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4351  

伺候小孩累了一整天,終於來到了熄燈、哄睡孩子這一個步驟。關上燈,房間一片漆黑,然而小孩依然活力充沛,在床上四周翻滾爬行。

「隨她去吧。」我跟著緩緩的閉上眼睛。

沒有睡著,孩子沒睡著,媽媽永遠是警醒著的。我只是遁入了那個角落,那個擁有最完整自由時光的記憶角落。

窗外的天空已經有了一點天光,然而北國的晨曦是那麼的薄弱,只渲染了天邊的一角。盥洗之後,我再度檢查了行李,然後鎖上了門,頂著紫羅蘭色的天空、踩著參雜著沙泥的積雪,趕搭六點多的公車去火車站。

我護著行李箱,隨著公車搖搖晃晃來到隆德火車站,迎著零下五度的寒風,我拉緊了圍巾,吃力地推著行李到月台,滿心期待地等候著瑞典國鐵SJ的來臨。月台上的電子鐘跳進了預期的時間,火車龐大冰冷的身軀也正好緩緩進站,許久沒搭火車,來到了異鄉居然還有機會搭上四個多小時這麼長途的列車。

上了車,把行李固定好,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終於可以穩妥地的把自己卸在座椅上頭。火車緩緩地開動了,查票員也開始挨家挨戶的執行她的工作。

Hej」一聲招呼,輪到我了,掏出事先列印好的火車票遞給她,查票員仔細的核對過後,不忘叮嚀我記得去餐車取用已經事前預定好的早餐。問了餐車的方向,帶著新奇的心理,踏進了人生第一次的火車餐車。餐車的擺設簡單潔淨,已經有點年紀的服務員大叔站在擺滿食物的透明玻璃櫥櫃後方,同樣的一聲「Hej」,大叔溫情的問早之後,便帶著微笑把附著熱騰騰咖啡的早餐組合遞給我。

DSC04426  

提著一袋餐點、端著咖啡,小心翼翼地找回自己的座位,坐下之後便迫不及待的拿出讀到一半的「龍紋身的女孩」。熱的咖啡、冷的三文治、脆的蘋果、安靜的車廂、無法定義的莎蘭德,隨著不斷前進的火車,我發現自己也跟著快速後退的景色把所有的「已知」拋到後面,單獨地坐在陌生列車上,正前往著足跡未曾踏進的城市。

讀累了,望著窗外那整片白茫茫的雪景、冰凍的小湖泊,以及偶爾才會出現的幾間孤伶伶的小屋,幻想著如果自己現在迷失在這片地廣人稀的雪地裡該怎麼辦才好,或是不小心在陌生荒涼的小站下了車,在語言不通、人地不熟的僻靜小鎮,該向誰求助才好。這些刺激的幻想蔓延地無邊無際,腦袋卻享有某種程度的樂趣,就像在寒冷的冬夜裡,明明鑽在暖呼呼的被窩裡,卻還是喜歡伸出腳探探外頭冷冽的空氣再縮回,以汗毛豎立的皮膚再度證明暖被無比舒適,那種反差的樂趣。

DSC04898  

火車還沒到達斯德哥爾摩中央車站,身旁的小孩卻已經毫無動靜,想必是滾累了自己沈沈睡去。我張開眼睛,慢條斯理的起身,輕手輕腳的關上房門,也暫時把心靈角落的那扇記憶之門關上,然而我知道我很快又會再回來的。

 

<蚊子血>

 

後記:

1. 2012/1/23,適逢台灣的春節年假,張先飛來瑞典探我,我們相約在斯德哥爾摩中央車站見面,這段記憶就是我從隆德搭火車前往中央車站的過程。

2.被孩子拘束的時候,不曉得是什麼樣的心理機轉,我腦袋總會浮現單獨一人自由自在的時光,不是旅遊中所體驗到的名勝風光,只是像這樣旁人看起來有點無味、對我而言卻是吉光片羽的段落。而這段四小時SJ經驗(來回的話是八小時),是經常出現的場景,因為在這四小時的時空,暫時切斷了熟悉的隆德生活圈,也尚未跟張先連結上,可以說是很完整的單獨(alone)體驗,暫時安全舒適地隱身在茫茫的異國人海,有種難得的超脫之感。

3.育兒的這個過程我經常藉助這樣的短暫神遊來寬慰自己,日後有機會可以再分享其他的場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insyeh 的頭像
twinsyeh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