乍聽陶吉吉的這首Susan說就讓我為之傾倒不已,那呢喃般的低訴著間雜著國劇與rap居然是那麼的中西調和,美麗到耳朵都感傷起來了。

因為其中的國劇唱法引起我的興趣,這應該不只是一首單純的情愛歌曲而已,這背後的故事到底是怎麼樣的淒悵低迴呢?於是我就去找了這「Susan說」的背景,沒想到這原來還真是一個真實故事呢。

「因話本和戲劇聞名的蘇三,在中國是一個家喻戶曉的人物。而蘇三蒙難,逢夫遇救的故事,也確實發生在山西洪洞縣。直到民國九年(公元1920年),洪洞縣司法科還保存著蘇三的案卷。

蘇三,原名周玉潔,明代山西大同府周家莊人。五歲時父母雙亡,后被拐賣到北京蘇淮妓院,遂改姓為蘇,其時妓院已有兩妓女,她排行第三,遂改名為蘇三,“玉堂春”是她的花名, 蘇三天生麗質,聰慧好學,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官宦子弟王景隆相遇蘇三,一見鐘情,過往甚密,並立下山盟海誓。在那裡不到一年, 王景隆床頭金盡, 被老鴇趕了出門。蘇三要王景隆發奮上進,誓言不再從人。王景隆發奮讀書,二次進京應試,考中第八名進士。

老鴇偷偷以1,200兩銀子為身價,把蘇三賣給山西馬販子沈洪為妾。沈洪就準備帶蘇三回故里。 沈洪長期經商在外,其妻皮氏與鄰里趙昂私通,與趙昂合謀毒死沈洪,誣陷蘇三。並以一千兩銀子行賄,知縣貪贓枉法,對蘇三嚴刑逼供,蘇三受刑不過,只得屈忍畫押,被判死刑,禁於死牢之中,適值王景隆出任山西巡按,得知蘇三已犯死罪,便密訪洪洞縣,探知蘇三冤情,即令火速押解蘇三案全部人員到太原。王景隆為避嫌疑,遂托劉推官代為審理。劉氏公正判決,蘇三奇冤得以昭雪,真正罪犯伏法,貪官知縣被撤職查辦,蘇三和王景隆終成眷屬。蘇三有幸,傳奇般地同王景隆團聚。明代小說家馮夢龍寫了《玉堂春落難逢夫》,收入《警世通言》,流傳後世﹔京劇和許多地方戲曲又編為蘇三起解、玉堂春等,廣為演出。」(http://members.hknet.com/~alex007/sanxi/susan.htm)

國劇原始的台詞:
「蘇三離了洪洞縣,將身來在大街前。未曾開言心內慘,過往的君子聽我言,那一位去往南京轉,與我那三郎把信傳(陶吉吉就是擷取這一段)。就說蘇三把命斷,來生變犬馬我當報還。

人言洛陽花似錦,偏奴到來不如春,低頭離了洪洞縣境。
老伯不走你為何情?

玉堂春含悲淚忙往前進。想起了當年事好不傷情。每日裏在院中艱苦受盡到如今又落得罪衣罪裙。

一可恨:爹娘心太狠太不該,將親女圖財賣入了娼門。
二可恨:山西沈雁林,他不該與我來贖身。
三可恨:皮氏狗賤人,使毒計用藥麵害死夫君。
四可恨:春錦小短命他不該私通那趙監生。」

總以為國劇深奧難懂,唱腔多轉又緩慢,可是接觸過了幾齣國劇後,發現國劇的詞都寫得好美麗,就連怨懟也多了那種無可言喻的悵然,「那一位去往南京轉,與我那三郎把信傳。就說蘇三把命斷,來生變犬馬我當報還。」彷彿是起唇就要讓天降起大雪那樣的不忍,而恨罵時更是力道十足,不會隔著皮靴硬要搔癢,尖銳的連皮骨都可以一筆劃開。「狗賤人、小短命」令人會心到蘇三不虛假的恨。

