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禮拜過得像一場大混戰一樣,整個家似乎努力要向往常的軌道走去,卻越偏越遠,直到昨天我整個大氣爆之後,目前全家像整個台灣一樣都在療傷當中。事情千絲萬縷很難說得很清晰,或許我自己也還沒把原因整理出來,但是現在能寫出來就是表示往療傷的路上前進不再糾結了。

噗啾的學校一直以來都堅持原則不在幼兒園階段偷跑,不提前教注音符號,不提早教小一數學。我認同整個學校的作風和理念,所以噗啾在幼兒園過了兩年非常快樂的生活,這兩年對她的人格與性格的養成非常重要,她是一個樂觀活潑又愛助人的孩子。(我自己講似乎沒什麼說服力,這時候好像要call out給大小阿姨來讚聲一下才行)

不過學校也不只是做到這樣而已,幼兒園懂父母的憂心也懂得現在台灣的教學就是以提前進度為主流,所以大班六月畢業之後還為了畢業生開辦了暑期班,找來鄰近國小的老師來授課。一週五天早上上正音和數學,下午游泳。我雖然在家裡有教噗啾注音符號,但是我覺得她離自由運用注音來寫作和閱讀還有一段距離,加上下午還排泳課,可以省去我接送的奔波,於是問了噗啾的意見,得到她的同意之後便參加了暑期班。

當然要在兩個月內完成注音的教學,進度一定比較緊湊一點。不過因為都是五六歲的孩子了,大家都還蠻能進入情況,噗啾學習方面也沒問題。唯一比較有壓力的是作業,老實說學校老師的作業派得並不多,一個注音大概都只寫三次而已。但是噗啾七月開始才正式握筆,她的線條寫得平穩,但是寫成字就有點美感的問題。作業本已經有用虛線畫成四小格,不過噗啾可能才剛開始握筆,很難隨心所欲的模仿作業本上的字體。所以總是出現筆順正確筆畫正確,但是就能寫出很怪的字體。

在噗啾開始寫字之前,我就告誡自己不當橡皮擦父母也不當直昇機父母,但是我知道小一小二階段還是需要爸媽的督促,於是放學回家之後,噗啾就到餐桌寫作業,我在廚房煮晚餐。廚房和餐桌中間還有一個中島隔開,我們就保持著我看得到她她看的到我,但是我們不會像坐在旁邊大眼瞪小眼這麼壓迫的距離。我不一個字一個字的幫她檢查,就讓她自己寫,全部寫完之後我再幫她看。

有時小孩難免會發點呆或是不專心,我在廚房喊一聲:「姊姊。」就能把她拉回來。噗啾還算是中等專心的小孩,意思是她不會常分心,但是如果尼歐來亂(這小子最近也常被盯),或是寫作業突然想到學校的事就會忘我的開始要跟我聊起來。因為剛開始學寫字,所以花的時間比較多,被擦掉重寫的字也不少。噗啾最大的優點就是重寫不會沮喪,她總是很認真的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寫好。

一切雖然看起來都在控制之中,但是其實時間是無形的壓力,常讓我跟噗啾很緊張。噗啾放學時我去接她時,總是會讓她跟弟弟在學校草地上玩到五點半才回家,這段時間我很堅持不能壓縮。因為我覺得噗啾已經從早上八點到下午四點都待在室內(雖然下午去游泳,但是還是室內),不在外頭跑步曬太陽流汗不行,小孩需要的是陽光空氣和水,看他們姊弟玩得滿頭滿身大汗,然後再喝掉一整瓶的水,我覺得這件事真是棒極了。

 回到家大概六點,噗啾最晚九點半前要上床睡覺,小孩要有近十個小時的睡眠時間是我的堅持。所以剩下的三個多小時要寫作業、吃飯、洗澡、複習功課(有時還得練鋼琴),實在有點急迫。於是我和阿東總是難免催促著噗啾,特別是阿東去參加了幼兒園的幼小銜接座談之後,常常都對噗啾說:「妳這樣拖時間怎麼上小學?」

催催催催催催催,幾乎可以說是這三個小時裡的主題曲。爸爸媽媽化身成小蜜蜂不停的在噗啾耳邊嗡嗡嗡嗡的囉唆著,她應該覺得很煩,我們也覺得很煩,有時催到脾氣都上來火氣都很大了。於是整個家的氣氛只能用糟字來形容(特別是在餐桌上催她吃飯快一點)。

以上是天天埋的小地雷,而引線在上週六安裝。上週五我去接噗啾放學的時候,老師跟我說噗啾的數學不太OK,要我得要偷跑一下,不然上小學可能會壓力很大。因為在家沒聽過噗啾講數學的事,聽老師這樣一講有點吃驚。於是跟噗啾商量原本每週六都會回阿公阿嬤玩耍的日子,可能要留在新竹複習。這小女孩很乖也很乾脆,一點也沒討價還價就答應了。週五吃完晚飯,我們全家就浩浩蕩蕩的出發前往書局買了第一本自修(天啊~這天也來得太快了吧)回來準備週六好好複習。

