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醫院回到家中坐月子開始,噗啾就一天爆哭三四次,每次哭泣都不太需要理由,有時候才剛被阿公送回家裡來,門一開就在門口痛哭一場。噗啾在我坐月子期間,早上吃完早餐會先到阿公阿嬤家,一直到睡完午覺才回到家裡來洗澡吃晚餐。回到家的這段期間,任何一件小事(或者不需要理由),噗啾就會哭,或者生氣大吼大叫(然後哭),或者故意搗蛋被糾正了之後哭,反正就是一直在哭當中循環。而她的哭法也不是安靜掉淚的方式,而是選擇狂風暴雨似的怒哭。讓我剛生產完的情緒非常緊張,常常被她惹得很煩或是很怒,每次只要噗啾在家就是伴隨著她的哭聲,一直到她入睡為止。

我知道她是在表達她內心的情緒,不論是故意搗蛋或大哭大叫,背後的含意都是:「媽咪,請妳注意我、看我、愛我」一開始我還是努力壓抑自己的情緒,表達了多次我非常愛她跟以往一樣,甚至更勝以往。但是或許是口惠不實,噗啾只是感覺到每天早上她都得被送到阿公阿嬤家的情況,所以她一回家她就加倍吵鬧、搗蛋,任何一件事都可以變成理由,讓她傷心得嚎啕大哭起來。一再週而復始的安撫之後,我開始覺得每次她放聲大哭大叫,我就安撫她或許只是增強了她大哭大叫與搗蛋的動機。她的小腦袋可能會出現這個恆等式:哭(或搗蛋)=媽咪抱我親我愛我,所以她會更加倍的來搗蛋。討愛永遠不嫌多,於是她討愛的技巧會被錯誤導向用哭鬧搗蛋的方式來達成。

我想了又想,後來決定在她搗蛋哭鬧的時候冷處理,在她乖巧的時候加倍陪她摟抱她,對她放送大量的甜言蜜語。這一開始非常困難,原因是找不到她乖巧的時候。因為她一發現她哭鬧搗蛋的時候,我竟然視而不見,見而不理。她簡單的行為模式只能更加倍的搗蛋與哭鬧(要不到三歲的小孩轉個彎變個討愛的方式,也的確有點困難),試圖想看見以前的成果。這過程非常容易讓當阿母的神經線斷掉,特別是像我這種耐心很少的阿母。

於是我們關係緊張了一個多禮拜,這一個多禮拜裡,我每次只要到下午接近噗啾回家的時間,我就開始暴躁,光是聽到她在門口唉唉叫的聲音,我就整個人不對勁。好在還有睡前的甜蜜時光可以彌補,關燈之後,噗啾就會撲向我的懷抱,滿懷委屈又帶著心虛的口吻問:「媽咪,噗啾今天有搗蛋嗎?」我總是不厭其煩的告訴她,不論她多搗蛋媽咪永遠愛她,但是媽咪希望看到的是不搗蛋的噗啾。然後又放送大量的甜言蜜語與愛的抱抱。

又經過幾夜的自我反省,我想與其期盼噗啾修正討愛的技巧與方向,不如我主動出擊,不等噗啾討愛,我直接讓她感受我是多麼的愛她。媽咪的愛是不用討的,是永遠存在的,是源源不絕的,是無關是否有了弟弟。感謝主賜給我的智慧,這方向是對的。每天只要噗啾一回到家,除了尼歐吃奶的時間之外,我都陪在噗啾的身邊。陪她看書、玩玩具、聽音樂,或者什麼都不做只是抱著她聊天。月子做滿了30天可以出關之後,傍晚晚餐後,我都陪著噗啾出門散步,一直在她耳邊強調媽咪會一直陪在她的身邊,照顧她關心她愛她。

每次我說到媽咪有多愛噗啾,為了噗啾做了多少事情的時候。噗啾的小臉蛋上總是會出現興奮的神情,甚至自己加碼述說還有什麼什麼,最後的結論都是:「媽咪對我好好喔!弟弟都沒有。」也因為她意識到弟弟除了吃奶之外,媽咪都陪著她,所以她對弟弟也不再表現吃醋的情緒,當然偶爾看到弟弟在吃奶,也會在一旁假裝搶著要喝,但是她臉上是帶著惡作劇的可愛神情,我知道她是慢慢在釋懷前一陣子我因為生產而沒有辦法陪伴她的事情。

家中加入了一個新成員,很多事情更忙更累,也難免會產生一些衝突,但是我總是提醒自己:「這都是過程,我們家不會永遠這樣,一定會越來越好。」好在阿東也非常的進入情況,與我一起協力奮鬥,努力維持一個家庭的基調。但是我知道真正的考驗還沒開始,因為我們的家還未回到正式的軌道上。等到回到了新竹,我們一家四口還得努力找出一個大家都同意的規律,並且互相的磨合協調出彼此都愉快的步驟,直到那時我才能真心的說:「喔~我感受到擁有兩個小孩的快樂!」

IMG_2616-horz.jpg  

噗啾最愛對尼歐說的一句話:「弟弟,你好可愛喔!」

IMG_2618-horz.jpg  

噗啾跟尼歐真的玩得很開心

IMG_2631-horz.jpg  

這是噗啾拍的尼歐(以她的高度只能拍這到角度)

IMG_2645-horz.jpg  

這也是噗啾拍的尼歐(哇~還有景深哩!

DSC_0138-horz.jpg  

先詢問:弟弟~弟弟~,你還好吧?

DSC_0139-horz.jpg  

噗啾:看起來是需要大姊我出馬(認真拍拍)

DSC_0144-horz.jpg  

噗啾:經過我的愛的拍拍,你是不是覺得通體舒暢?(顧客滿意度調查中)

IMG_2695-horz.jpg  

陪噗啾玩桌遊(這小女生不亂鬧的時候,看起來挺有氣質的)

IMG_2697-horz.jpg    

個性倔強的小女生,偶爾也讓媽咪一下好嗎?

經過噗啾的這場硬仗,我常想:「能劈腿的人真的是太厲害了,要同時按耐好兩邊,真的不是簡單的任務。」噗啾這個正宮大概意識到尼歐的入侵,於是採取一哭二鬧三搗蛋的手法來挽回我的心。尼歐這楚楚可憐的小三則是含情脈脈、不吵不鬧的等待我的關愛。而我則是疲於奔命於這兩個最愛中間,一下子要對這個說永遠最愛是妳,一下子要對這個掏心掏肺掏奶,好在家裡還有一個成熟的成年人阿東,不會在我亂得像「蕭婆」的時候插一腳喊:「老婆,別忘了我啊!」否則我的天靈蓋都要裂開了。

但是我想人都是需要訓練的,相信不久之後,我就會練成左右逢源的劈腿高手,可以一邊撫弄大寶貝說:「來,小甜心讓阿母香一個」,另一邊抱著小寶貝說:「喔喔~心肝讓媽咪啾一個」。至於阿東呢?則能用眼神電波搞定他。(阿東:我怎麼有被敷衍過去的感覺?)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