陶吉吉把時空拉回現代,用流行音樂串起了古今的痴纏的愛情,也許現今沒有貪官污吏、老鴇恩客的壓迫,但是距離的疏離、心靈的掙扎等煎熬,在某種程度上的交集攫住了聽歌人的寂寞感傷,面對著情人越來越飄渺的諾言,每個在等待的女人哪一個不是像在大街上低哭的蘇三呢?陶吉吉漫步在每個靠著希望過活的女人之間,伸手撿拾那些散落的情緒,每一個蘇三說,每一個Susan say,從古到今,從中到西,女人哪…總是十足的愛情生物。

蘇三跟三郎百轉千迴終於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然而塵世中揣著三郎諾言的眾多蘇三,與不得不遠離卻日日惦念著蘇三的三郎,這個結局是不是只是個能夠低低細唱的奢望?

文【蚊子血】
圖:飛象印象網

創作者介紹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mingyo
  • 原來是這樣滴阿~<br />
    不知道歌詞的我,每次都唱"蘇三理了紅頭線",還一值納悶"紅頭線"<br />
    是啥碗哥說@@
  • 凱西
  • 對了對了,感謝蚊子血寫這篇提醒了我,<br />
    陶吉吉的吸滴也在我這次回德前的購買清單之列呢!!<br />
    <br />
    說起國劇,我家人都是京劇迷,<br />
    我比較不長進,從小到大唯一從頭到尾看完沒睡著的國劇是[烏盆記]<br />
    這齣劇推翻了我對國劇只關忠孝節義的刻版印象,也沒有托拉得長~~~長的尾音<br />
    只有一個小偷、一個烏盆和許多想像空間。不喜歡看國劇的人,就從這一齣上手<br />
    吧!!
  • 白飯粒
  • 圖中的古典姊姊,竟然也有一對「爆乳」!<br />
    厲害。<br />
    <br />
    另外不好意思的說一句,蘇三起解我大三的時候就唱過了。哈哈,歹勢。<br />
    不過沒啥好跩的,因為唱得很爛。在老師的強迫下大家都得學唱。<br />
    我現在只記得蘇三~~~這個拉長音而已。<br />
  • daria
  • 我也是愛極了這首susan say<br />
    你們雙胞姐妹的文章挺好看的<br />
    我潛水很久了 ...第一次浮出來,多多指教 呵~~
  • sabrina98
  • 我也想起小時候聽周治平的蘇三起解<br />
    到現在才知道這個故事<br />
    真是異曲同工,動人的故事永遠不會被忘記啊...<br />
    <br />
     走過了一個山一個城鎮一個村<br />
    走過了是是非非真真假假的紅塵<br />
    過往的人 能不能問<br />
    誰來為妳點亮那一盞燈<br />
    <br />
     繁華是一場夢一場雲煙一場空<br />
    情緣是起起落落來來去去的風<br />
    愛妳的人 會不會等<br />
    誰來為妳擦乾妳的淚痕<br />
    <br />
     SUZANNE 妳怎麼能明白<br />
    這世上紛紛擾擾顛倒的黑白<br />
    SUZANNE 妳怎麼能夠躲得開<br />
    早註定一生一世被愛傷害<br />
    SUZANNE<br />
    <br />
    如果是沒有當初的那一個吻<br />
    會不會心甘情願做一個痴心的人<br />
    痴心的人<br />
  • 蚊子血
  • to白飯粒:<br />
    <br />
    我想聽妳唱:<br />
    <br />
    三可恨:皮氏狗賤人,使毒計用藥麵害死夫君。<br />
    四可恨:春錦小短命他不該私通那趙監生。<br />
    <br />
    噗哈哈^^V
  • 白飯粒
  • 那沒問題,就憑皮氏狗賤人和春錦小短命這兩匹普的不能在普的小咖,哼!<br />
    不是我在吹牛,這可是我的專攻項目。<br />
    <br />
    我喜歡這調調,哈哈。
  • microeye
  • 兩姐妹不簡單<br />
    允文允武中西合璧<br />
    專攻的項目還真不少<br />
    台南果然出人材呀 <br />
    哇哈哈哈哈~~~
  • 蚊子血
  • 允文是白飯粒啦,至於允武的粗人就讓我當好了...<br />
    <br />
