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八月的最後兩天,蚊子血突然問我要不要一起合開一個新聞台,第一時間很猶豫,因為我們都不是勤於筆耕的傢伙,那時蚊子血想把「自畫」特別放在一個台裡,讓這個台專門為「自畫」而存在,那時「自畫」已經連載到了五,我們很用心的為每一篇「自畫」找出合適的圖,並且認真的討論情節與內容,每天在MSN上講的都是張雋汸與蘇信忍,對於個性方面的塑造,已經把他們兩個當成自己身邊的一位朋友看待,至於情節的推演則是先沒有任何預設,等到一集寫完之後,再把自己當成讀者般相互討論,從這一來一往的過程裡,我們獲得了心靈上的彌補,或許說「自畫」對我門而言,稱不上是一個作品,而是一個路途,這個路途遙遠而且辛苦,每次完成一集「自畫」幾乎要耗掉一整天,因為裡面情節的每一個小情緒都是那麼的隱晦,不僅我們寫起來無法行雲流水,我相信讀者讀起來也深覺得壓力,所以「自畫」的點率閱與其他文章比起來並不高,但是「自畫」卻是我們最大的寄託,也是會有孿生子夏天最主要的原因。

後來,開學之後,兩人展開了繁忙的工作與課業,一直無法再找出完整的時間來創作「自畫」,但又不願意這台就這樣空著,於是漸漸的開始了交換日記的討論話題方式,每一次討論的話題都不同,但是都是自己週遭的生活經驗,最貼近自己想法的話題,沒想到意外的引起這麼多讀者的興趣,也讓你們陪伴我們走過了一個又一個的生活經歷,不論是開心的或是難過的,大家在留言板上說說笑笑也就如此這般的帶過了,於是從夏天、秋天、冬天、春天,現在又到了夏天,孿生子依然還在,文章的數目也持續的推進,不知不覺當中,已經到了一百篇。從原本懶惰的書寫過程,到現在常常急於與大家分享經歷的轉變,你們的閱讀可以說是最大的動力,也可以說是讓孿生子四季轉換最原始的魔力。

說來也是很慚愧,在孿生子的夏天裡,白飯粒常常一頭熱的突然開了一個連載的頭,然後就沒消沒息的「故意」遺忘了,例如說:人生的那一段,還有那麼遠這麼近,雖然也很多讀者在留言版催過,但是三分鐘熱度的白飯粒,總是心惶惶快快把留言看過,然後在心裡默說幾次抱歉,然後就把事情拋到腦後去了,有時突然又記起時,也是除了抱歉還是抱歉。有求必應的招牌被自己打破之後,也真是萬分慚愧。相對於這些,蚊子血就聰明多了,她從不展開連載的文章,以免把自己陷入泥淖裡,當然「自畫」則不在此限,我們對於「自畫」的態度就有如追求夢想一樣,不論如何,還是蚊子血說的那一句話:「管他的呢!我們自己寫爽的。」

這一百篇文章就如同一位位style不同的選美佳麗,有的華麗,有的樸直,有的有個性,有的溫柔,等著每一位的閱讀者的欽點,但是不同於選美的是,這一百位佳麗在我們心目中,沒有優劣高下之分,每一位都是特殊而且獨特的,端看不同讀者的品味,不管受「臨幸」次數的多寡,她們都是最美的那一位。很高興孿生子從去年到現在還沒有倒台的危機,(好吧!我承認曾經有一次,就是跟蚊子血吵架的那一次,我寫了一篇「悼文」,然後就準備關台了。)一路走來,無形中常常與站台上來來往往的讀者對話,也發現自己許多不同的另一面,人說網路虛擬,我卻從中找到最真實而且可貴的鼓勵,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好吧!就此停筆,否則就快要像金曲獎的得獎感言了。


文【白飯粒】

創作者介紹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