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白飯粒:
最近班上發生了一件事鬧得挺沸沸揚揚的,其實起因很簡單,而這簡單的起因卻像滴在水塘裡的一顆小水珠,泛起了止不住的圈圈漣漪。

上學期我被班上的同學選為畢編,其實我一直身在事外,因為另一個畢編十分的盡心盡力,無論是開會還是收集資料,都做到十分完美,我幾次的詢問他有無需要幫忙他也都十分善體人意的只給我一些瑣碎的小事去辦,這樣的體貼在我上學期忙到快發瘋的時候,真的是很大的幫助。

後來全校的團拍(就是大家穿碩士服排排站和老師們合照的那種制式照)時間過期了,我們班卻沒有去拍。結果就在上幾週,班代交代我去聯絡團拍的事情,既然是班代交代的,我就去辦,聯絡了廠商和畢聯會的幹部一切都弄好了之後,我就發了一封e-mail給全班同學請大家記得來拍照云云,然而我沒想到的是這封信居然像一枚引信,導致後來班上同學互相放話攻擊的起頭。

原因就是我請班上同學記得帶團拍的費用五百元(這也是畢聯會幹部交代我的,我只是代為傳達而已)。結果當天班上總務就針對我的e-mail發了一封名為「憤怒的回信」口氣也誠如他的主旨一般十分的憤怒,最精彩的是,在當晚我就接到他的質問電話,「為何還要多繳錢?之前不是已經繳過了嗎?」

親愛的白飯粒,你知道我這個人對於繳錢這類的小事根本沒有什麼印象,我就直接回答說「是喔,有繳過喔。」他像是被踩到痛腳一樣飆起來(老實說我真不知道他幹嘛那麼生氣),他很大聲的說「班會上我已經宣布過,班版上我也po過,你是在幹什麼的!」

我當時的確是有點莫名其妙,我就回答說「我沒有注意到這些事耶。」他就說「那是誰跟你說要多繳錢的?是把我們當凱子嗎?是誰說的?」「是畢聯會的幹部說的。」我開始有點不悅了,「兩個垃圾!」他突然衝口而出這句話把我給嚇了一大跳,「你說誰是垃圾?」我提高聲量。「就是兩個垃圾!」他依然堅持。

我真的是火大極了,雖然我不確定他在說誰,但是我還是十分的氣憤,「我為班上同學服務,但是沒有必要要聽你對我做人身攻擊!」「那你知道全校就我們班沒去團拍嗎?就我們班延期了,你知道嗎?」「我知道。」「你知道為何沒講!你是怎麼做事的?你長那麼大做事態度怎麼還是這樣!你知道你這樣的行為損及班上同學的權益嗎?害我們要多繳錢嗎?」我只好跟他解釋說,我沒有管道得知何時要團拍,也跟他承諾要去跟廠商確認是不是要多繳錢。

然而他依舊忿忿不平,硬要追究到底是誰沒有通知團拍的時間導致過期,我只好自我承認我從來沒參與畢編的開會,都是另一個同學去的,結果他像是抓到兇手一般的態度,立刻掛了我的電話,打電話給另一個同學罵去了。

結果隔天,那位盡心盡力的畢編發了一封長長的信件給全班(大概是被罵了一頓心裡委屈),信件的中心主旨是說「團拍不是由畢編負責的,畢編只負責畢業冊的編輯,團拍是由畢代負責的」,當然信中也加入了幾句「已經損及他個人的名譽云云」。

一下子全班都收到這封信了,風起雲湧的回信,大部分的同學都回信表示支持畢編,也為那個「憤怒總務」的行徑感到不解,為何要為五百塊那麼生氣之類的。而我在跟畢聯會聯絡後也確認「已經繳過錢就不需要再繳」的訊息,所以我就再發一封e-mail跟大家更正不需要多繳錢,後來班代更出面說明了「團拍的事件是他(畢代)該負責,只是他委請畢編幫他聯絡廠商而已」。這下子那位憤怒的總務毫無立足之地,他不只弄錯了發怒的對象,而且還對沒有確認過的事發怒,最糟的是他數度以e-mail的方式告訴全班他的憤怒。

看來我已經獲得平反了,老實說還蠻開心的,至少證明了那晚他對我的諸多指控已經是錯誤的了,不過這位憤怒總務看來是不甘心,所以他又發信企圖轉移焦點,這下子可惹惱了「嚥不下這口氣」的我,於是選擇把事件的前後始末告訴全班(當然包括了一部份他的惡言惡語),這下子更搞得全班同學對他的諸多責難。

親愛的白飯粒,我覺得我的「理直氣壯」做錯了事。也許我的確是受了委屈,他也許是死不認錯,但是我這樣憑著理直氣壯的咄咄逼人,卻是把他給迫害了,如果當時的我能學會寬恕的話,也許事情就這麼地告了一個段落也說不定。結果,我的信一發出去,雪片般的公眾責難一定讓他非常的不好受,而我也沒有因為這「公評」的輿論而得到任何的快感,班上原先氣氛還不錯的,現在搞得烏煙瘴氣,大家互相放話對罵,是非曲直並沒有因為有了「請大家來評評理」,而更彰顯。

耶穌曾經說過一個比喻:從前有一個國王,他的奴隸欠了他一大筆債,可是國王慷慨大度,把奴隸的債一筆勾消。可是,這個奴隸卻不願意免除另一個奴隸欠他的一點點債,結果招來國王的重罰。(馬太18:23-35)

這個比喻非常的清楚,國王就是我們的上帝耶和華,耶和華上帝天天寬恕我們所犯的過錯,然而別人只是偶爾得罪了我們,我們為何不能寬恕他們呢?「要是你們各人不從心裡寬恕弟兄,我的天父也要這樣對待你們」(馬太18:34)

親愛的白飯粒,我看到這些經文,我說有多懊悔就有多懊悔,嚴格來說,我幾乎是經常接受別人厚待以及寬恕的人,可是我怎麼在這個小事情上就是學不會寬恕,學不會讓他過去呢?

「說話不慎的如刀刺人,明智人的舌卻如良藥」(箴言12:18)一開始受到不慎的話語刺激,我怎麼沒想到這句話,相反的,卻依舊以不慎的話語回刺而去,刀劍相向的結果,怎能不頭破血流呢?我不慎的話,並沒有為自己贏得名譽,反而讓全班陷入唇槍舌劍互相攻訐的境地裡。

現在,事情已經平息了,希望我能僅記這次的教訓,努力的學會寬恕,「你們站著禱告的時候,無論對人有什麼不滿,總要寬恕他們,這樣你們的天父也寬恕你們的過犯」(馬可11:26)也願仁慈的天父照護我總是軟弱的心靈,讓我狹隘的自我心理能打開,也祈求班上的同學能寬恕因為我個人的血氣方剛,而導致的這個風波。

文:蚊子血
圖:google→angry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