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蚊子血:

孿生子的夏天從第一百的紀念篇開始,我們就確定了自己本台的作風,就是那句一直掛在台名之下的「管他的,反正我們姊妹寫爽的。」而我們也一直秉持著自己的想法看法,從第一百篇,喔,或許從第一篇早就開始寫我們自己開心的。

我們寫我們喜愛的事,我們寫我們的喜怒哀樂,寫我們想寫的事。相同的,我們也寫我們看不慣的事,在自己的地盤裡評論我們覺得荒謬的事情,喜歡講自己愛講的感受,就算有人來踢館,有人留言來諷刺,我們也大無懼,為了自己認為的真理力爭到底。

 

 

這就是我們一貫秉持的「寫爽的」,只要有一點點不爽,就擱筆不寫。一直以來,我一直覺得這個台存在得很好,因為我們不太關心它也也活得好好的,我們很關心它它也不會就成名,而帶給我們生活上的任何不同。所以,我覺得或許會這樣一輩子下去吧。

但是,那天妳跟我說,妳越來越無法寫爽,意思是越來越無法任意大放厥詞,以為自己很懂的評論一些東西。因為年紀越大,便開始會同理許多的事情,開始會設身處地為別人想,想想他這樣做是否有他的苦衷,於是乎,開始變得沈默,開始不願意論斷任何人任何事,因為那段經文一直在我們心頭圍繞。

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 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馬太71~4

我很喜歡這段話,而這段話也一直放在我的心上沒辦法抹去,因為我一直做不到。我自己知道我是一個「眼中有樑木」的人,這些樑木是我一直以來刻有的偏見,不喜歡的人或是事情,總是很難設身處地為別人想。所以在之前很能容易的下一些斷語,加上自己很幸運的有點辯才無礙,所以很少機會讓別人來抓出什麼。


其實,不用別人抓出什麼,自己內心知道,我們不是別人所以我們無法知道他們的苦處難處。說些什麼的同時,其實那根樑木正在自己的眼裡如魚鯁在喉般不爽快。


那天和妳聊到凌晨一點,雖然隔天還要上班,但是這件事就一直放在我的心上。以前的那個蚊子血不見了,不再犀利不再鋒利,原因是自己知道自己也沒什麼,卻能一直這樣任性下去,是因為身邊人的包容和寬容,是身邊的人的寵愛和溺愛。


是看我們文章的讀者的大方與瞭解。


我很喜歡你的想法,所以這幾天一直在琢磨著這些東西。或許因為這些東西,讓我們面目開始模糊,開始不像最初最始的那對孿生子,但是這些必經的過程卻能瘁煉出人性當中很珍貴的東西。
那些我們或許一開始不曾擁有的東西,卻能影響我們一輩子的美德。當然我們也不是說就要變成出世的聖人,但是,能夠活到現在再來想這些東西,算是很遲了,這樣想來我們還真是苟且得很幸運。


這一陣子我的
msn暱稱都是「諾亞方舟」,我想以後我們的台或許就會轉型成這樣一艘小小的舟,載著妳載著我,載著我們所愛的東西航向未來的日子。就算外頭的世界是那片汪汪的大洋,在這艘小舟裡,我們還是在那邊為了小事鬥嘴,為了雞毛蒜皮嚇得驚天動地,為了無聊之極的事情笑到無力。


如果厭倦了每天的一成不變,那就在我們的小茶壺裡製造點風暴,小小的刺激不置於翻覆了我們的幸福,卻能帶來無限的樂趣。如果嚐到了生活細節中的甜美,也要答應彼此不吝惜的大方分享,讓不能每天見面的我們也能望梅止渴。


上次妳跟我說,妳覺得以前的妳膚淺得很幼稚,我回妳一句:「但是我卻很懷念。」是啊,人生有多少時間能如此的幼稚,卻又認為自己那麼的理所當然?我很喜歡每一個階段的我們,算是不要臉的在臉上貼金,但是能夠看著自己和妳在自己的生命裡往那個光點前進,過程當中或許吃力,卻很欣然。


親愛的「孿生子的夏天」,請你繼續努力載著我們這兩個聒噪的天兵度過秋冬春夏,度過晨光黃昏,度過我們需要你的每一天。


蚊子血,妳說這樣好嗎?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