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012.JPG

今天晚上看到蘋果日報與小一聯盟上出現了「巴掌債巴掌還」的這則文章,內心感到很難過。我對事件中被霸凌者張小妹有深深的同情,對於張媽媽的情緒也能感同身受,因為從二月底起噗啾在班上遭遇到了一段漫長的霸凌經歷,但是我對於張媽媽的做法是能同理但不認同,更讓我難過的是不論是新聞下方的留言或是小一聯盟裡的留言,幾乎是一面倒的讚聲,贊同張媽媽做法的人佔大多數。

先從噗啾的經歷說起。五年級分班之後,開學沒多久噗啾就交了一群蠻要好的朋友,噗啾不是一個會主動交朋友的小孩,因為她早自修或是下課都在座位上看書,所以當有人主動與她搭話聊天她便真心的對待。剛開始幾過月都很順利,與這群小女生的友誼持續升溫。有讀過我的密碼文的讀者應該知道噗啾班上有一位男同學S很是讓所有老師頭痛,也常進出學務處與輔導室。年輕的級任老師花很多的心力在這位同學身上,不過效果不彰,老師一直對S無可奈何,漸漸地班上的風氣開始不同,噗啾班上的同學講話喜歡用嗆聲的口氣彼此對待,語氣越來越不客氣,噗啾的科任老師們常跟我聊到他們班的狀況,我也持續與級任老師溝通,提供她一些建議與做法。

後來與噗啾要好的那群同學開始講其他同學與老師們的壞話,每當她們開始這些話題時,噗啾總是不答話只是在一旁靜靜的聽,久了之後,這群同學開始感到沒有安全感,覺得噗啾的不參與是不是想去老師告狀,於是開始疏遠她。這群朋友不找她,噗啾下課便又開始看自己的書,但是她們並不放過她,她們會在距離噗啾座位兩三個位置遠的地方用噗啾聽得到的聲量說著:「來,我們來評論林噗啾這個人好了!」接下來就是一些人身攻擊,噗啾有時受不了從書中抬頭看著她們,或是直接問她們為何要這樣說她,她們便用誇張的口氣回:「誰要講妳啊,妳幹嘛那麼敏感!」

這些事情傷了噗啾的心,她開始悶悶不樂,回家也都很安靜,我問她她也總是說沒事。有一次,我與噗啾聊天她才透露一些端倪,但是不是說得很清楚,我本以為只是小女生好來好去的小彆扭,鼓勵一下她便沒再細問。漸漸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這群小女生開始聯合其他人要大家不要跟噗啾好,至於為何會別人會聽她們的話詳情我並不清楚,問噗啾她也說不出來,我自己猜測噗啾沒有主動與他人交朋友,所以跟其他人沒有建立友誼的關係,也可能跟她擔任風紀這個職位容易得罪同學有點關係。

等噗啾跟我聊到班上狀況的時候,她已經被孤立一段時間,不僅如此,同學對她講話也很不客氣。例如一次她以前的同學到他們班上來發問卷,噗啾跟她打招呼,一位同學就嗆她說:「打什麼招呼,自以為跟人家很熟嗎?」之類的事。上英文課玩遊戲,噗啾只要沒有順利得分,同組的同學就會對她大聲抱怨。見微知著,我聽到這些例子大概就知道噗啾在班上的處境已經很艱難了。

我在家鼓勵噗啾也與她聊天,常問她:「有什麼是媽媽可以幫妳的?」她總是說沒有,但是神情卻是越來越黯淡。起火點在於美勞課的時候,因為學期初就分好組,所以噗啾還是跟那群原來的好朋友同一組,那天美勞課同組的一位同學在挖罐子,其他的人都在旁邊看,噗啾提議:「我們要不要像別組那樣,其他人先做別的事,不然這樣看好無聊喔!」正在挖罐子的同學回她:「嫌無聊妳不會去跳樓?」另外一位同學附和:「對啊對啊,不過記得二樓跳不會怎樣,記得去四樓跳才會有聊喔!」然後其他同學便一言一語的加入,噗啾沒有回話她沈默下來,而同組同學整整兩節課都沒讓噗啾碰到美勞用具。

