的同學都沒得吃。我覺得這打飯方式不太合理,先到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打菜似乎在鼓勵爭先恐後,每個人都有繳交午餐費應該至少要保障每人都一定要有一份完整的餐點,有剩餘的再按照個人喜好去添加。阿東說要幫噗啾跟老師反應一下。於是這話題就結束了。

週一的下午,噗啾的老師來辦公室找我,說看到爸爸寫的聯絡簿,她瞭解爸爸的意思,但是聯絡本中有一句:「因為噗啾不喜歡排隊」老師覺得似乎有點太公主了,聯絡本一直都是阿東在簽名我都沒在看,回家之後,我拿噗啾的聯絡本起來看,阿東寫的大概意思是希望老師調整打菜的方式,能讓每個小孩都能打到菜,就算最後一個小孩也能有自己的一份。至於那句「噗啾不喜歡排隊」我看了覺得奇怪,於是問阿東,他說噗啾說每次為了打午餐都要排長長的隊伍,她覺得很浪費時間(而且也不一定打得到菜)所以噗啾都坐在座位上看書,等到最後一兩個她才去打菜。噗啾說:「我覺得排隊排那麼長還打不到,不是很可憐嗎?」

我能瞭解阿東的意思,但是我覺得他那句「噗啾不喜歡排隊」不太OK,我說如果全班小孩都說不喜歡排隊,那老師是要拖著餐桶一個一個幫小孩打菜嗎?噗啾班上的打菜方式的確有調整的空間。我以前帶班時的做法是分組來打,這樣只要排五個,剩下還沒輪到的組別可以先做別的事情,至於打菜有打菜小組,打菜小組都受過老師的訓練,老師每天會看菜量的多少告訴打菜小組,某種菜是每個同學打一湯匙,某種菜就是兩夾子,務必保證每個小孩的菜量均等。阿東就說因為噗啾這樣告訴他,所以他就這樣寫。我回應該是要教育自己的女兒,而非告訴老師說我女兒不喜歡排隊吧!可能講到最後火氣有點大,我就對阿東說:「你這樣寫根本就是怪獸家長。」可能這句話讓他很不高興,於是他就沈默不語,我也就打住話題。

把小孩都弄上床睡覺之後,我就開始忙自己的事,因為剛開學很忙很累,當晚我沒等阿東,就自己先去睡覺了。隔天一如往常的生活,氣氛也很正常,兩人也都有彼此應答。那晚我記錯了尼歐上小提琴的時間(開學後的時間與暑假時不同),白跑了一趟回來,回家後看著阿東在幫噗啾複習英文,尼歐還指著我說:「媽咪給人家記錯時間,老師已經有學生在上課了!」我也自我解嘲地說:「老年痴呆症應該已經開始發作了。」

這天晚上兩人一起就寢,我躺在床上等了兩分鐘,旁邊那個人都沒有睡前儀式,我狐疑地問:「怎麼還沒有抱抱?」阿東苦笑地說:「因為心情還不好。」他這句話讓我勃然大怒,用力地翻身背對他,生氣的回:「還真能氣!」然後兩個人就這樣入睡了。隔天早上起來,我還是怒氣難消,氣沖沖的帶著小孩出門(尼歐在門口堅持要打開餐盒檢查我有沒有把他餐盒裡的隔板放進去,更讓我火山爆發)。到校之後,我傳了line生氣地對他說:覺得他心機很重,對我生氣也沒說,害我傻傻地對他好還對他開玩笑。兩國要開戰也要宣戰,幹嘛用偷襲這招。

不尬意輸的感覺的宅媽很快就展開了絕地大反擊,週三開始都不理他,不管他說什麼都不理,晚上還帶著棉被枕頭搬到尼歐的房間睡。(為了節能減碳避免一個晚上開三台冷氣,只要有開冷氣的晚上,尼歐都會到姊姊的房間一起睡。我搬到尼歐的房間也有守住這條不成文的約定,那幾天晚上我都沒有開冷氣)於是冷戰正式開始,阿東也沒來求和,於是我們就一天一天的耗下去。

奇蹟的是,就算我跟阿東這樣的冷戰,小孩們完全都沒有發現,而且家庭運作依然順暢。早上阿東起來做早餐放入我們的餐袋中,我帶小孩出門上學。返家後我煮飯陪小孩吃飯,阿東返家吃完晚餐他就幫小孩看功課收拾廚房,週三尼歐小提琴、週四晚上噗啾英文尼歐鋼琴的接送,我們也都按照舊有的秩序運行下去。到了週五晚上,原本是全家要一起出門吃晚餐的日子,我佯裝身體不舒服對小孩說要爸爸帶他們去吃,兩個小孩又是蓋被又是遞溫水在臉上親了好幾下才依依不捨跟爸爸出門。

