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3680.JPG 

首先還是要拉砲一下,11月過完了,阿蚊在瑞典又過了一個月,距離回台的時間又近了一點,歐耶!

再來就是標題雖然下得很歡樂,但其實可以說是充滿著血淚交織的一個月呀。

工作的蜜月期已過,這個月完全就是進入緊鑼密鼓的時段,我一邊要籌備明年即將要舉行的研討會還得要給學生授課。

在籌備研討會的時候,我深刻的感覺到學術圈的黑暗,而這個黑暗面居然是來自遙遠台灣學術圈的角力,細節我沒辦法說太多,否則這篇又要鎖碼了,幸好我的老闆給我強力的支持,當我面臨人情世故的拉扯,他鼓勵我堅強,就算是面對對方帶著侵略性的要求,也要保持冷靜、不要情緒化、要秉持公事公辦的專業態度。

當我對學術圈的生態感到很沮喪的時候,他會要我去泡杯咖啡,坐下來跟他聊聊(有時候還會拿比司吉biscuit給我吃),除了開導我之外,他也在工作上給我實質的援助,雖然違背了他一開始的原則,但他為了讓我不得罪某些人,希望能讓我之後學術之途能順遂一點,而做了一些權變調整,這點我真的是由衷的感激他。

我常在想我老闆真的是佛心來著,是我這趟旅程的貴人,他似乎是聘我來訓練的,讓我茁壯的(然後還有優渥的薪水)。

授課就是在他的要求之內,我旁敲側擊之下發現在我之前的幾任研究員並沒有授課,這次我老闆很堅持我要授課而且是研究生的課程。我跟他抗議說,為什麼之前的研究員都不需要授課,而我卻要。

他笑笑的說,你知道嗎,台灣有多少人有機會可在外國而且是世界百大的大學給學生授課?有這種機會你應該是感謝我才對啊!

不過因為我是短期研究員,系上無法幫我開一門課,我得跟其他老師一起合作,我老闆這時候又拋出一個難題。

他說,阿蚊你自己要去賣(sell)你的課程啊,去跟有開課的老師敲門詢問看看,看誰願意要給你幾堂課教呀。

我的天啊!!自己要授課已經矮油到不行了,還要自己去討課來教,這對臉皮薄又必素的我來講,真的是史無前例的挑戰!

然後當我龜縮在辦公室焦慮到不行的時候,老闆還會三不五時敲門來問「賣出去了嗎?

後來我抱著死就死(這種信念真的好有用,大家在龜縮的時候務必用用看啊),把自己可以授課的內容整理一下就去推銷我的課,幸好有一位老師願意讓我試試看,但我可以授課的東西全被他打槍,他自己擬了一些主題要我從中去挑選授課內容,然後給我幾天的時候,他希望能看到我的授課內容大綱。

然後我就開始無間道的備課漢生活,因為不是自己很熟的東西,所以收集資料跟整理內容就花了不少時間,而且這個老師整個是一個不苟言笑不耐斯的人(他幾乎不參加系上的聚會),所以我真的連下班後跟週末都在備課。到了跟他討論內容的那天,我把我的簡報檔秀給他看,然後一邊戰戰兢兢的講解我的課程內容,結果太驚喜了,他一邊聽一邊頻頻點頭很認同,結束之後他露出笑容跟我說,你準備的東西很完美(perfect),我相信你會給學生很不錯的內容,那時候我差點沒興奮地仰天長嘯啊!

接下來就是跟學生授課了,授課前一晚上我緊張到都睡不太下,但幸好那天的授課非常的順利,雖然跟我預期不一樣,學生還蠻害羞的,我設計的問題都只有一兩個人敢舉手回答,或是只在台下小聲的回答(不過還是有幾位學生問了很不錯的問題,讓我覺得自己花這麼多心血備課還是有人感興趣的)。其實這說來也有點自虐,還沒上課之前一直擔心萬一學生問的問題我聽不懂或答不出來該怎麼辦,結果上課學生反應沒有很踴躍,卻讓我覺得有點失落。

課後我跟同事聊天,聊到學生沒有踴躍的回答我的問題,同事說其實這還蠻正常的,因為他們才碩一而且剛進來,跟同學都不太熟,有些人會擔心講得不好讓同學有不好的評價,擔心被評論。

我聽了之後說,我還以為外國學生會比亞洲學生主動積極呢。

同事回答,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以為他聽不懂我的英文,就解釋說,外國學生就是像歐洲學生、美國學生...

