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哥哥。新年快樂。

今天是2006的第一天,天氣好好。暖得讓人想打呵欠,街上的人好多好多,我很高興能在新年的第一天來跟你打招呼。

 走在往你家熟悉的小坡路,一路上我的眼睛偷偷的蓄滿了水,時光推移了一年,這裡的景物卻像被冰封一樣。路上還是一樣乾淨,旁邊樹篩下的陽光影子似乎也像去年的那個樣子。

 

轉個彎,我的心跳開始加速了。是這裡。不用像第一次來時的模樣數著門牌,我循著最原始的直覺,便站定到你家的門口。

 

 


我在花墟挑了一束雙色玫瑰,代表著孿生子的雙色玫瑰,又特別點了紅色和白色,是啊。是我們,是白飯粒和蚊子血來看你了。

 
還有一張卡片和一本小書,書裡面的想念都是你,書裡面的思念也都是你,是因為有你,才有這本書。蚊子血寫的序,大家都在問是誰,一直以來我們姊妹的答案永遠只有一個。

 


哥哥,我們真的好想你。把你溫習了一千遍,站在你家門口,還是只能輕輕問你這一句話:「嗨,哥哥,你好嗎?」

 

我們很好,又過了一年。給你這一張最美的卡片,祝你新年快樂,年年快樂。哥哥,每一天都要加油的過喔。

 


望向你的家門口,我知道你一定在看著我,還是要特別把蚊子血的叮嚀再講一遍:「哥哥,不要忘記再見。」

 





最後再看一眼。哥哥,再見再見。明年我們再見。

 

 

文【白飯粒】

 

 

註:今年蚊子血有事沒有辦法到香港向哥哥拜年,但是她那一抹最燦爛的笑容已經停駐在花束上,與雙色玫瑰一同綻放。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