回家之後,噗啾忍不住哭了,她對我說:「媽咪,我同學討厭我到希望我去死嗎?」我抱著她,陪著她哭,拍著肩膀安慰她同學只是隨口亂說,並沒有其他的意思。當天我便打電話跟級任老師說了這件事,希望老師能處理。但是沒想到級任老師卻沒有任何動作(也可能是S讓老師焦頭爛額到她覺得噗啾這件事很小。)

這中間我與噗啾所有的科任老師聊過,希望他們能幫我看一下噗啾在班上的情況。科任老師們立即動起來,美勞老師馬上幫噗啾換組,英文老師在玩遊戲的時候,特別注意噗啾同組同學的反應....等等,維持住所有的科任課狀態都是穩定的,但是關鍵還是在級任老師的手上。

跟噗啾的級任老師當面溝通了非常多次,也用電話聯繫了好幾次。基於信任,我們都全權交給老師處理,美勞課事件我們就這樣耐心的等了一個多禮拜,才發現老師完全沒有處理,而她給我的理由是:「我怕我處理了,噗啾在班上的處境會更為難。」我聽到這理由,已經對級任老師完全絕望,於是著手進行幫噗啾轉學的工作。

即便在班上的狀況如此,噗啾不願意轉學的想法非常堅持,原因是她的科展比賽與年底要與樂團到阿姆斯特丹比賽都會因為轉學而中止,專輔老師告訴我沒取得噗啾的同意千萬不要貿然幫她轉學,否則她對我的信任也會瓦解。噗啾要轉學的消息傳到了學校行政那裡,主任約談我希望我給學校一點時間,讓他們來介入處理,如果處理沒有效果再轉學也還來得及。

而這段期間,噗啾的狀況沒有好轉甚至有變糟的跡象,她在學校常肚子痛,午餐時間都去保健中心躺著不吃午餐,一直到午休結束才回教室。校護與我私交甚好,她打電話給我說噗啾已經連續四天不吃中餐,我說有帶去看醫生肚子都好好的,校護認為噗啾是為了逃避在教室裡的氣氛,所以她跟噗啾說:「妳把午餐帶到健康中心吃,護士阿姨幫妳把簾子拉上,妳可以安心地慢慢吃,但是不要不吃中餐。」於是噗啾下課時就躲在圖書館,午休時就待在健康中心,上課時就靠科任老師們盯著。

當行政介入之後,那幾位帶頭的同學開始被約談。科任老師們也從只是盯著,更進一步的想辦法幫噗啾跟同學破冰,英文老師趁著下課跟同學閒聊的時候,問他們為何不跟噗啾玩,答案不外乎:「某某叫我們不可以跟她玩。」或是「我們跟她不熟,她本來就是常常一個人。」有一個答案讓我覺得很特別,有幾位同學說噗啾很怪:「她常常講科學與文學的事情,我們跟她沒有話題。」

於是阿東開始叫噗啾少看一點書,下課多跟同學互動,在家也少看一點書可以多看一點卡通跟同學才有話題(接地氣?),為了達成這個目標,阿東還特別在MOD購買了卡通看到飽的方案,每天功課完成之後抽出個半個小時讓噗啾跟尼歐看點卡通。而我內心倒是有點羨慕噗啾,我覺得噗啾這種怪法其實是很多經典小說女主角的特質,我以前年輕的時候還曾試圖讓自己可以這樣怪,可惜我是個大嬸性格的人很難做到像噗啾這樣的邊緣(?)。

這段時間其實我與阿東也蠻無助的,看著心愛的女兒這樣難受,能為她做的卻是有限。不過這段時間倒是讓我們與噗啾的心更靠近,雖然看起來沒有實質的進展,但是我們常抱著她陪著她哭也陪著她生氣,傾聽她說話,提供她各種不同的方法。我們為噗啾禱告,也為她的同學與老師禱告,我們相信如果天父定意如此,那麼祂必定會為噗啾開路。

等待行政處理的時候,我們轉學的行動也沒有停下來,雖然噗啾還是很抗拒(有一次上學途中我與噗啾提到轉學的事,她下車之後便哭了),但是我們給她很多例子告訴她這世界很寬很大,如果有一個地方會讓她哭,那我們可以選擇起身離開。我連我自己的黑歷史都挖了出來,用初戀渣男的例子告訴噗啾下一個會更好。

