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012-horz.jpg  

寒冷的冬夜裡,我頭痛欲裂卻無法成眠。九點半陪著尼歐在溫暖的被窩裡努力的想要入睡,一直到凌晨一點我放棄了。我起身吞了一顆哺乳可食的止痛藥,打開電腦試圖耙梳讓我無法入睡的事件,我想書寫完了之後我便能治好我的頭痛,但那也許只是一個微薄的渴望。

今天傍晚,噗啾照例又找小事發飆狂哭著要討抱。我知道她是要我獎勵她上了一天課的辛勞,想撒嬌的討我的注意與更多的關愛。只是我今天突然覺得每天都這樣不行。於是我對她說:

「妳不哭鬧媽咪才抱抱。」

「為什麼?」(繼續狂哭)

「因為媽咪不喜歡亂哭鬧的小孩,妳慢慢講,媽咪會抱抱。」

「我不要,媽咪抱抱」(伴隨尖叫)

「不行,等妳不哭鬧媽咪才會抱妳。」

「我不要,我不要,媽咪抱抱」(尖叫、狂哭、跺腳、大吼)

「等妳不哭鬧了,再來找媽咪。」

我起身離開取消觀眾,到廚房幫她煮晚餐,此時是晚上五點半。噗啾繼續在客廳抓狂似的大叫大哭,伴隨著上頭的對話,持續不斷的跳針。然後她受不了了,跑到廚房抱住我的腳,哭著說:「媽咪抱抱。」「妳不哭鬧媽咪才抱抱」......於是我們繼續跳針到我把飯煮好,擺到餐桌上。

然後換尼歐哭了,因為六點多是尼歐的小睡時間。我告訴噗啾她的飯在餐桌上,請她上桌吃飯,然後又強調一次不哭哭媽咪才抱抱。接著我抱著尼歐進他的房間,準備哄尼歐睡覺。噗啾看著我抱尼歐進房間,大概觸動了她的敏感神經,或是這個動作讓她錯誤解讀成「弟弟哭哭都有抱抱,為什麼我不行」,於是噗啾又衝進尼歐的房間狂吼狂哭。愛睏的尼歐被姊姊的行徑嚇了一大跳,也狂哭了起來,我只得先擺平一個,眼下尼歐應該較快搞定,我決定先哄睡尼歐,再出來處理噗啾的情緒。

於是我決定把噗啾帶回她的房間,噗啾當然不願意,她奮力的抵抗,我只得半拖半拉的把她弄回房,然後再回到尼歐的房間哄睡小隻的。噗啾在她的房間繼續狂哭狂吼,夾雜著跳針的:「媽咪抱抱」、「為什麼?」「我討厭妳不抱抱」、「我不喜歡妳了」....

後來噗啾還衝出她的房間,又踢又打狂敲尼歐的門,因為噗啾狂風暴雨般的鬧著,尼歐也無法入睡,我只得又抱著尼歐出來。打開門,看到一個哭得接近瘋狂的小孩倒在門口,我內心像鐘擺似的大幅度擺盪。一下子盪到小天使的那邊:「抱她吧!抱她吧!她只是一個孩子,只是想要媽咪的抱抱而已。」一下子又盪到小惡魔那邊:「不行抱,抱了就前功盡棄了。她之前都白哭了,現在抱她就是在幫她哭鬧的行為正增強。

就這樣一左一右的來回拉鋸,唉~~寶貝妳知道嗎?妳拉扯的是我肉做的心啊!(雖然知道現在開玩笑很怪,但是鄉民如我總是忍不住想寫出這句)後來沒用的我,還是衝過去抱住了噗啾,摟著她幫她擦乾了眼淚擤了鼻涕。會讓我這麼做的決定性關鍵是我想起兩件事,一件是我記得我讀幼稚園的時候也曾這樣哭過,我那時也是哭得驚天動地,覺得自己都快被自己的眼淚淹死了,那時的我覺得如果媽媽來抱抱我該有多好,可惜我媽媽很鐵血,從來不曾破例過。我想如果當時的我有多渴望媽媽來抱我,現在噗啾一定也是如此的渴望。

另外一件是阿東曾跟我講過他小時候一次在吊橋上跟他爸媽鬧彆扭,脾氣很硬的他一直鬧,但是我公婆一樣很鐵血不理他,他說他真的有一股衝動想從吊橋上跳下去。(看來噗啾倔強的個性找到債主了)他說如果他爸媽能在那時哄一下他,他不會那麼難過,一直到他現在都還記得那種感覺。

於是我抱著噗啾,輕聲的哄著她,她止住了哭聲和眼淚。我重新幫她熱了飯菜和湯,此時已經是七點鐘了。鬧了一個半小時,原本以為這場大戲總算是要曲終人散了,沒想到坐上餐桌之後,噗啾又來盧了:

「媽咪妳餵我」

「為什麼要媽咪餵妳?」

「媽咪妳餵我,拜託」

「媽咪不餵妳,妳已經會自己吃飯了。」

「不要,媽咪妳餵我」

又開始跳針。我暗自猜想著下一步驟:狂哭、尖叫、跺腳、大吼。果然馬上就上演了,這次我沒有堅持擺盪太久,大概三十分鐘,七點半我這個軟弱又失格的母親餵她吃了飯,終結掉今天傍晚痛苦的晚餐。餐後,噗啾低著頭慚愧的跟我道歉,不停的說:「媽咪,對不起。」「媽咪,我以後不會了。」雖然我花了時間跟她講道理,她也說知道懂了,但是我知道這事件還是會繼續不間斷的上演。

晚上九點鐘,送噗啾上床之後。我接力般的又去哄尼歐入睡,當尼歐沈沈睡去之後,我的腦袋還是無法停止小天使與小惡魔的拉鋸:

「都是妳太寵她,她才會變成這樣。妳應該堅持下去的。」

「她每次都自己吃飯,她只是想撒嬌而已。偶爾餵一次飯,沒什麼大不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妳應該硬起來,給她一次教訓。」

「她還小,只是想討抱討愛,不要太苛責她。」

就這樣,腦袋轟隆轟隆不停的運轉,就像是一列失速脫軌的火車,在寒冷的冬夜裡無法控制的駛向無目標的地方。

 

 

 

唉~~為人父母啊!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