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七點多,接到朋友的來電,她是幫噗啾同學的媽媽打電話過來,因為關係有點複雜,所以我用代號兼畫圖示意。普派的媽媽(噗啾同學,小班)→請強森的媽媽(我朋友,大班)打電話→我(噗啾跟普派同學,小班)。普派媽媽想問我噗啾覺得老師如何?我又覺得老師如何?因為普派這學期開始上學,強森媽媽告訴我普派天天被寫聯絡簿,普派的媽媽剛開始覺得是普派的問題,但是天天都看到聯絡簿上有事情,開始覺得是不是老師的要求過高,還是老師是負面思考總是看到孩子的缺點?

普派這小孩我有印象,因為普派曾跟噗啾一起上過兒童美術,但是因為課程家長只能站在外頭看,所以我就是先到別處溜達,等下課時間到再去接噗啾。於是對普派這小孩有印象,但是沒有深入的瞭解。對普派媽媽也有幾面之緣,媽媽也挺客氣和善的,應該也不是怪獸家長。但是重點是噗啾的老師是一位很棒的老師,同一位老師怎麼會有這樣大的不同印象呢?

強森媽媽問我噗啾的聯絡本有常常被寫如何如何嗎?我說老師天天都詳細寫聯絡本,但是幾乎都是讚美的居多,當然也有幾天有提醒,例如說上課玩遊戲,噗啾會因為太興奮而大叫,老師有請噗啾控制一下。強森媽媽說:對,普派媽媽就是說老師總是愛寫這些小事。上課玩得瘋一點也沒啥大不了,小班生而已嘛!更何況如果老師有糾正那就好了啊!幹嘛還寫在聯絡簿上,要跟家長告狀是不是?

噗啾的老師很好,是年輕老師中難得見到有原則的老師。年輕老師我也當過,年輕的老師有理想有熱誠,在實習時就勾勒出教學時的藍圖,也常寫教學計畫想按照自己的理想進行,但是到了教育現場才發現怎麼樣樣都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樣?學生是活生生的,不是教學計畫裡面的那個妳一問他會一答的虛擬人物。

加上教學是要長時間浸治其中才能呈現效果,但是年輕老師需要鼓勵,於是把成就轉投射在學生的喜好身上,學生喜歡我代表我是一位成功的老師。於是容易想當跟學生很麻吉的老師,想當學生嘴裡的超酷老師,這是我剛當老師時的想法。

但是老師的功能不是讓學生喜愛,是要教學生做正確的事情。對的事情不容易做,容易與學生產生對立,更容易讓學生討厭。要當一位能讓學生心甘情願去做對的事情,並且又打從心裡尊敬喜愛的老師並不容易,需要時間磨練技巧,更需要鍛鍊自己的心智,堅持自己的理想,要能忍受寂寞和一時看不見效果的漫長等待。

老師和家長都在做同一件事情,那就是一起扶持孩子成長。但是家長和老師卻常處於對立的關係,特別是這些年來的親師關係更加容易緊張,家長意識抬頭喜歡投訴老師,讓老師們趨於保守,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之下,許多老師棄守當一位傳道授業解惑的人師,改當只會照本宣科的經師。這樣的局面,最後輸掉的是孩子。

不過另一方面,自從我當了媽媽之後,我開始可以體會家長的心情。再加上以前我在學校也看過不少令人搖頭的老師,所以不再單以老師的心態來看待親師溝通的這件事。對老師而言,這位孩子或許只是兩年教學生涯中的過客,但是對所有的父母而言,這位孩子可是每天每夜含辛茹苦一吋一尺養大的心肝寶貝。老師下班了,可能就把孩子的事情拋到腦後,過著自己的生活。但是為人父母沒有下班的時候,孩子的一件小事總是無時無刻縈繞心頭,左思右想就怕哪一個不小心就讓孩子走岔了。

正因為我瞭解這兩個角色的衝突點,也能體會這兩個角色的辛苦之處,所以以下這幾點親師溝通技巧,提出來給大家做參考:

