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三噗啾學校舉行Ending闖關活動。早上噗啾出門前特別叮嚀我要到校看她闖關。父女出門之後,我稍微打掃一下家裡,就趕緊打包尼歐趕到噗啾學校看她闖關。

學校的闖關活動很用心,老師們設計的每一個關卡都結合了這學期的主題活動,例如有一關是製作小瓢蟲。小朋友要自己剪下老師事先畫好的兩個圓,然後再對折剪成一半,用釘書機訂好之後,再把彩色的圓圈貼紙對稱的貼在瓢蟲翅膀上。看似不難,但是裡頭要用到的技巧可不少,小朋友要能利用手部肌肉穩定的把圓剪下來,還得懂得對折的意思,還得會使用釘書機,最後要貼上圓圈還得知道對稱的意思才能順利闖關成功。還有關卡得自己榨檸檬汁,切香蕉、小黃瓜和小蕃茄,這關卡除了訓練手眼協調之外,還得靈活運用手腕與手臂的肌肉,主要是為未來的握筆做準備。其他的還有葉子拓印、洗菜打蛋自己煎出一個蛋餅、製作小書....等很有趣的關卡。

我一邊陪噗啾闖關一邊幫她拍照,還得一邊照顧正值什麼都好奇的尼歐。剛開始一切都很順利,尼歐也很配合在一旁欣賞姊姊闖關,一個小時過去之後,尼歐開始覺得無聊,一直想要跑到遊戲場玩耍。因為闖關需要排隊,所以我常得留下噗啾獨自一人排隊,我跑去抓那個有機會就偷溜的尼歐。後來尼歐可能是累了,也可能是被抓回來太多次很生氣,乾脆就坐在地上生氣不願意站起來。

因為活動一直在進行,我好言安慰尼歐,他只是很委屈的哭著,或是帶著哽咽的說:「要去溜滑梯。」不論我怎麼請他等一下,他都不願意。後來我只好一直抱著尼歐陪噗啾闖關,但是尼歐已經十幾公斤,對我是一個沈重的負荷,加上我脊椎側彎,所以我抱得很辛苦。

那時正值噗啾在製作葉子拓印,因為快要抱不住尼歐,所以我一直出聲催促噗啾做快一點,還有一個關卡要闖。可能是我一直急迫的催她,噗啾一個不小心把藍色的水彩筆擱到黃色的水彩盤上,我登時叫了一聲「唉呀!妳有沒有小心?」可能是被我一叫嚇到,噗啾手中的水彩筆就停在半空中不知道該放回原來的藍色盤子還是要放到已經被污染的黃色盤子。噗啾的拓印闖關出了小意外,而在手上的尼歐又重又不安份的讓人抱著,加上炎熱的夏天,剎時腦中的理智一絲都不剩,我只想抓狂的大發脾氣。

不是針對噗啾的意外,也不是針對尼歐的不配合,就只是想單純的放聲大叫。好在我的喉嚨那時很乾(才怪,是丟不起這個臉吧~),我只是站在那邊說:「好了好了,弄錯就弄錯了。媽咪去請老師來處理。」可能口氣非常的不耐煩,或是臉上已經出現了殺氣,排在噗啾後頭準備闖關的Melody媽咪突然拍拍我的肩膀對我說:「Amber媽咪,我看妳先帶弟弟回去休息好了。我可以帶Amber闖關。」

聽到她這句話,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點想哭,好在跟Melody媽咪已經很熟,讓她看到也不會太害羞。她還摟了一下我的肩膀溫柔的說:「不要擔心。」我清清喉嚨說:「這樣好嗎?妳還要顧妹妹。」Melody媽咪指著不遠處說:「今天爸爸有來,他可以顧妹妹。我帶Amber和Melody闖關沒問題。」我還在猶豫時,Melody媽咪已經拿起噗啾的畫筆說:「阿姨幫妳把畫筆和盤子洗一洗好嗎?還有弟弟已經累了,媽咪要先帶弟弟回去休息,阿姨帶妳跟Melody闖關好嗎?」噗啾大概想逃離快要抓狂的老母所以乖巧的點點頭。

