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冒著昏暗的天色走進浴室,望著鏡中自己尚未清醒的臉,心中暗暗發誓:「如果讓老娘賺夠錢,一定要天天睡到十二點。」想歸想還是得捏手捏腳的經過每一個沈睡家人的房間,獨自去搭清晨六點多的火車。

跟一群人奮勇擠進火車箱裡,只想快點搶到一個位置,畢竟我早已不再是十七八歲的小女孩,連站的力氣都得好好存下來,這種坐在椅子上就想睡覺的模樣,應該是邁入中年的前兆了吧!

而因為上個禮拜的那個車禍,我從今天起得乖乖的呆在家一個禮拜,不用扣薪水的在家狂睡。可憐的我還是被制約的五點多就醒了,然後躺在床上想著:「正常的白飯粒現在應該是在去搭車的路上吧!很冷呦,得縮緊脖子才行。」想歸想,躺在床上的我也縮緊了脖子。

翻了身,過暖的棉被也讓人感到不安。聽到樓下爸媽和弟弟動作的聲音,喔,他們也醒了啊?應該是準備去打球了,一陣風似的吵雜,他們又全都出門了。家中靜悄悄的,時鐘滴答的聲音清晰的像在耳邊大喊:「又過了一秒了,又過了一秒」般的煩人。

迷糊之中,我又睡去了。再度醒來的時候,媽媽已經準備好了午餐,讓我跛著一隻腳的下樓吃著。百般無奈的看著窗戶外忙碌慌張的人車,心裡突然憂鬱起來。


哭喪著張臉的想著:「哪天讓我的腳好了,老娘一定要好好的大幹一場!」


文【白飯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insyeh 的頭像
twinsyeh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