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在愛情裡壓縮著自己,也壓縮著對方。自己失意的時候,希望對方跟他一起失意,對方想帶他一起走出悲傷,想帶給他陽光,他卻總是絕望的認為你的快樂好刺眼,你應該跟我縮在陰暗的角落裡相互舔舐傷口,這樣帶點病態的愛情才是跟別人不同的,才是特別的。

你說我踩過「狗屎」,的確那是一次很糟糕的經驗。當妳與同學或者是朋友玩鬧得很開心的時候,他就開始覺得很刺目,然後就開始說一些很酸的話:「我覺得我在妳心目中一點也不重要,不然妳不會沒有我,還能麼開心,妳一定是不在乎我,或是根本就是跟別人有什麼。」這種機車話,妳一定要親耳聽過,妳才會知道當時有多麼大的衝動想扁一個人,但是,這個傢伙可沒這麼簡單,說完之後,又撲通雙腳一跪抱著妳的腿說:「妳沒有我妳可以很快樂,但是我沒有妳我就沒有辦法生活了,但是為了妳的快樂,妳走吧!」這不是瓊瑤阿姨的小說台詞,這是某種出息的傢伙會講出來讓人氣極攻心的話,然後就在一旁裝無辜可憐,好似妳跟同學朋友講一些話,玩一些活動是罪大惡極的舉動。

這種人用「罪惡感」讓另一半坐牢,總是說對方怎樣作對不起他,對方怎樣又不愛他,其實事實上是沒有安全感,對自己自卑的表示。相同的,不喜歡對方打扮不喜歡對方認識新朋友,不喜歡對方作一些自己覺得不安全的事情,或是規定對方只能做自己規定的事,也是一種沒有安全感,對自己愛情沒信心的事。

有些女人會把自己的男人越養越胖,覺得這樣就不會有其他女人來染指自己的男人,這種想法實在太幼稚。在我大學社團裡有一位生物系的學長,可說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雖然我沒被他吸到,但是我不否認他是一種很特別的品種,講話溫文儒雅,對人謙和體貼,有時的幽默妳又會深深被迷惑,重點是他身上有一股浪人的作風,他可以自己騎機車或者開車到遙遠的山裡面過一個週末,等到他風塵僕僕回來的時候,不是多了許多美麗得不可直視的蝴蝶標本,就是滄涼得令人心醉的雲海照片,這樣的人當時有多少女人擠破頭爭取一席之地。我不清楚過程是有多慘烈血腥,但是有一次我研一的時候在校園遇到他,他身邊的女友已經換成好幾任之後的了,而我那風度翩翩的學長,竟然癡肥成連家兄弟的分身,我不可思議的跟學長聊了一下,原來是他現役的女朋友每天都煮高熱量的東西餵他,把他餵成目前這樣,以獲得永久帶職的地位。妳想追問著後來的結果嗎?後來學長還是被其他人女人給把走了,原因是他們研究室有一位美少女同學,品味特殊就喜歡胖男子,之前學長不夠胖的時候,美少女同學還沒注意到他,現在學長一發胖,乖乖,美少女同學突然發現極品便在身旁,還不鼓起力氣來狂送秋波?青菜蘿蔔各有所愛,這是妳怎樣都防不了的。

所以如果想用「坐牢」的方式來留住妳身邊的那一半,不是日日耗損他愛妳的心意之外,就是兩人的世界越縮越小,縮到只有小小的那間監獄,到時兩人對看,我相信誰也會對誰不順眼。愛情的監牢關著許多各種因素入獄的人,有人甘心被關,有人等著上訴,有人等著造反,不論是什麼情況,都不是愛情裡的常態。

文【白飯粒】

創作者介紹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