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血:
上次跟妳聊過「愛情裡的鬼抓人」之後,我又讓孩子們玩了這個遊戲一次,沒想到不同年紀的孩子玩起來就是有不同的感覺。這次我讓對愛情還懵懂無知,只有帶著幻想的六年級小大人來玩,引起的迴響更是如排山倒海而來,「愛情」這玩意真不是蓋的,難怪有這麼多人在它面前栽了個跟斗。

一開始呢,我看小大人們也是規規矩矩的先找好同伴,當然啦!他們現在這個年紀開始會對異性帶著好奇又排斥的情緒,所以都是男男、女女一組,死黨與手帕交一組,壁壘分明的。不過遊戲一開始玩之後,情況就丕變,風雲詭躆起來。班上幾個帶頭的男生特別喜歡抓某些特定的女生,搞得全班一起起鬨,說某某某公報私仇啦!或是某某某因愛生恨啦!幾次之後,竟然變成個人秀,全班就看著這一男一女的小大人,你抓我我抓你,其餘的就像是寂靜無關的第三者一樣。我在一旁看不下去,開玩笑的說:「某某男與某某女,老師看你們兩個就同一組好了。」全班一聽更是鼓譟不已,天花板都要被他們掀開了。

你猜猜看他們一組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意想不到的,他們極「勉為其難」的牽手同組之後,竟然安安靜靜的躲在一旁的角落,跟剛剛的意氣風發一點都不像。兩個人帶點害羞的輕輕牽著手,默默的看著同學們繼續瘋狂的追逐著。好似這一切都與他們無關了。

蚊子血,妳說愛情的力量有多大?能夠讓一個人放棄多少東西?這個問題學問很大唷。如果讓我再年輕幾年,我會臉不紅氣不喘的說:「放棄所有也無妨。」現在過盡千帆皆不是之後,才發現如果在愛情裡放棄了所有,愛情也會隨著這些東西悄悄的離開了。兩個人能擦出的火花,通常都是彼此那個最初認識的那個自己,那個自己可能在某些方面特別的吸引人,例如待人誠懇、課業或事業上有某些成就,個性溫和容易相處,甚至也有可能是那個蠻橫帶點霸道的自己。這些特點構成的人,讓巧妙遭遇到的兩個人陷入了愛情裡。

如果,為了對方放棄了一切,會不會比最初更好?以妳來說,如果妳變成了一個溫柔依人、凡事以對方為先為主,想法不再勁爆,話語不再犀利的小女人,妳想妳的愛情會不會更完美?不用問,事實上一定是否定的。因為對方就是喜歡那個妳,那個嚐起來很辣,入喉之後又有甜味的妳,這是沒有人可以取代的,也不是任何價值可以取代的,更不是「變得更好」可以取代的。

我常常聽到有人談戀愛之後,說因為某某而讓我「變得更好」,什麼叫更好?是不是符合對方的要求叫更好?是不是變成對方要妳變成的那個人就叫「變得更好」?一個人最大的價值是因為我是獨一無二,所以為何擁有自我特質的人總是那麼的吸引人,因為「不一樣」讓人深深迷惑,因為「你是你」,所以才無人能取代。

在愛情裡失去自我的人,就是看不清楚這一點,常常努力改變自己,甚至扭曲自己去配合對方,這樣的人是否有停下來想一想,對方要的是這個嗎?多年前的一部電影「喜福會」,裡面有一對美國丈夫與中國妻子的結合。有一段話很值得深思:「開始時,遇到事情,我們還互相討論一番,待我們明白討論的結果,總不外乎是“你看著辦吧,特德”,“你決定吧,特德”,便乾脆不作討論,只由特德做主了。我從沒想過要違抗他的決定。我寧可不操這份閒心。可是後來,只要我一說:“你決定吧”,或者“我無所謂”,“隨你便,特德”,他便會不耐煩地說:“不,你來決定。你不可以這樣毫無責任心,這樣模棱兩可。”我本能地意識到,在我們之間,已起了微妙的變化,這使我非常不安。……現在,特德處處都在詢問我,甚至是最瑣細的生活小事,我覺得他似在有心折磨我:買泰國食品還是義大利的?一種開胃食品還是兩種,哪一種更好?用信用卡還是支票,用支票還是現金?有時,我不想做決定,他忿忿然地回答“什麽事要指望你來作決定,等於白搭!”。我申辯著:“這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 “對你,從來沒一樣事是要緊的。”他惡狠狠地說。」

一開始的順從,做妻子的認為是讓事情更簡單的方式,甚至或許是取悅丈夫的方式,沒想到最後竟變成被指責的理由。在愛情裡就是有這種莫名其妙的結果發生,不要覺得這只是算個意外的例子,如果一開始妻子就如同戀愛時的那樣勇於表達自己意見的那個最初的模樣,我相信結果或許有不同的答案。

又回到最早的那個問題,愛情的力量有多大?要現在的我來回答,我只能說:「愛情的力量大到能支持我作我自己。」這是我對於愛情最正面的肯定了。要做最初的那個自己有多不簡單,還能夠是最初的那個自己有多難得?多少人在愛情裡扭曲了自己的面目,有多少人在愛情裡強迫了對方變成了另一個模樣?就是那一句「我要你變的更好」的魔咒,緊緊貼附著雙方,讓談戀愛這件單純輕鬆的事情,演變成相愛容易相處難的複雜習題。

就像我們班上那對小大人,本來安安靜靜的牽手躲在一旁,覺得很快樂,但是男生本來就是愛出風頭的傢伙,這樣的安排讓他待不住,一會兒又看到他在呼叫同伴來抓他,女孩呢?也是眼睛轉啊轉的,或許再想著另一個心事吧!怎麼辦?是不是回到「愛情鬼抓人(上)」所說的,他們兩個是彼此找錯人了呢?我倒想到一個好辦法,讓那位男生來主持秩序,男孩找到舞台之後,在大呼小叫之餘,也能回頭看看一旁的小女孩,而女孩呢,也開心的跟一旁的手帕交聊著天,利用空檔之餘,也會為男孩管管秩序,妳說這樣的改變是不是更好?

愛情裡的道理真的不是一兩句話說得盡的,但是不論有沒有在愛情裡跌得鼻青臉腫,只要原來那個自己還在,那麼就不算輸得太慘。妳說是嗎?


文【白飯粒】

創作者介紹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