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阿東的工作又進入了一個忙碌的高峰,上週日還去公司上了半天班,雖然主動提說要把噗啾帶去上班,但是我還是要他快去處理完快點回來帶我們去吃飯(假日宅媽的廚房是高掛免戰牌),於是可貴的週日早上就只好跟兩隻在家混戰順便打掃。想說忍過一個週日就處理好了,結果週一週二週三天天都晚回來,他加班我也得加班,體諒阿東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但某日傍晚我趴在地上擦拭著尼歐吃完(有一半吐在地上)的殘局,耳邊又一直聽到兩隻在客廳裡搶玩具的聲音:「媽咪,弟弟搶我的玩具」「媽咪媽咪....」「媽咪,弟弟又過來了」「媽咪媽咪.....」「媽咪,這是我先拿到的」「媽咪媽咪....」跳針般的重複叫著「媽咪媽咪」(都是尼歐貢獻比較多,一天大概可以叫上百次)我的神經線突然間就這樣啪一聲----斷、掉、了!

我站起來想一股腦的大吼,要姊弟兩通通安靜。但是在深吸一口氣的當下(吸這口氣當然不是為了冷靜,是要一鼓作氣的發怒),我突然跳痛的去想起了自己最近在小宇宙裡偷偷暗燃的火苗,於是乎在轉瞬間突然覺得沒有什麼好生氣的,如果這火苗可以真的燒出一場燎原的火。

這件事得先拉回今年年初開始講起。今年年初好友多媽就在自己的臉書上放閃,一直提到她的女神Graf要來台,然後她手刀去搶票還要如何如何的追星,我除了按讚之外,內心也好羨慕她,留言說她還有女神可以追,我心目中唯一的星已經離開我了(或者說唯二,因為MJ也走了)。

後來五月Graf來台,多媽真的是拋夫棄子的去追星了。她不僅衝到桃園機場去接機送機,去買球票看比賽,參加餐會,還做海報什麼的(追星追到照片都上報紙,讓記者來訪問了)。我看她在臉書上分享的細節,就算遠遠在網路線的另外一端,我似乎都可以感染到她興奮快樂激動與此生無憾的情緒,我為她開心的同時,內心也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隱隱閃爍著。

從生下噗啾開始,我只有一天離開過她,那就是我去醫院生尼歐的時候。到現在四年多了,我每天看著他們兩個睡著,看著他們兩個醒來,內心雖然滿足幸福,但總是偶爾會有那一絲絲的泡泡從最底層冒出來。生下孩子就像把一匙蜂蜜加到水裡,不用攪拌時日一久,再澄澈的白開水也會變成微甜的蜂蜜水。那悄悄擴散的甜,是讓人喜歡的,但難免也會有時記起當白開水的簡單,簡單到只要考慮到自己的那種簡單。

全職媽對這種感受更深刻,這世界上只有這種工作找不到代理人,當然如此的無可取代是值得驕傲,但是也是一種莫大的壓力。我姐前一陣子身體不舒服,但是還是得打起精神來顧小孩,人在病中意志力總是比較薄弱,我看她有氣無力的樣子,真的可以體會想take a break的渴望(不是去全家超商喝咖啡的那種)。

當然也是有出門度假,假日也是上餐廳吃飯。但是帶著小孩去哪都一樣,幾乎無法好好吃頓飯。出門度假風景也沒能好好欣賞,眼光總在小孩身上,怕他們跌跤走失受傷,怕他們著涼中暑,又隨時得應付要尿尿想睡覺肚子餓,還有情緒不佳的隱藏版地雷要處理,計畫永遠得隨著小孩來做變化。在家也沒比較輕鬆,週間有一隻小跟屁蟲,週休兩天會多加一隻大跟屁蟲。週間晨間淋浴會有一個觀眾,週休會多一個。上廁所也是比照辦理,只要媽媽關門就有人會像踩到地雷般狂哭。

阿東體諒我那日夜無休不間斷的工作壓力,每個週日早晨(只有週日,因為每週六都要回婆家),他都會獨自帶兩小出門幫我買早餐,回來之後再幫我煮一杯咖啡,近九點鐘才叫我起床起吃早點。這已經是我每週最最最珍貴的一個多小時,所以當他上週日說要去公司的時候,我會那樣的黑頭黑臉烏雲罩頂。

如此這般的生活其實我也過了好幾年,也像老衲般的心如止水老僧般的坐禪入定,但是人心就是想會往自己沒有的地方探去。被兩匙蜂蜜滲透久了,難免會覺得膩,加上多媽追逐風追逐太陽的實現了她的夢想,我也被偷偷熱血到想當當追夢人。但是很實際的問題擺在眼前,我獨自一人坐在電腦前滿腔熱血,無星可追無人可追,想一追再追也是枉然。

有句話說:「小心許願。」沒錯,時機就是來得那麼巧妙。我有在某個榮迷(張國榮)的網站上長期潛水,看著版主每年的4.1紀念日和9.12哥哥的生日都到香港去,我也隨著她的照片她的眼共同度過這些時刻。而今年就看到那燃起火苗的一行字:「明年的4.1就是哥哥離開十週年,red mission會擴大舉辦紀念會」

我悄悄反覆的讀著這訊息,內心像是偷埋了一顆秘密種子一樣。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種子開始發芽,計畫開始成形,我每天陪著尼歐溜滑梯、陪著噗啾吃飯、看著姊弟兩個坐在浴缸裡洗澡玩水,開車接送噗啾上學等紅燈時,思緒總是忍不住跑到秘密種子那邊去灌溉,一下子想這樣那樣做,一下子又想這裡行不通那裡不能行,雖然現實生活裡什麼都沒有發生,但是我內心的小劇場已經跑到香港去預演了不知多少次。

 而每當我這麼想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地,我突然覺得那杯蜂蜜水似乎被稀釋了一點,沒那麼甜膩了。日常生活那些一再重複的瑣事也不再那麼的索然無味,姊弟跳針的媽咪歌也不再那麼煩人,一切就像陽光照進了塵封已久的屋子,雖然還是灰塵滿天飛,但是那是帶著翅膀的灰塵,充滿希望的灰塵。

或許到了明年,我哪裡都沒去,但是我現在能感受到自己在孵著一個想望,我知道真正的開心不會是在破蛋的那一剎那,而是現在偶爾被無形的煩躁弄得焦慮不安的時候,我還可以像隻老母雞般的碰碰羽翼下偷偷藏著的夢想,那光滑帶著熱血的小希望。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