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就是這樣的。
兜頭就是一盆髒水淋下,我們連問「為什麼」的機會都沒有。
嘩,一聲就下來了。
如果不是一盆髒水,或許這等的氣勢我們還會讚一聲「痛快」,沒想到生命的細節就是這等的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的讓人覺得有點想笑。
太突然了吧?!本來一點事情也沒有的突然捲起一連串的荒謬。
這些荒謬不只是髒水帶來的,可能也是我們自己的衣服穿得太漂亮了。
讓我們忍不住想說「好火大」或是「真痛苦」,或是其他的相似詞,甚至是照樣造句。

其實,這有什麼好說的呢?
人生有時不只是一盆髒水而已,有機會的話,還可以試到更多精彩的花樣。
這些讓我們在未來遭遇到的時候,有能力可以事先跳開一步,甚至下一盆髒水過來的時候,我們也能雙手抱胸帶點詩意的欣賞,這盆水的弧度是不是多了那麼點創意,比上一盆來得妙多了。

坦白說,妳在遇到這些事情的時候,面對的姿態比平常美多了,平常的妳就像一尊帶點灰塵的寶劍,偶爾閃爍的光芒常常被人誤解為陽光無意間的反射,到了需要出鞘的時候,僅僅只是彈出劍鞘的那一剎那,千軍萬馬的吶喊都比不過極端靜默時的那一聲「吭」,單音的震撼,是那麼印象深刻。

不過,愛妳的我,寧願妳一直都是那只佈滿灰塵的劍,劍上的灰塵越厚,我越是心安。好在妳一點也不苟且,哪天髒水兜頭過來時,願妳把劍舞成一張利利的網,那時我除了欣賞髒水的弧度之外,還有妳的嘴邊淺淺的一抹無所謂的笑可以心醉。


文【白飯粒】
註:蚊子血最近遇到一些有人公開挑釁的事,雖然不關她的事,她很勇敢挺身開罵或與人對幹,重點是他理直氣壯,我很欣賞,寫了這篇小文送她。

創作者介紹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