同事笑一笑說,我以為在這裡亞洲學生才是外國學生

他這麼一說,我恍然大悟,真的耶!在這裡我才是歪國人啊,好潮喔(潮啥?)

總之,授課也讓我闖過去了(當然之後還是要繼續),老闆對我的表現也算滿意,開心的說繼續努力啊,能授的課越多越好喔,啾咪。


☆☆☆

除了授課之外,老闆還喜歡要求我出席一些莫名其妙的會議,譬如系上的教師會議跟研究中心董事會午宴。

記得當我走進會議室的時候,所有的老師都很驚訝看著我(因為根本沒發通知給我),我只好解釋說是老闆叫我來參加的,大家當然也是很歡迎,不過我就是乾坐整場,因為人家在討論下學期的課程安排(下學期我都要回台了)還有系上的事務,我只能一邊吃蛋糕一邊放空,像是白雲原先要去錄全民大悶鍋卻走錯場子來到2100全民開講那樣的莫名其妙。

然後某研究中心的午宴也是非常的莫名其妙,人家早上開會(老闆也有參加)然後中午辦個午宴,我老闆居然叫我去吃那個午宴,然後我就只好在完全不知道與會人到底是誰以及目的是什麼的情況下,跟一群陌生人在餐廳吃完一頓午餐,席間還要假笑嗨嗨的跟鄰座完全不認識的學者交談,這種事我居然也厚著臉皮熬過來了!

我只能想說,我老闆真的是存心要把我鍛鍊成無敵鐵金剛,他完全都知道我死穴在哪裡啊!!


☆☆☆

當然這個月也有開心的時候,譬如跟新認識的朋友去逛跳蚤市場,體驗當地人的生活。

DSC03684.JPG  

跳蚤市場的東西都很便宜,還可以殺價,有一個老闆嘴甜的說,他是看我可愛又來自台灣才有這個價格,真是嘴砲來著的。

(就是在我後方的那個老闆)

DSC03685.JPG  

這時候看起來天氣還不錯,但其實冷得很,如果在戶外一直走動的話真的會有點凍美條,後來就跟朋友躲到咖啡館去取暖了。


還有這週提前舉辦的聖誕聚餐。

decoration.jpg 

跟同事聚餐真的比跟有的沒的學者或教授聚餐好多了,雖然有時候還是難免會雞同鴨講一番,但我覺得在這群善良的同事面前,我總算是可以放鬆的。

food.jpg 

這次吃的是傳統的瑞典聖誕餐,還喝了LUND酒廠的啤酒,就是這隻小熊啤酒,小熊啤酒的名字跟瑞典搖籃曲一樣,有個同事很放得開,現場唱了一段給我聽,很可愛。

取餐的時候,菜是挪威同事幫我舀的,她熱情的要讓我嚐嚐瑞典傳統菜,我端著滿滿的食物跟在她後頭,看著她仔細的為我介紹菜色覺得很溫馨。  

colleages.jpg 

上圖是大家熟悉的德國公主,其實她這人很搞笑,是個冷面笑匠。下圖則是唱搖籃曲來聽的瑞典同事。


其實生活中也發生很多需要靠我自己去克服的事情,譬如跟銀行交涉、房子租約快到期要重新找房子、夜間搭錯公車、身體不舒服...等等意外,不過這些有驚無險的事情也讓我的生活豐富起來,雖然難免會有空虛寂寞覺得冷的摸門,但人生能有多少機會這樣闖一闖呢。時間是上帝給人最公平的事情, 如果我沒有勇敢的出來,這五個月在我人生中就是再普通不過的五個月,也許過完五個月又是另外相同的五個月,日日循環。

而來到瑞典工作,改變了我很多,變得堅強、勇敢、獨立,想法也不一樣了,就像我老闆說的,這個工作若能夠讓你的眼睛多睜開一點點、更開闊一點,那就是再值得不過的事情。

十二月的聖誕節,我即將飛到德國柏林去渡過(這個不是德國公主的邀請,讓你們失望了XD),相信這個月也很值得期待,謝謝各位收看,我們下次再見囉。


[蚊子血]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