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白飯粒:

這本書正如你所言完全的合乎我的胃口(當然並不全然是因為通篇充滿了他媽的這個原因),記得以前你經常帶回許多厚重的名著小說像是咆哮山莊、簡愛什麼的,我偶爾拿來讀個幾頁卻又擱上,心裡只想著「真夭壽,這些翻譯人名真長,那些五叔三嬸的關係也太複雜了吧」。因此,當我看到麥田捕手的起頭時,我就忍不住在內心拍起手來,喔這傢伙真是太棒了。

有次的msn閒聊,你第一次提到這本書,你說「也許你現在看晚了點,不過你看了一定會有感同身受的感覺。」的確,我心裡的那個麥田捕手在人生的諸多砥礪之下已經圓滑許多,不過也許現在這時機對我更佳,對於書內的許多細節,我有了更深刻的感受,那個不安靈魂的吶喊以及需索,我除了同理之外,還多體會書中時不時出現的涓滴溫暖。

說到自己體內的那個麥田捕手,在年少的時候常常動不動就出鞘(不是靈魂出竅),現在雖然有比較收斂,不過也常有對混帳事看不過眼的時候,譬如說某個找了一堆小孩來排排坐的穀類廣告,那個廣告常常讓我無法忍耐,一群穿著看來很皇家風的小孩在鏡頭前面扭捏作態的講些「哦」「哇」「好寶貝喔」,那些鏡頭常讓我怒火中燒,片中濃厚的「菁英塑造+假天真」氛圍令我非常不蘇糊,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在講什麼。

還有前陣子的那個三歲小孩也很糟糕,糟糕的不是那個小孩,而是他講的話跟做的事情,在這裡我說一句我的個人直覺(但我希望他的家人不要來告我),這樣的搞一個小孩真的蠻混帳的,那些惺惺作態的話語跟動作,說實話,給我一種「已經吃飽了還要硬塞些東西到胃部去」的不適感。

我曾經試著用緩和的言語想跟別人討論一下類似這些的混帳事情,但是經常招來「有這麼嚴重嗎?」「我覺得蠻可愛的呀」之類的回應,一陣子之後我就知道也許體內的那個麥田捕手還是回家吃自己比較妥當,因此你可以知道當我看到這本書的時候,內心是多麼的喜悅,因為作者能把成人世界的一些枝微末節卻讓我難以忍耐的事情具體的描述出來,那該是有多麼令人(令我?)舒了一口氣。

說到這種能力,張愛玲也是這方面的翹楚,但是看張愛玲的小說會給我帶來尖銳的觸感,很寫實但有某種情感卻被不知不覺的傷害,而看麥田捕手,卻是吐了一口氣的舒適,隱隱地還有著溫暖。

請原諒我書讀得不多,若是比較上有點有點不倫不類,請不要介意。

說回這本書,還有他的私人性(personal)是讓我所欣賞的,比起有結實結構、有強烈意圖要引導讀者情緒的著作,這本小說能讓不同讀者在讀完後,各自擁有自己的那份私人情緒,並不受作者的影響,因為文章中的層次跟個人的生活情境常有結合(至少我是如此),因此每個人讀完都會有獨一無二的獲得。

就像我跟妳說過的,當我在讀這本書的時候,是在給傑米燙頭髮的時候,這本書逗得我樂得很,因此我常會控制不住的發出笑聲(最後還因此得要捏住我的大腿),傑米好奇的問我這本書是在寫什麼,我剎時愣住了,這本書在講些什麼這真的是無從講起,因為什麼劇情都沒有啊,但卻又精彩萬分。

說到私人性的感受,我真他媽的喜歡霍爾頓跟他老妹菲比的相處,因為若霍爾頓是部分的我,那菲比簡直就是你的存在,無論霍爾頓在「還沒那麼絕望」「絕望」「真他媽想死的絕望」之中,菲比都可在非常適當的時機出現,當然這個出現不是指膚淺的出現在某人面前,而是會讓我感覺到「又出現了!」或「終於出現啦!」那種絕佳時機的出現。

因此當我略帶提心吊膽的讀著後半(我可真怕作者最後來給我搞一個老梗到不行的死亡梗),菲比來了一個「出現了!」的時候,我就知道一切沒有什麼好怕的。

就像你的存在,就算只是你坐著(象徵性的)旋轉木馬在那轉著一圈又一圈,都可以讓霍爾頓在雨中開心的狂叫。

 

 

然後一切混帳的或沒那麼混帳的,都變成了可以接受的一部份。

 

 

我想講的大概就是這些而已。

 

 

【蚊子血】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