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阿蚊:

這封信很難下筆,唯有等妳不在台灣,沒有晚晚陪著我在msn上聊時,我才能寫下這一陣子自己複雜的情緒。

那晚我想妳一定被我嚇到了,而我自己對於那晚的記憶已不清晰,只記得妳抱著我輕聲的說著:「阿白,乖。阿白,對不起。」而我留在妳手臂上的眼淚如今想來還是歷歷在目,我想我現在一定又是在哭了。

謝謝妳那晚陪著我禱告,我知道樓下的爸媽一夜沒睡,隔天清晨爸爸睜著滿眼血絲到我房裡,跟我說:「阿白,如果爸爸有什麼做不對的地方,爸爸跟妳說對不起,只要妳好好的,一切都依妳。」我每想一次哭一次,為什麼會這樣這樣的傷了爸爸媽媽的心。

從那天晚上,我就把自己封鎖起來,不過妳放心我已經漸漸好轉。很慶幸學校的課程已經結束,讓我能每天在家整理自己,爸爸媽媽言而有信,自從那天起,隻字不提任何相關話題,只是想辦法的讓我開心,但是開心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所以我只能儘量讓自己穩定一點,讓自己漸漸的可以回去想想那一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覺得耶和華總是看顧我,看顧我脆弱的靈魂,看顧我不完美的個性,讓我在最迷濛當中還是能夠找到那一條道路,咬著牙撐過來之後,才發現所有的事情都只是自己在萬花筒中一再地反射一再地重複,然後迷失了最初的想法。

妳那夜帶來的聖經還放在我的床頭櫃旁,我總是想找個時間把它拿還給妳,但是我還沒整理好自己之前見到妳,我怕我還會掉淚,於是我自私的把這件事先擱一旁,夜晚我還是翻著我自己那本,但是妳的聖經總是靜靜的發出安定的力量。

學校課程結束的那天中午,我和幾位好友一起吃飯,我感激她們的開導和給予,從旁人的眼光和角度,把我心中那個難解的心結漸漸弄鬆,我知道最終還是要靠我自己,但是至少是一個開始。那頓飯才讓我瞭解到自己其實是被整個家庭的關愛緊密的包圍著。

而在這種瞭解降臨之前,我一直認為我快要窒息了。

謝謝妳告訴我的那一句話:「不管妳現在是怎樣,妳是爸媽的女兒,這個身份就值得這一切。」這句話像一道光,指引了我走出這一個萬花筒般迷宮,止住了我一再重複貓咪追逐自己尾巴的動作。

讓我從抗拒接受轉變成心存感激。

現在我過得很好,妳請放心的去玩,等妳回來妳會發現我比妳想像中的還要好。而我覺得經過那一夜,我發現我漸漸的準備好了,準備好邁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或許未來還會有許多的暴風雨,有更多比這種事情更難面對的情況,但是,漸漸茁壯是我該走的路。

這幾年來的人生,因為全家人的關愛和包容,讓我軟弱的處事態度一直沒有改進,習於別人為我作決定的習慣也一直沒有改過來。特別是媽媽她對於我溢於言表的擔心,我相信妳一定比我還清楚。

我想我會努力的,雖然我總是覺得好痛好難,雖然我總是想要躲起來,雖然我總是好想說:「都可以,我不知道。」但是,當身邊的人都順利的扛起她們該擔的責任時,我能躲在哪裡?

「各人必擔當自己的擔子」(加拉太書
65

  
我會知道的。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