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了好久終於等到這一天,我們姊妹為了讓自己的作品有更穩定的環境,決定把包袱款一款搬家到無名的blog,搬家從來就不會是一件輕鬆的事,更何況是兩個沒有責任又愛互相推委的懶人,但幫自己的文章搬家卻是一件極有趣的事。我這個人喜歡沒有壓力的工作,所以我在電腦的一端慢慢點閱從前的文章,看一看笑一笑之後,才心滿意足的把一篇搬過去,美其名是再過濾一次,事實上是太喜歡自己和蚊子血寫的東西,這種喜歡不是古人說的「蔽帚自珍」的那種心態,而是喜歡回顧自己走過的歲月,那種歲月裡點點滴滴的小刻痕和小趣味,現在看來竟是那麼的珍貴,好像是一部無聲的紀錄片,忠實的演出曾經的擁有,每個笑臉在那時那麼的理所當然,現在溫習起來當時的溫度還在,甚至久久停格不忍離去。

相反的,蚊子血乾脆俐落的性格就反應在這裡,我慢吞吞的搬了一篇過去,一重新整理,哇賽,一下子陡然增加數十篇,不但如此,分類又井井有條,果然不虧是學管理的。蚊子血還從MSN上傳來:「看看有什麼漏掉的。」一下子把我從不知道春秋的歲月中驚醒,為了表現自己對新家的貢獻,趕快自告奮勇的說要負責找哥哥的新照片來搭舊文,蚊子血龍心大悅叮嚀了幾句便去睡了,結果我又再度陷入了自娛的魔咒裡,逛著哥哥的網站樂得東看西笑讚美心動感嘆,偶爾的花痴也一併出籠,結果到了凌晨兩點才找了五張,便不支倒地。看來我這人天生讓人無法放心,好在隔天早上蚊子血對這五張的效果很是滿意,其實蚊子血哪會對哥哥的照片免疫呢?小小利用了蚊子血的痴心,真是該打啊!

拉拉雜雜說了這麼一堆,其實只是想說搬個家是一個很棒的經驗,雖然有些累有些慢,但是看到你們這些老朋友在舊家嚷著要到新家來看看,其實才是最大的動力,我們姊妹倆是再平凡不過的兩隻小毛頭,但是因為有了你們,在你們的眼中我們找到一種歸屬的感覺,知道有人喜歡自己的文章,知道有人跟自己有相同的看法想法,知道有人在乎你生活裡又發生了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知道有從未謀面的人在遠遠的那頭悄悄的按下滑鼠,靜靜的讀著你的文,這種感覺是那麼的溫暖,就像是在冰天雪地的寒冬看到了一件貂皮外套,外加一鍋熱騰騰的泡菜火鍋,一個豪華無比的蒙古包,和一雙兔毛手套和襪子,還有一架有八隻麋鹿馬力的雪橇一樣(最好是要求那麼多啦!)

好啦好啦,不要再囉蘇了,放一串鞭炮,外加一句春光乍現裡何寶榮的致命名言:「讓我們從頭來過。」就這樣,孿生子又開始一字一句的聒噪了起來。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