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惡的距離5.jpg

聽神經瘤聽起來似乎很陌生,簡單來說,就是我得了一種腦瘤。

我們大腦的神經有12對,聽神經瘤是許旺細胞瘤沿著第八對腦神經生長的結果,是一種生長緩慢的良性瘤。

然而就算是良性瘤,因為生長的地點在顱內,也是一件很不妙的事情。

我選擇把這件事情敘述出來,第一是發現與檢查過程可以給各位善意的提醒,第二在網路上能找到這個疾病的真實分享並不多,我個人做了許多的功課也有一點心得,日後若有罹患此疾的朋友或家屬茫然無助之時,也許我的文章能幫上一點忙。

我們在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歌後1:4)

***

前年剛搬新家,覺得一切歲月靜好,現世安穩,沒想到才過了一年畫風突變,彷如在風光明媚的海岸邊歡樂戲水,沒想到卻突然一腳踩空跨到陡降的沙岸,就這樣一瞬間所有的世界不再一樣。所幸在各種危機之中,希望微光仍舊閃爍。

事情要從我在今年二月份的突發性耳聾開始,二月份某個晚上我已經準備就寢,突然毫無預兆,我的左耳完全聽不到任何聲音,此時我還跟先生說「奇怪我左耳聽不見了。」當時已經夜間十一點多,我想明天起床後再來處理吧。

隔日醒來,耳朵恢復聽力,好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般,我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過了一個月,我發現自己左耳聽力好像變差了,在吵雜的環境下我無法清楚分辨對方的字音,聽得見聲音但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

再加上這陣子我感到扁桃腺部位有異物感,如同扁桃腺發炎的那種腫脹感,但用手觸摸完全沒有任何東西。

於是我去林新醫院掛了耳鼻喉科,遇到宋秉珏醫師是我第一個幸運。

進診間之前我主訴有耳鳴現象,所以先安排聽力測驗,確認左耳在高頻聽力(8000Hz)有損傷,當時診斷是突發性耳聾,於是按照標準流程進行耳膜切開灌類固醇治療。

在治療的三週過程中,細心的宋醫師沒有放棄找原因,為我安排了各種檢驗,血液、過敏...最後在聽性腦幹測驗發現左腦聽神經傳導異常,當時他還安慰我依照我的病例看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安排照頭頸核磁共振(MRI)確認。

一週後結果出爐,確認左腦有顆不規則形狀的聽神經瘤,宋醫師安慰我幸好發現得早,腫瘤看起來不到3公分應該可以不用開顱(後來的潘宏基醫生形容是蝌蚪狀,主體球體直徑約2.3cm,但拖著一條尾巴,長度變成3.14cm)可以先放射線治療,立刻轉診放射腫瘤科。

(這裡做個溫馨的小提醒:如果單側耳鳴、單側聽力減退或是走路不穩、臉有麻痺或刺痛感、暈眩或頭痛,請務必到大醫院求診,尤其是前兩項是主要症狀。)

放射腫瘤科醫生說醫院主持放射線技術的醫生離職了,臺中榮總有個經驗豐富的加馬刀團隊,要我去那邊看診。

數日內火速掛了中榮孫醫師的加馬刀門診。

這時候孫醫師解釋得更為詳細清楚了,我的腫瘤大小很尷尬,全長已經超過三公分,加馬刀治療後腫瘤會先膨脹再縮小,膨脹可能會持續半年到一年的時間,腫瘤如果太大,膨脹起來會壓迫到周圍的神經以及組織。

「腦壓太高或是腫瘤壓迫讓你產生不舒服的症狀,也許最後還是要開顱減壓。」

「開顱手術除了會損失左耳聽力(全聾),最重要的是可能會影響顏面神經,造成左臉頰臉麻臉癱的情況。」

孫醫生花了半小時的時間詳細說明手術跟加馬刀的利弊,選擇手術可能會造成失聰與顏面神經受損,選擇加馬刀萬一腫瘤膨脹太大仍舊難逃開顱手術。

我越聽越心寒,難道已經無路可走了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insyeh 的頭像
twinsyeh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