我蹲下來問噗啾:「妳可以嗎?」「沒問題,只剩下一關而已。」「真的嗎?」「真的啦!」因為噗啾貼心的回答,我又變回了正常的媽媽,開始依依不捨了起來,一直在那邊蹉跎著不肯走。後來是尼歐13kg的體重提醒我已經抱不住他了,才跟噗啾擁抱告別,一步三回首的離開。

咬緊牙根吃力的走到了停車場,快速把尼歐安置到安全座椅上,邊扣安全帶邊叨念:「弟弟,你都不配合一下,你看姊姊要自己一個人闖關了。請你忍耐一下你也不願意....」一邊碎念一邊坐上座位開車離開。第一個紅燈停下來時,我從後照鏡一看,尼歐已經沈沈的睡去。這可憐的小子應該也是累壞了吧!

開車回家的路途上,自我感覺非常不良好,有兩邊都搞砸了的感覺。內心充滿愧疚覺得對不起噗啾,想著沒陪她闖關完成,闖關的過程又對她缺乏耐性。另一方面又覺得沒有安置好尼歐,拖著他這邊過來那邊過去的瞎闖,讓這小子累成這樣又感覺一無收穫。

思緒就這樣不停的責備自己,覺得沒當好雙子媽,能力不足的自己讓兩小受苦。然後又忍不住事後諸葛的在那邊沙盤推演,如果一開始先這樣,然後這樣,再來這樣,會不會比較好。還是先那樣再這樣,再接那樣就可能會成功。折騰半天,到後來就只能深嘆一口氣想著:「不管怎樣,我現在就是坐在車上,什麼都沒做好。」

又要陷入當阿母的人難免會出現的罪惡感時,我望見了我手臂上的壓痕,那是抱著尼歐陪噗啾闖關時被尼歐的衣服縐折壓出的印子。從壓痕可以看得出我抱尼歐的吃力,都過了二十幾分鐘壓痕還未消失,然後我就對自己說:「好了啦~就原諒白飯粒吧!妳看她也是很努力了呀!」

當雙子媽不容易,不管再怎樣努力總是覺得好像虧待了某一位,兩個小孩像三明治的土司般都想緊緊夾住媽咪。不要以為眾星拱月是幸福,能劈腿愛人需要超能力,要隨傳隨到三個願望一次滿足得有見達出奇蛋的創意。兩個都是最愛,哪一個失望對阿母來說都像考了不及格的成績單。

一直到後來我才體會到要當好三明治阿母,要的不是超能力,需要的是粗線條的神經與屢敗屢戰的勇氣。養小孩是長期抗戰,不會因為一次沒做好就得砍掉重練,更不需要戰戰兢兢的規劃每一個步驟,把自己逼瘋沒有什麼好處。搞砸了就記取教訓下次再來,反正小孩總是會想出新關卡,不用怕沒怪可打,只要爸媽身心健全,總是能全身而退,最重要的是要享受當下,愛小孩比為他們做什麼重要多了。而且換個角度想,沒有超人阿母對小孩來說或許是個幸福,靠自己打拼才不會未來因為一個月沒有五萬得回來伸手要錢。(這樣酸還可以去吃原燒嗎?)

噗啾放學回來之後,我問她之後闖關很順利嗎?她說:「很順利啊~而且沒有人叫我快一點,我煎蛋煎得很漂亮喔。」(妳這樣講,是打算要阿母把妳放生了是不是?)雖然阿母我被打臉,但是因為自己理虧不便發作,只好醞釀一下等阿東回來一次爆發好了,專攻別人的爸爸都有請假去陪小孩闖關這主題。(安捏甘丟?)

 

文【白飯粒】

 

IMG_3519-vert     

有圖有真相,以後要孝順阿母蛤~(手機拍得不好,一點都不震撼,以後應該不會理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insyeh 的頭像
twinsyeh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