    所以....<br />
    <br />
    皮氏狗賤人讓阿白來當,我扛春錦小短命囉,噗~<br />
    <br />
    阿白:這兩個叫做"允文允武"喔?
  • ingwoo
  • 烏盆記是武戲<br />
    不要說沒長長的尾音<br />
    應該說連句唱詞都沒有 我也喜歡這齣<br />
    <br />
    旦角踩蹺的部分也不錯看<br />
    那可是要有功夫的<br />
    <br />
    我沒學過蘇三起解這齣戲<br />
    所以只會唱前兩句"蘇三離了洪洞縣,將身來在大街前"<br />
    十年前學的四郎探母也全忘光光了<br />
    連雲手也忘了><
  • 肯尼司
  • 陶吉吉看到蚊子血寫的這篇「樂評」應該會很高興吧 ^^
  • 蚊子血
  • 沒想到肯尼司居然還把這篇給翻上來XDDDD<br />
    <br />
    其實國劇我一竅不通,說要樂評陶吉吉我更是汗顏(擦汗)<br />
    <br />
    這篇文章頂多算是考古文啦,我去考古蘇三和三郎的故事而已:ppp<br />
    <br />
    不過這篇文章激起了我們眾多了不起的讀者,還講到文戲武戲、烏盆記(讚喔),<br />
    可見我們的讀者可是比一天到晚只會耍嘴皮的蚊子血內行多了:)))<br />
    <br />
    既然都知道自己只會耍嘴皮,那還不告退....(來個後空翻告退瞭~~~)←最好我<br />
    會-_-"<br />
  • 肯尼司
  • 蚊子血寫到:<br />
    乍聽陶吉吉的這首Susan說就讓我為之傾倒不已,那呢喃般的低訴著間雜著國劇與<br />
    rap居然是那麼的中西調和,美麗到耳朵都感傷起來了。<br />
    <br />
    因為其中的國劇唱法引起我的興趣,這應該不只是一首單純的情愛歌曲而已,這背<br />
    後的故事到底是怎麼樣的淒悵低迴呢?<br />
    <br />
    ***********************************************<br />
    蚊子血開頭寫得太好了,簡直就是當初我聽完「susan說」後瘋狂網路大搜尋的初<br />
    衷。本來已蒐羅三篇有關「蘇三起解」的文章,後來看到蚊子血寫的這篇,那三篇<br />
    就全部刪掉了,誰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呢?(拍謝後,比喻的有點不<br />
    倫不類^^)<br />
    <br />
    蚊子血寫在最後:<br />
    蘇三跟三郎百轉千迴終於是有情人終成眷屬,然而塵世中揣著三郎諾言的眾多蘇<br />
    三,與不得不遠離卻日日惦念著蘇三的三郎,這個結局是不是只是個能夠低低細唱<br />
    的奢望?<br />
    *******************************************************<br />
    蚊子血有在幫唱片公司寫文案後?個人生平最佩服文章寫的好的人,偶雖沒滿腹經<br />
    綸,但打個七折也不算誇張,只是要我寫出這種意境高遠、用詞潔雅的文句,難!<br />
    只好將「孿子的夏天」加入「我的最愛」,不時進來瞧瞧兩個小妮子寫了哪些曠世<br />
    佳文,看看偶能不能偷學幾句?<br />
  • 白飯粒
  • 肯尼司一直在巴結蚊子血耶。<br />
    不公平。怒。<br />
    <br />
    <br />
    滿肚子酸水的白飯粒
  • 肯尼司
  • 聽蘇三,找蘇三,最後尋得兩個長得一樣的蘇三.....傑克,這真的是太神奇<br />
    了!!<br />
    <br />
    白飯粒,來日方長嘛,以後有的是時間巴結你 ^^
  • 蚊子血
  • 哎啊~哪有可能幫唱片公司寫文案....<br />
    <br />
    杰倫一直來邀稿都沒空呢(揮手),所以我就介紹方文山給他擋一擋囉(噗!)<br />
    <br />
    <br />
    <br />
    啦啦嚕嚕嚕...(聽完奉承,心情愉悅的遠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