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送噗啾到校,後來跟同學媽媽約好一起去"愛買"買食材,我到了之後左等右等就是看不到人,打電話問才知道自己站在"頂好"的前面。那時我真的好想對自己大喊:「大嬸,快醒醒吧!」

週五跟我姐約好帶小孩去聽故事。事前我姐已經告知我停車場的位置,我順利找到之後卻在那邊靠邊停車停不進去,我姐停好車子之後,走到我車旁邊有點無言的問我:「妳的車不是有自動停車?」我在車裡進退兩難的回答:「對厚......」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姐又調侃我停車技術,我說:「這還不是最慘的。我要出門的時候,把尼歐的安全座椅扣好之後回到駕駛座,車子都還沒發動後座的閱讀燈一直亮著。我又回到後座去按卻怎樣也按不熄,我只好打電話給我車子的業務問他。」「結果是什麼問題?」「車門沒關好。」「......」

這讓我想起大一時剛拿到機車駕照開始騎車,有一次紅燈右轉被警察攔下來。警察問我:「妳不知道紅燈不能右轉嗎?」我疑惑的回答:「紅燈不能右轉嗎?可是自從我開始騎車,我"每次"紅燈都右轉耶!」「真的?」「對啊!」「妳駕照考幾分?」此時我又充滿自信的回答:「90幾分吧!好像只錯一題。」那位警察幽默的說:「那應該就是錯紅燈右轉這一題!」

我第一次去幫我的機車加油時,把車子停在油箱旁,工讀生問我:「加什麼油?」「92」「加多少?」我一直記得油價不低不敢直接說要加滿,還特別打開錢包來看,然後小聲的說:「加500就好!」工讀生看了我的小50一眼,回說:「其他的要加在哪裡?」

我第一年教書的時候被學校安排當科任老師,那年給我的課表非常混亂,不僅跨了好幾個年級,還教了好幾個不同的科目。剛到學校的我常因為找教室而迷路好幾次,常要學生幫我帶路。有一次當導護老師的時候,還記得那天我的課非常的多,在下午的某一堂課結束,我回到辦公室便拿起麥克風進行廣播:「導護老師報告,現在是放學時間.....」話還沒說完,就看到隔幾個桌子遠的主任焦急的一直對我搖手,還用誇張的唇語對我說:「還沒、還沒」,我才發現還有一堂課才要放學,但是廣播都進行了一半,我只好硬著頭皮講下去:「......放學時間的前一堂課,請同學們繼續專心上課。」我才關掉麥克風就聽到全校發出瘋狂的笑聲,當時我真的超想馬上隱姓埋名遠走他鄉的。(走入冷風中)

離開學校轉業成全職媽媽,還是時常出現天兵的狀況。有好幾次把噗啾的尿布包歪了,一早起來發現嬰兒睡在尿裡(媽媽對不起妳),或者把左右腳都穿進同一個褲管,讓噗啾成了新手媽媽可憐的練習品。雖然帶到尼歐比較上手了,但是偶爾還是會出現讓嬰兒無言的狀況(嬰兒本來就不會講話,無言是正常的)(幹嘛合理化?)。所以每到噗啾、尼歐的生日,我姐就會虧我說:「這一定要大肆慶祝的呀!總算是又安全的活過了一年。」

當媽媽五年了,我已經努力在控制自己的天兵性格,但是總是難免還是會發生噗啾的餐袋裡沒有餐具,卻放了一雙尼歐的襪子(我知道,我自己也很想問為什麼)。或是為了幫尼歐扣安全帶,暫時把他手上的牛奶擱在車頂上,扣好安全帶之後卻就這樣車頂載著牛奶開走的事情。有時真的很想搖著自己的肩膀大喊:「天兵妳醒醒啊!」或是忍不住想對自己說:「地球很危險的,快回火星去吧!」

常常看到小說、漫畫或是偶像劇裡面,女主角很愛被設定為憨憨的帶點天然呆,做事常常發生突槌,然後男主角(還有男配角們)就會心生憐惜,冒出想要保護她的意思。每次看到這種劇情,我都很想翻桌,超想打電話給編劇告訴他們:「現實上才不是這樣,天兵人生是很苦很心酸的!」但是後來仔細想想還是掛掉電話(?),畢竟苦的不是天兵,而是天兵身邊的人。每當想到我身邊的親人、朋友或同事,甚至自己的小孩都還蠻自立自強的,不僅可以照顧好自己,還常常分出心力來cover我(我愛你們),我自己實在很汗顏。

好在經過五年全職媽非人的生活,總算是鍛鍊出我比較靠近地球人的性格,雖然天兵內在應該是很難完全刨除,但是可以稀釋掉部分也算是某種成功,只希望未來能更靠近平均值,我最大的希望是有更多的能力來反過來照顧我身邊的人(別怕,我會很溫柔的),讓他們也能有被疼愛的幸福感受。

好了,下次有機會再分享我的手殘人生。(瞎咪?!!我看大嬸妳還是先顧好自己好了!)

 

文【白飯粒】

 IMG_057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insyeh 的頭像
twinsyeh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