週六噗啾目送爸爸和弟弟出門之後,我們就開始練習,幾次之後我發現噗啾的數學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主要在於她剛開始接受數學符號,所以對於數學式子還不熟悉,寫了幾題之後她似乎就進入了狀況。結果竟然出現了一題"出得很爛的"題目(引號內的評語是身為數學老師的大阿姨認證蓋章過的),讓噗啾大卡關。   

題目是題組,有兩題。左邊題目是問狗比貓多多少,右邊問狗比貓少多少,但是數學式子都是用相同的解題方式,噗啾非常困惑。她認為"少"應該是要有另外的表達方式,我向她解釋這裡的"減法" 只是要算出"相差多少",並非是表達題意。(難怪大阿姨說題目出得很爛)經過反覆解釋就把她弄混了,她因此而感到有些沮喪和洩氣。

為了鼓勵她,讓她不要覺得留在家是種處罰,於是我跟她說:「中午媽媽帶妳去吃漢堡和薯條,但是妳要保密不可以跟弟弟說喔。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秘密。」粗體字那句對她簡直是一種魔法,她笑得好甜蜜好開心。

隔天早上,爸爸帶噗啾去泳池特訓,因為噗啾某個動作已經卡關很久,教練一直要噗啾多練習。午餐午睡後,我在房間陪尼歐,又聽到客廳某個小女孩在努力來來回回的為了曲子的最後一小節在奮鬥(當然伴隨著跟爸爸的一點不愉快),晚餐後又進行一點複習,到了九點鐘送噗啾回她自己的房間休息之後,我跟阿東兩個人相視簡直說不出半句話來。

那天我一直無法入睡,走到餐桌開燈坐在噗啾的座位旁邊發呆,三分鐘之後,阿東也走出來,兩個人都失眠了。這個週末簡直是太瘋狂了,注音、數學、游泳、鋼琴輪番進攻噗啾,噗啾整天就像打十八銅人一樣的奮戰著(我現在寫到這裡眼淚都忍不住要掉下來),我跟阿東有著同樣的擔心:「這些學習過程的挫折這樣的打擊她,會不會讓她失去了自信?」

其實是有跡可尋,例如在練鋼琴的時候,噗啾一直卡在最後一小節,阿東就要她只練最後一小節,但是噗啾非常堅持要從頭彈起,然後每次到最後一小節就卡住,她又要重頭彈,這種行為讓她爸爸很火大,說她在浪費時間,會的不用彈了把時間拿來練習不會的才是。但是我知道她在堅持什麼,噗啾在鼓勵她自己,她重頭彈那些小節是在告訴自己她不是全部都不會,她還有拿手的部分。

我和阿東在餐桌前聊到凌晨兩點多,才發現真正需要幼小銜接的人可能是我們當父母的。我們一邊擔心噗啾落後偷跑的人太多,一上國小便打擊到她的自信,讓她對國小的憧憬破滅,於是想趁這暑假拉近差距。但是一方面又擔心這樣的PUSH其實早就已經打擊到她的自信,讓她提早開始了痛苦的小學人生。

我們寸度著這之間的差別,我們擔心著自己沒有好好的拿捏這之間的平衡,我們自責我們難過我們焦慮我們無法入睡,猶如又回到新手父母的階段,不同的是Baby時期煩惱的是食睡生活規律,現在則是擔心心靈的成長,當人父母從來就沒有easy的時候。不過我們終於達成共識,決定放慢腳步拉長戰線,相信噗啾的能力相信我們的直覺。

這個週末結束時看起來好像埋了些小地雷也被裝了引線,但是好像沒有引爆。但是炸彈沒拆放在那裡一定是會爆的,只是時間的問題。

週五我帶尼歐去上體操課回來的路上接到我們鄰居的電話,她告訴我國小分班的名單出來了,於是我匆匆回家看噗啾未來兩年的老師是哪位。我姐常說對我說的一句話:「當過老師的都知道.....」(後面省略的話意味深遠),不論學校風評辦學如何,導師始終都是決定性的關鍵人物。特別是幼稚園老師和國小老師,因為孩子還小,老師的人格特質會左右大部分的一切。

我最怕遇到的老師有兩種,一種是人格特質特殊,例如:暴躁易怒、刻板無法變通、無限放大老師權威....等等。另外一種是準備退休,帶著萬事不關心的態度面對學生,一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打卡上班。這兩種老師如果不幸遭遇到,我的唯一作法就是帶著小孩快點離開。

於是我上網估狗一下噗啾的未來老師,意外的是沒有任何資訊。然後又請曾經該學校教書的朋友幫我打聽,結果我烏龍的把老師名字打錯,朋友說不認識應該是新來的老師。因為資訊不明讓我感到很焦慮,對於噗啾初上國小的關鍵時刻,心裡不求能遇到良師只求不要遇到地雷。