1、老師也是需要鼓勵的:在前往跟老師溝通事情的時候,不要劈頭就質問,老師也有保護機制,一旦老師把防火牆打開,溝通事情可能流於表面,無助於孩子。如果從未跟老師打過照面,可以先聊一些妳所知道老師的措施,表達你也是很贊成某些事情,先取得老師的信任,也呈現出妳平常就有在關心孩子,不是突然的就跳出來質問老師某件事做得不對做得不好。

2、溝通事情直接講重點:我當老師的時候,常常有很多家長來談孩子的事,但是有時談了一個小時,我還是不太清楚家長要談的重點,因為家長講到孩子的事情,總是容易東拉西扯,還有的家長會從幼稚園講起(那時我是四年級的老師),我總是得一再地幫家長拉回來,或是一直幫家長釐清想表達的事情,但是常常我也搞不懂家長在乎的點是哪一個。這樣花時間溝通,但是卻沒有辦法達到效果,而家長回去的時候有時還會覺得老師都沒聽進去他講的話。

3、相信自己和孩子的直覺:老師雖然值得尊敬,但是並不是因為他是老師所以值得尊敬,而是他的所作所為像一個老師,所以我們尊敬她。當她的所作所為有違教育理念與倫理時,人人都可以質疑他。孩子特別瞭解,因為孩子天天都在班上,如果孩子不快樂,或是有其他異常的表現,請立即採取行動。請記得,老師也是人,也會犯錯也會說謊。對於孩子而言,老師是一個權威的象徵,孩子無力挑戰權威,請父母一定要仔細傾聽,注意細節,才能即刻找出問題點。

4、沒有完美的老師,只有適合的老師:在我自己教學生涯裡面,我也面臨幾次被投訴。但是我自己知道我對得起我的良心,更對得起我自己的教學理想。我不是一個完美的老師,但是我確定我可以稱得上是一位對得起學生的老師。(這時候是不是該召喚同事來讚聲一下?XD)但是這是我自我的感覺,或許對有些學生不是如此的感受。我記得我有一年教到一位品學兼優的模範生,他從小就是得獎連連的好學生。他來到我們班上之後,他也非常兢兢業業努力的求取好表現,他一開始就直接問我計分的標準,怎樣可以加分怎樣會被扣分。可是被我教過的學生都知道,我幾乎不用加減分控制學生的行為,因為這樣的班風,讓這位學生感受到非常大的精神壓力與痛苦。他常常主動幫我擦黑板去倒垃圾,做很多的服務,也常舉手發表,主動請纓參加比賽。我總是口頭上大大的讚美他,也真心的為他感受到驕傲。但是他發現我都沒有在分數上實質的回饋,這情況讓他很痛苦。

後來更因為班上同學投票模範生的時候,他落選了。他整個人受到巨大的打擊,他怪罪我沒有幫他美言拉票,更不能瞭解我為何不直接告訴班上同學,老師屬意他當模範生(他媽媽說以前老師都這樣)。後來他爸媽來到學校找我深談,我為他的受傷感覺到很抱歉,但是我無法因為他調整成班級事物項項都以分數計分的改變(我不是行為功能學派的老師)。這件事情上,學生沒有錯,我也沒有錯,只能說我們師生無法搭配出最棒的結果。

每個老師都有人格特質,每個學生也有。師生相聚是緣分,但是有時並不是那麼美好,如果爸媽覺得孩子過得實在很痛苦,我覺得長痛不如短痛,壯士斷腕的換一個老師,搞不好對雙方都是一種解脫。就像男女朋友交往一樣,總是有適合與不適合,提早分手或許才能遇到真愛。

不過也別為孩子找藉口與逃避的路線,適應老師也是學習的一環,就像未來得適應不同性格的老闆一樣,這是社會化必經的過程。只不過孩子還在學習,如果真的不適合就提早換,不要痛苦的堅持走完兩年或更久的學習生涯。

親師相處是一門藝術,我對噗啾的老師也是鼓勵與溝通並進。偶爾把孩子的優良表現歸功到老師身上,我想老師們都會更賣力的為孩子付出。偶爾的意見不同,委婉但堅持的溝通,也會讓老師努力去找出解決的方法。就像跳雙人舞,只要舞伴不是在跳華爾滋的時候要來亂的堅持搜摟MJ的月球漫步,那麼有節奏的你進我退,我進你退。和諧的舞步帶來良好的親師溝通,最大的贏家就是孩子。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