阿東幫我外帶晚餐回家,我也不理。他只好把晚餐冰冰箱,然後又是冷漠以對的一個晚上。週六阿東帶小孩回婆家,我自己一個人留在新竹繼續生氣。週六晚上他們回來之後,我也是沒理他。冷戰持續到週六晚上,我已經自己睡四天了(那時很後悔,應該把阿東趕去尼歐房間,四天沒開冷氣都快把老娘熱死了)。每天晚上我躺在尼歐的房間想:沒想到這樣的冷漠還能繼續生活下去,真的太扯了。原來婚姻可以變成這個樣子,簡直不可思議。

但是這件讓我傷心與難過的事情,我一直沒有放在禱告裡。不知道是否出於羞愧(知道自己不對不敢開口對主述說),還是一口氣吞不下去覺得自己可以解決不用依靠主的幫助。每晚的禱告還是一如往常的平靜。週日是要上教會的日子,一早阿東就對小孩說今天他不去教會了,尼歐也就喊著他也不要去主日學,要留在家跟爸爸玩。於是就只有我和噗啾出門,前往教會的路上,我幾乎要哭了。我第一次覺得這個家似乎要裂開了,我已經沒有辦法控制,事情一直往更糟的方向發展了。

到了教會,我親了親噗啾,她便獨自往主日學教室走去,我進入了禮拜堂。在大堂裡,讚美主的詩歌悠揚但我的內心卻很沈重,終於我為了這件事向主禱告,在禱告中我對於自己莫名的堅持感到後悔,也對於阿東的冷漠感到難過,更覺得此時兩個人是走向了兩個完全不同的方向,兩顆心已經不靠在一起了。但是我已不知如何收拾,希望主能帶領我走回正確的道路。

當天的禮拜有詩班的獻詩,那時的我依然沈溺在自己的思緒裡,雖然已經向主禱告但是內心還是為了這懸而未解的難題感到難受。 詩班就位之後,便開口歌唱:「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妙各樣的知識,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我因為這幾句話而深深感到羞愧,而且微微的震撼。

這幾句話出自聖經的哥林多前書13章,字字都是主對我的回應。我想起自己在課堂上對學生講的大道理,對學生的教導,說得那樣懇切說得那樣的頭頭是道,而沒有了愛這些什麼都不是。跟阿東從一開始的爭吵,我就自恃自己是對的比阿東更懂,而對他進行批評與指責,而主對我說:「沒有了愛,那些對錯、道理、知識都算不了什麼。沒有了愛,就算能說萬人方言、天使話語,都只是吵雜的鑼和鈸,對人都起不了作用。 」沒想到主對我的回應是如此的即時,而且如此的明確,祂告訴我:「沒有了愛,什麼都稱不上。」

主的教誨還沒結束,詩班繼續唱出那段大家都非常熟悉的經文:「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主不僅告訴我,我之前所爭執所堅持的道理,沒有了愛什麼都不是。祂還進一步告訴我什麼才是真正的愛,脫口而出我愛你很容易,但是真正的愛是經文內所言,我是否有對我愛之人做到這些呢?若現在不知道該如何收拾,那就從真正的愛做起吧!

在詩班悠揚的歌聲中,我慚愧地聽訓著。內心雖然羞慚,但是自己知道正被主愛包圍,或許對別人而言這只是一次例行性的獻詩,但是我自己知道,那禱告的回應如此的明確即時,聖經說:「主所愛的人,祂必定管教」(希伯來書12:6) 於是從教會回家之後,我就跟阿東道歉了,阿東也上來擁抱著我說:「我還愛著妳,但是我以為妳已經不愛我了。」我也在他的懷裡默默流淚,覺得自己的個性上的好強,自以為是的堅持,已經傷害到了彼此。

我跟阿東從認識相愛到現在已經快二十年,與他的相處的時光已經佔了我生命歷程的一半。我想當初他愛上的我,跟現在的我應該有很大的不同。我從少女變成了人媳,再變成人母,這中間的轉變之大,我常想如果現在的我跟以前的阿東相遇,或許他不會愛上我。當人家的媽媽在各方面被孩子盡情鍛鍊,不再能像少女時期那般撒嬌無能,也不再能像少女那般自我任性。七年的全職媽媽訓練,關於孩子的事我幾乎都能一肩扛起,身體不舒服媽來服侍,心情不好媽來安撫,大大小小的事只要喊媽都能搞定。為了孩子,媽媽們強迫自己從少女變成超人,很多時候求救太慢只能自救,我們被孩子越磨越粗糙,也被孩子越磨越柔軟,整個人被孩子揉圓捏扁讓自己面目全非,只為了變成一個最適合孩子的媽媽。

