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從何時他開始喜歡上她的。

也許青澀的少年十五二十時,沒有愛情的點綴是太多蒼白,像每日穿在身上的卡其色制服,黃灰黃灰的顏色是校規制度下的代表,然而他總能在換上運動汗衫後,盡情的揮灑他的青春,汗水是免費的,眼淚也是免費的,所以他就算知道這可能沒有結果,還是這樣一頭栽入了愛情的領土。

想起來了,就是在那場校際籃球賽的球場,他第一次為她的眼神心動。當時體育館內擠滿了加油和觀戰的師生,空前絕後的激烈比賽,讓這個普通的下午染上了尖叫聲和掌聲,沒有人願意待在沈靜教室裡,在這個下午幾乎全校的師生都傾巢而出,瘋狂的叫嚷著,為球場上急馳著的十個身影吶喊。他和隊友就是這十個發光體的一份子,他們奮力的為著計分版上的數字運球、移動、投出,在急喘的呼吸聲中,他只想在最後的幾秒鐘,為球隊爭得那座閃亮的冠軍獎盃。

時間只剩不到一分鐘然而球隊還落後兩分,控球後衛向他做了一個暗號,便帶頭往前進攻,他跟在他的後面,怦怦急跳的心臟知道一切的勝負都繫在這一擊,他從來沒這麼專心過,他盯著後衛手中的球、傳出、給了前鋒、前鋒往前、是假動作、球又回到後衛、後衛往前、又是假動作、此時後衛手中的球已經快速的往後拋擲……「啪!」他接到球之後,毫不猶豫的投出……手中的球如同一道美麗的彩虹,緩緩的,緩緩地往籃框飛去......籃框那裡似乎有一道光,透明籃框的後面,正站著一個微笑的勝利女神……「叭~」比賽結束的鈴聲響起,全場幾乎都靜止了……

「唰!」美妙的進籃聲,加上裁判的「三分球進!算!」的手勢,像魔法一樣喚醒了所有的觀眾,歡聲雷動的尖叫聲中,他被隊友高高的舉起,汽水四處飛濺,在不停湧入球場的人潮中,他突然想起—那個站在籃框後的勝利女神呢?

球賽過後,他刻意的開始尋找她,在這校園裡要打聽像她這樣的一號人物並不困難,他很容易的得到了她的姓名也知道了她的班級,然而在球場上衝鋒陷陣的他卻在愛情的競技場上萎縮成侏魯,沒有交集的兩個人,他只能默默的望著她的背影,像那天球賽中她望著他身影一樣的專注。

一個月過去了,他每天都算準了時間趴在陽台上看著她經過的身影,她那及肩的頭髮安靜的披掛在她的膀上,裙子的長度總是剛好露出她膝蓋,不長不短剛好的距離,讓他嚮往。有時候幸運,她會被擋在路上說話,這時候他就可以仔仔細細的看她,看著她無聲的姿勢和動作,紅嫩的嘴巴一張一閤,像是一齣完美的默劇。

他以為他只能這樣默默的望著她直到畢業離開,沒想到這天她突然抬起頭來,當他們兩個眼光交聚的剎那,她似乎嚇了一跳,不知所措的低下頭靜靜的臉紅起來,快步的走過去。他楞楞地看著她的反應,心裡酸酸甜甜的有如檸檬釀蜜一般的曲折。

他還是天天趴在陽台,她也是天天經過陽台下,不同的是他們開始交換起眼神,從一開始的生澀到後來的熟悉,他們用眼神交換著沒有人明白的情愫,連他倆都不明白這到底算什麼,但是他們知道,如果每天缺少了他或她的眼神,那一整天都像是虛度過了。

他在她的眼神下數著畢業的日子,每天都期待著明天的來到卻又害怕著今天的逝去,但是時光並不等人,他們誰也不願意先跨出那一步,而時間已經頭也不回的日日接著往前奔去了。剩下半個月就要畢業了,學校為歡送畢業生舉行了一個園遊會,全校師生又再度陷入歡樂的氣氛當中,各年級的學生都使出渾身解數要把自己班級的攤位搞得有聲有色的。只有他一個人眉頭深鎖,他不想去想關於離開學校的事情,他只想能每日看著她的眼神,這樣就足夠了,這十八年來他第一次覺得只想這麼單純地望著一個人的眼神居然如此的難。

園遊會熱熱鬧鬧的開始了,他開始焦躁不安,隨著吵鬧的人群,他的腳步慢慢地向高一的攤位走去,然後自動的停在「高一甲」的攤位前。他一眼就看見她,陽光刺眼,她卻絲毫不受影響,兀自在金魚池邊愉快的撈著池子裡的美麗生物,「學長進來撈魚啊~只要三十塊喔~」他被一群小高一硬拉進來,吵鬧的聲音引起她的抬頭……

順著她的眼神,四周全都安靜下來了,他越過四周的人潮走向她的身邊坐下,他們並肩坐在金魚池旁,她美麗又熟悉的眼神一直望著他,唇邊還多了一朵微笑。他把網子放進水裡,網子瞬間被水浸濕,有如他快樂的快飽脹開來的心。「我我…我是高三乙的……」她接過他的話,「我知道…我知道你是誰……」她頓了一下像下定決心一般「我知道你一直在看我,也知道你是籃球隊的…我都知道……」她停下來不說話,他卻感動的想哭。

「老師,這魷魚給妳吃喔。」一個小高一跑過遞給她一支魷魚,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又跑開了。「我……」她握著那魷魚有點尷尬,他撈起一條小金魚放到她的碗裡「不用擔心,我就快畢業了……我會回來找妳的。」她美麗的大眼睛望進了他的眼裡,像是無聲的應許。

他開始覺得畢業會是一個美好的開始。

【文】蚊子血

創作者介紹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