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裡最好的一點是一切的東西總待在原來的地方不動。誰也不挪移一下位置。你哪怕去十萬次,那個愛斯基摩人依舊抓到兩條魚;那些鳥依舊往南飛;鹿依舊在水邊喝水,牠們的角依舊那麼美麗,牠們的腳依舊那麼又細又好看;還有那個裸露乳房的印地安女人依舊在織同一條毯子。誰也不會改變模樣。

有些事物應該始終保持著老樣子,你應該把它們放進那種大玻璃櫃裡,別去動它們。」           

《麥田捕手》

 

親愛的白飯粒:

一年又過去了,飛也似的又到了我們的生日。三十歲過後,總覺得日子過得很快,也許是因為身邊的人一直在move on,好似身邊的風景全然換了一個樣。

我知道人生的洪流就是這麼一回事,只能持續的往前進,不管你願不願意,隨著每年的過去,我們總越來越往那個方向過去,犯錯之後再修正的代價越來越高,放膽追夢的風險越來越大,於是乎人也變得越來越躊躇,我一個朋友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爸,看著他在臉書上透露著想創業的渴望,我心裡想著若是二十出頭,也許我們早就辭職老闆,豁出去了。

我也是。

雖然還揣著一個夢想,不過心裡越來越忐忑,看著別人成家立業,心裡難免會想著如果當年如何,現在又會如何?

不過請也別為我擔心,在實現夢想的旅程中,我經常是滿足的,那種踏實感是以往當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所沒有的,當老媽偶爾碎念我什麼的,我還能嘻嘻笑的回說「就算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也沒有遺憾耶」之類的渾話。

然而在過生日這天,難免會有點感慨(大概一事無成的人特別容易感慨,科科),幸好我幸運的能夠跟你共享這一天,看著你一家子幸福快樂的模樣,我很是歡喜,我知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課題,不過看你能夠把人生功課做得那麼的棒,我真為你感到高興。

我們無法阻止時光的流逝,但幸好過去的回憶就像是博物館一樣,把一切美好都保留下來(這也是為什麼每年生日都要來一篇感想是一樣的道理)。

那個小阿白還在鏡子前面玩得滿身大汗,滿腦子都是自己幻想的冒險故事,這個小阿蚊也正對著鑲嵌在床頭的那頂寶石皇冠,模擬著王子公主光榮返回的快樂結局。

每當提起這些共同的回憶,我們總是相視而笑。

那些回憶正好好地擺放在我們共同的博物館裡,無論多少次的回顧,他們總是安好的呈現出來,誰也不挪移一下位置,人生在積極進取之際,也需要永恆不變的溫暖。

寒假開始,第四台又重播了一次灌籃高手,我在鏡頭前面看著湘北籃球隊而哈哈大笑之時,突然想起了高中時期的我們,我上樓把我們高中時期共買的灌籃高手又重翻了一遍,三井的三分球照樣那麼的神準,櫻木和流川的鬥嘴是那麼的令人莞爾,安西教練還是照常的呵呵笑,我們高中的一切似乎都包埋在這裡,這麼的安穩、這麼的妥適。

那個喜歡櫻木的小阿白已經為人母,那個尬意三井的小阿蚊也已經長大成人,我們各自歷經了許許多多的挫折以及磨練,往日的夢想以及單純也多少被刨去,不過幸好櫻木依舊充滿熱血、三井還是永不妥協,幸好你和我永遠都是那麼親密的姊妹。

永遠。

 

親愛的你,生日快樂。

 

文【蚊子血】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