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地鐵站,我便不禁抓住你的手,興奮得不能自己。
「哇,哥哥開騷了。」我喊著。「好在我們有最前面的門票」妳帶點得意的說。

「紅磡」一個鑽石型的場地,我的眼光已經看到你站在最中間的位置上發亮。你在這個場地裡創造香港無數的奇蹟,連開33場的演唱會就在這彈丸之地。有幾個人親眼目睹你的風采,你的風情,而我們現在站在這裡,兩耳灌滿給你的歡呼聲,沒有拍掌的雙手也微微發紅。


雖然這兩天的行程已經讓我們的雙腳發痠發脹,但是我們依然緊握雙手,一步一步的繞著紅磡外圍走著。每一步路都充滿我們的幻想,都充滿我們的感情。白天沒有表演的紅磡顯得有點疲倦,外表冷冷清清的模樣,實在令人無法想像夜晚的繽紛燦爛。但是,我們每一眼望出去都是萬頭鑽動的情景,我們每一次仔細聆聽,總是出現「路過蜻蜓」、「大熱」、「枕頭」、「為你鍾情」的節奏。

哥哥,哥哥,我們來實現給你的承諾了。

你2004年的演唱會是那麼的特別。我們越過一個海峽來找你,在紅磡四周悄悄撿拾你每一個音符,靜靜的在心裡迴盪著你低低暖暖的嗓音。記得你在2000年的演唱會時說過:「我不敢誇口說,以後還會不會在紅磡開演唱會...」這時台下大聲的吼叫著:「會」,打斷了你的話。你停了一下繼續說:「但是我會記得2000年,你們每一個人給我的掌聲。」


是的,是的。哥哥,請你記得我們兩個小小的身軀,努力想鼓出這宇宙最大的掌聲給你,傾盡我們所有的力氣,用盡我們所能給予的感情。


現在喊「安可」來不來得及?
哥哥,我們真的好想你。


文【白飯粒】

創作者介紹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