而這過程也無意中讓自己充滿了武器,這些武器可以拿來對付環境,也很容易拿來對付伴侶,我把全副的心力全給了孩子,忘了還有伴侶。我跟噗啾尼歐玩的時候,阿東曾不只一次對我說:「妳以前也常這樣看我。」(語氣猶如深宮怨婦)但是我自以為拿捏得很好,沒細想其實都是阿東的包容居多。我就像那枚已經不合手的婚戒(生完小孩之後骨架變大),跟當初結婚時的模樣已經走經許多,但是不合手的婚戒有不一樣的戴法,只要有愛,常常提醒要調整自我,不合手的婚戒也能帶得耀眼閃亮。

經過這次本以為已經熄掉又再度重燃的戰火,我突然發現阿東也跟以前不太一樣,他的表達方式雖然含蓄,但是內心依然有情緒糾結,而我是那種怒不到一個小時就忘記的人,彼此雖有不同但是只要懂得彼此尊重欣賞,我相信未來的二十年還是一樣。我為了寫這篇文章,特別去把塵封已久的婚戒找出來拍照,打開盒子的時候,看到阿東的婚戒裡圈放著我的婚戒,就像這十一年來他一直保護著我們家一樣。我依然記得我跟阿東求婚之後(求婚記看這邊),那天晚上他帶我去把我的婚戒買回來,然後他開車到我們大學的校園裡,牽著我的手走到圖書館的階梯上坐下(我們不同系,在校園裡耗在一起最久的時間是圖書館),那天的月亮很亮,大學生們還在放寒假,人非常的少,他慎重的把婚戒套進我的無名指,對我說:「阿乖,謝謝妳。」的那時刻。

婚姻總是難免會有走到非常狹窄覺得過不去的時候,但是只要記憶回到從前那些珍藏的美好斷面就會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無獨有偶不單單只有我想起了從前,今天早上阿東帶噗啾去上鋼琴課,我留在家睡到自然醒,他回來的時候,我還躺在床上半睡半醒,他蹲在床邊對我說:「我剛剛帶姊姊去上鋼琴課,在老師家的社區裡看到有一對年輕的情侶手牽手出來吃早餐,就想起以前我們週末也都這樣。」我半睜著眼睛回:「他們是住在一起出來吃早餐,我那時是住家裡你帶我出來吃早餐,不一樣。」阿東微微笑著說:「所以才急著把妳娶回家,就能帶出來吃早餐了。」說完他便心滿意足的離開。

此刻還躺在床上賴床的宅媽心裡卻想著:「現在週末只求你快把小孩帶出去吃早餐,讓老母睡一個飽最好。」,果然是個已不合手的婚戒的形狀了啊!

 

文 白飯粒

檔案_000 (6).jpeg

這是放在我家書櫃上,宅媽專用的提醒經文

(我要被提醒的地方簡直多到滿滿的大平台)(羞愧)

 

 

 

 

 

 

 

創作者介紹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蚊子血
  • 比起其他人,妳跟阿東已經是走在婚姻的高速公路,一路平平穩穩、滑順暢行,有小孩之後能讓媽媽突然爆炸的情況可以說多如牛毛,面對每個都是從魯蕃王國來的小孩,每天每天都是配合,犧牲自由、睡眠、喜好...,為人母後以前的那個女孩已是面目全非。

    當然身邊的那個也是跟著一起受折磨,阿東算是頂級耐磨材質,你們偶發的冷戰倒是安慰我們這些一般人,三不五時翻白眼的婚姻並不是太奇怪的(喂)

    正如你說的只要有愛,顛簸都會過去,熱吵冷戰也只算高速公路的休息站,終點不變還是幸福。

    更好的是,妳們不只彼此有愛,還有神的愛在中間,以往的婚戒雖已不合手,但上帝的愛已經把你們緊緊圈在裡面。
  • 妳的最後一段真令我感動,說得真是太好了。

    我跟阿東道歉的時候跟他說:「主耶穌曾說:『我給你們一條新的命令:就是要你們彼此相愛,就如我愛你們,為要使你們也彼此相愛。 如果你們彼此之間有了愛,眾人從這一點就會知道你們是我的門徒了。』我連這點都沒做好,怎能說自己是主的門徒,實在太不應該了。」

    婚姻要長久經營,感情更要彼此有心呵護,我還得繼續努力。


    twinsyeh 於 2017/09/16 21:24 回覆

  • 淋巴塊
  • 前陣子剛冷戰過,看了這篇才懂得反省自己的行為...(面壁中) 阿東蹲在床邊講的內容好感動,這種踏實的話,比什麼甜言蜜語都珍貴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