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白飯粒:

很高興今年還是能與妳一同渡過這個日子,雖然這個日子對我而言並不特別,至少不比任何我們共同渡過的日子特別,然而能與妳共同擁有這個「生日快樂」,對我而言,每年都是那麼地珍貴。

 雖然很多時候,我們姊妹的界線並不明顯,甚至在別人的眼中我總是比妳來得多了那麼點姊姊的架勢,但是妳給我的依靠—那種安穩的感覺—勝過任何人所能給我的,我能夠在妳的面前輕鬆的卸下武裝,把那個戴著「精明理智蚊子血」的面具卸下,甚至連「正常人的常規」都可以卸下,盡情的暴露出我最原始的思考模式,最直接尖銳的想法、或是最醜陋憎恨的批評,因為我知道無論我怎麼樣的跟你談及我脫離常軌或是憤世嫉俗的想法,妳始終不會改變對我的觀感、對我的評價,也不會損及妳對我的愛。

 我經常犯錯,缺點很多,思慮也不夠縝密,待人也不總是那麼地圓滑,但是妳看待我總是那麼的完美,我對妳說的一句話力道總比別人來得重,我的意見也比其他人來得有用,我口氣稍微冷淡,妳也能立刻敏感的察覺,妳心中的那個蚊子血,比事實上的蚊子血美好太多了。但也因為妳這樣的寬待我,使得我受到莫大的鼓舞,「妳一定沒問題的!」每當妳真誠地這麼說,我總能油然的感覺到「對!我一定沒問題的!」這種強大的激勵。

 
妳對待其他人的溫情也經常讓我深受感動,由於妳無害的態度,所以總是能跟周遭的人相處融洽,而且妳經常不吝於表現出對他人的喜愛,對於妳所愛的人,妳可以輕易的放下身段,就為了能得到他們的歡心。無論我說了多麼無聊的話,妳還是聽得津津有味,我很容易能逗妳笑,原因在於當妳一看到我,其實就是滿心的歡喜,妳愛我,而且從來不吝嗇讓我知道。

 相對於妳,我則是一個尖銳的存在,雖然我四周有很多愛我的人,我也經常覺得受到過多的溫柔對待,我所獲得的遠超過我所付出,然而很遺憾的是,那犀利的稜角就是沒有辦法磨圓,幸好我的周圍有那麼多包容我的人,像是輕柔的棉絮一樣,把利刃妥當的包裹起來,當不知情的人偶然為這麼鋒利的刀鋒而驚嘆的同時,最該感謝的其實是在我周圍慷慨的你們。
 

有句話說「自個兒得成全自個兒」,對我而言,如果沒有親愛的妳跟著我一路陪伴著,付出那麼多的關心與愛,誠心誠意的成全著我曲扭的任性、成全著我尖銳的稜角、成全著我脫序的行為,我今天不會成為這個蚊子血,成為這個自己慢慢能愛上自己的蚊子血。

親愛的,祝福我們倆生日快樂。

【文】蚊子血

【圖】2006年生日前夕的蚊子血與白飯粒

【曲】獻上對妳別具意義的Kiss Me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