於是上週末兩天都在焦慮中度過,準備著最糟的方案,想著如果遇到了要如何,要轉到哪間,要怎麼處理,又怕開學沒多久就轉學對噗啾也沒好處,就這樣對噗啾要銜接國小的過程感到力不從心,因而非常沮喪。但這件事阿東的反應就比較平淡,還對我說說:「如果轉學後還是遇到那種老師呢?」

他的這句話在我這種心理壓力下簡直像是往汽油堆裡丟賴打,我整個人就大氣爆了。之後的事就不再贅述,反正就是憤而離家15分鐘(很弱我知道,但是第一次離家出走太衝動,車鑰匙手機都沒帶是能噴去哪)。返家之後,某人手刀道歉(算他還懂氣爆之後要用柔情來化解),又接到溫阿計和我朋友傳來的line(一切都是巧合,她們都不知道剛氣爆後)說她幫我問了她鄰居,她鄰居說噗啾未來的老師是一個人很溫柔有耐心,而且情緒穩定的好老師。我朋友說她覺得名字怪怪(我手殘打錯),後來去詳細問了一下,答案跟溫阿計的差不多,等級簡直可以說是中了大獎般的好老師。

事情好像就在莫名其妙中落幕了,但是我自己知道這陣子的壓力讓我把自己逼得太緊,但是沒有管道抒解,而且因為想太多而迷失了自己的中心思想,忘了最重要的事。我發現我陣子整個人都壞掉了,開始想操縱自己能力以外的事情,最後就是變成這樣。

我忘了我是誰,我忘了我曾經對我自己的誓言,我在成為母親的時候告訴我自己不要像我媽媽那樣,不是說她不好,我媽是一個很盡責很努力的媽媽,但是她總是對事情有控制的渴望,想把自己認為最好的給小孩,想控制一切變因,並且鞭策自己達成目標,如果結果不如預期就是沮喪失落。

我想通了這一點是釋放自己焦慮的第一步,但是讓我療傷止痛的是在今天早上。今天早上我要幫噗啾把睡袋送到學校(阿東早上為了讓我睡晚一點都會送噗啾上學,如果有睡袋或某些用品我會晚點的時候再送過去給噗啾),開車在路上尼歐安靜的在後座玩積木,然後他突然自顧自的唱起了噗啾學校的其中一首詩歌(因為姊姊常在家裡唱,尼歐早已朗朗上口):「神的孩子,不要沮喪,舉目向上望。神在天上,不分晝夜時時看顧你....」瞬時我全身震撼不已,我含著淚水哽咽的跟著尼歐唱了下去:「雖遇艱難,雖有愁苦,仍在祂手裡。祂必叫萬事互相效力,使你福杯滿溢。」

像是上帝耶和華親口對我說話般的歌詞就這樣被唱了出來:「不要看環璄不看自己,凡專心倚靠祂的必重新得力 。每個禱告神都垂聽,千萬別放棄。永遠不要忘記,你要忠心走到底。」

唱到最後一句:「永遠不要忘記,你是神所愛孩子。」我已經默默流下許多的眼淚,是啊!我都忘了我是誰,我是神所愛孩子,噗啾要上小學的所需,天父早已為她準備妥當,我在焦慮擔心什麼呢?我都忘了我曾那麼的堅信上帝會為一切做最好的安排,為什麼當了母親我就開始徬徨無助,想靠自己的力量去安排所有的事情?

在這段漫長的煎熬過程裡,我還曾懷疑自己當初沒讓噗啾念偷跑的學校是不是做了錯誤的決定,其實我自己內心一直都知道這是最好的學校,噗啾的改變發展都看得見,我為何為了一些壓力而變得如此的短視無知,為了一些挫折遺忘了最重要的東西。

在往返噗啾學校的路上,我反覆的唱了「神的孩子」好幾次,也把事情從頭到尾想過了一遍,我發現在這過程裡其實有好多sign,但是我不是粗心的略過就是視而不見,而一路累積,爆點竟然是我打錯了噗啾未來老師的名字,對我而言,真的是主的安排,如果沒有如此我自以為的挫折與不順,我想我是不可能徹底改變或驚醒。祂親自提醒了我,並且用如此貼切的「神的孩子」來幫助我,是何等神奇?(噗啾學校的詩歌有十幾首,這首已經一兩個月沒被唱過了)

在地下室停好車,我做了一個短暫的禱告,開車門下車之後,我覺得我的重擔都不見了,我好似又往前大大大大的邁進了一步,更懂得如何當母親,充滿了自信與能量,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我的主不分晝夜時時看顧我,我只要專心依靠祂就好了。

以下把這首歌分享給各位,請大家務必聽一聽,不論你的信仰是什麼,把歌中的神當成你信仰的那位,真的會療癒一切的傷痛。也把這首歌送給空難和氣爆的同胞:「雖遇艱難,雖有愁苦,仍在祂手裡。祂必叫萬事互相效力,使你福杯滿溢。





 

文【白飯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insyeh 的頭像
twinsyeh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