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飛機失事墜落於沙漠中,機上只有駕駛一人。
他開始在沙漠當中行走,希望能有奇蹟出現,能有水有食物。
兩天過後,他發現了一個綠洲,他瘋狂的喝著甘泉,甚至連身體都衝進去洗個痛快。
他想:「這真是太幸運了。如果還能有食物,那就真的是難以置信的奇蹟。」
一天之後,他在距離綠洲不遠處,發現了一大袋沙漠行旅遺落的乾糧,那一大袋行李裡甚至還有未完全腐爛的水果。
他把行李拖回了綠洲,在綠洲旁展開他等待救援的生活。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雖然目前食物不匱乏,但是內心卻感到寂寞與無助。
他不知道他能不能得救,甚至他已經可以開始倒數計時他的生命。

這位駕駛的幸運可能一輩子都用在這裡了。
十八天之後,竟然有一個人出現了。
雖然他也是一位落難的旅人,但是這位旅人自己便有一大袋的食物,而且還有一台收音機。
他可能會因為這位旅人而得救。

不過對駕駛而言,他感激的是,終於有一個人可以和他分享恐懼與無助,可以與他數著日子期待得救或是靜靜等待死亡。
他與這位旅人無話不談,從小時候所能記憶最微小的事情開始,他們有時笑著睡去,有時哭著醒來,但大多時候他們兩個是面對面的發呆。

終於還是敵不過命運的安排,死神緩緩的靠近了他們。
駕駛問著旅人:「你害怕嗎?我們就快沒有食物沒有水了。嚴格的說,我們就快死了。」
旅人回答說:「我不害怕。」
「為什麼?」
「因為我活過了。我吃過喝過,我笑過哭過,我期待過害怕過。現在只是等待而已。」


沒錯,現在只是等待而已。
不論結果如何,之前的遭遇已經太過幸運了。


文【白飯粒】
圖【IRENA JABLONSKI〈Digging〉】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