沒想到行政介入處理之後,那群小女生有的寫信給噗啾道歉,有的當面跟噗啾道歉(噗啾因為這樣回家一直跟我說:「好感動喔,我被同學感動到了。」真是容易感動的小孩。),加上坐在噗啾附近的女同學逐漸與噗啾要好了起來,用噗啾的話來說就是:「以前都只注意到那群,沒想到我身邊就有這樣好的人。」雖然班上氣氛沒有立即性的轉變,但是幾個帶頭的同學開始收斂,其他的同學也就沒有跟著起鬨,噗啾又有了知心朋友,現在感覺持續往好的方面發展。

我跟阿東在這段時間也學習到很多,我們兩個常在噗啾睡著了之後聊著以前當學生的時候,班上是否有被霸凌的同學,他們是否有相同的特質,當初自己是否有伸出援手來幫助他們。我當學生的時候人緣一直很好,所以沒有辦法真正同理那些被霸凌的同學,透過了噗啾的遭遇,現在我在課堂上能更敏銳的察覺不同班級裡微妙的氣氛,就算只有在我課堂上也好,我會讓他們知道:「老師對霸凌是零容忍!」

我堅信每段遭遇都是成長的養分,噗啾被我們照顧得很好,接觸過她的人都會體會到她的善良與天真(這個可以請阿蚊來作證),她凡事都往好處想,對人也抱持著巨大的善意,但是這段經歷讓她有了不一樣的視角,不是說變得很暗黑之類的,而是對事情與人有了更多方面的思考,也慢慢學到如何保護自己,我想這些智慧都是書本沒辦法教給她的,我也很感激這一路上許多撐住她的人,他們都是噗啾的守護天使。

回到新聞話題,張小妹被當眾打了一巴掌在爸媽的眼中是多麼的心疼,但是家長除了率眾前往打回那一巴掌,順便嗆聲罩子要放亮一點之外,還有沒有其他更好的做法?讓我驚訝的是底下的留言,一大堆爸媽讚嘆張媽媽做得好就是要這樣才能保護小孩幫小孩討回公道,或是加碼說如果是我女兒,我會讓他斷手斷腳.....等等。當你們這麼想要出氣的同時,是否有想過自己的小孩是否願意這樣做?

噗啾在被霸凌的時候,我們也很氣憤與著急,但是我們還是尊重她的意願,先問她:「妳想要爸媽如何幫妳?」有人或許會覺得這樣沒用小孩還小不懂,「妳的第一場架媽媽帶妳打」才有用,那句「做錯事可以受處罰,沒做錯事,不能白白受欺凌。」表面上看似很有道理,但是討回公道的方式是否只有使用暴力來解決?有人說打過一次,就知道你不好欺負就不敢再欺負你了,或是跟學校講跟老師講也沒用才會走上自己討公道這條路。台灣還是法治社會,或許我們的法律很讓人失望,但是如果不用法律來解決,不用懷疑永遠都有拳頭比你大的人。

不要說我們坐著說話不腰疼,我們陪噗啾這一路走來滋味真的很不好受,感謝身邊很多好友撐著我們,讓我們倒垃圾給我們拍拍,陪我們走在不知道何時會好轉的路上,雖然路途很苦,但是這幾個月來也是我們受到最多關心與疼愛的時候,不論如何這些人生經歷都滋養了我們一家,也某部分徹底的改變了我們。打回去一巴掌很容易,但是小孩的被霸凌情況會因為這一巴掌就結束了嗎?會不會因為這一巴掌打出更多問題來?

有看過我之前寫噗啾同學S的文章就知道,上學期S對噗啾諸多的攻擊,但是這次的霸凌事件S不但沒有加入,很多時候S還會主動跟噗啾講話聊天,S在班上人緣不錯(不要問我為何,我也很納悶)也讓噗啾的處境有時不會那麼糟糕。我們對人的善意不知何時會回到我們自己身上,但是從噗啾的身上我看到了好的循環,如果當初噗啾被掃把打,我也打回去。噗啾被沙子撒眼睛,我也撒回去,我想這次的霸凌事件S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最後用噗啾文章的一句話來結尾:「感謝風浪,讓我們知道自己有多堅強。」

 

文  白飯粒

噗啾留兩年的頭髮,一直捨不得剪,原來是為了捐髮,等長度一到她就毫不考慮去剪頭髮來捐。

IMG_3966.JPG

 

IMG_5748.JPG

IMG_6971.JPG

能用噗啾的笑臉來結束這篇文章真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insyeh 的頭像
twinsyeh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