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晚上我在廚房洗碗,這時間通常都是噗啾練琴的時間。我聽見在客廳的父女倆有點小爭執,好像噗啾彈完了之後,爸爸覺得不好要她再彈一次,噗啾不高興的說:「你不是說再彈一次就好?」爸爸回:「妳覺得這樣OK嗎?如果妳自己覺得這樣就可以了,那就不要彈了。」話雖這樣說,但是聽都聽得出來爸爸的意思。噗啾沒有回答這問題,只是一直重複的說:「你不是說再彈一次就好了?」這段話讓爸爸有點不高興,就說:「好,那妳不要彈就下來。如果妳覺得練琴這麼痛苦,那可以不要學了沒有關係。」說完這段話之後,他爸爸就走掉了。留下噗啾一個人在客廳,我在廚房雖然水聲不小,但是我也知道客廳是一片寂靜。

果不其然,我洗完碗到客廳看到一位小女孩坐在椅子上生氣。我對噗啾說:「好啦,姊姊,我們該來複習功課了。」。老師固定是每週二考聽寫,所以噗啾也固定是週日晚上複習一次,週一晚上考前再複習一次。我話說完,看小女生依然聞風不動,我對噗啾說:「彈琴的事情我們待會再談,現在妳要我幫妳複習聽寫嗎?」噗啾依然沒有理我,繼續生悶氣,我也不勉強她,就留下一句話:「姊姊,九點鐘時間到就要上床睡覺喔。如果那時妳想要媽媽幫妳複習也沒辦法了。」噗啾一聽又更怒了,咚咚咚的跑回自己的房間把門用力關起來。

八點四十五分,我敲她房門進去看她,噗啾用棉被把自己蓋著還在生氣。我跟她說:「姊姊刷牙的時間到了,該去刷牙準備睡覺了。」她還是不理我,我知道按照她的個性如果不去哄她,她會繼續堅持下去,我把棉被掀開對她說:「好了啦,快去刷牙。妳再鬧下去媽媽也要生氣了。」她才對我說:「媽咪,我的聽寫.....」「先去刷牙,再看時間怎樣。」她盥洗完之後離九點只剩幾分鐘,我只能讓她快速把生字看過一遍,抱抱她之後就趕她上床去睡覺了。

隔天放學,噗啾上車之後,尼歐突然問她:「姊姊,妳的作業有帶回來嗎?」原來是昨天噗啾忘了把英文作業帶到學校去,被老師罰抄寫,尼歐把這件事記住了,所以關心地問了姊姊。噗啾很有把握的說:「當然都帶了啊!」沒想到回家之後,噗啾正準備寫功課,突然很慌張地跑來找我:「媽咪,我的作業放在學校忘了帶回來。」「哪一項作業?」「全部!」話說完之後,噗啾的眼淚就流了下來。噗啾有一個A4大小的透明拉鍊袋,她會把回家作業和聯絡本都放在拉鍊袋裡,那一整包拉鍊袋都放在學校了。

我對她表明沒有辦法載她回學校拿,因為開班親會的時候老師有明文規定忘了帶作業是不能再回學校拿的,噗啾自己也知道這規定,但是她一直哭著盧我要我載她回去學校拿,我一再拒絕她,她到最後是哭著幾乎是跪下的抱著我的腿說:「媽咪,我拜託妳,妳就原諒我一次。我以後不會忘記了。給我一次機會,拜託妳。」我還是拒絕了她,一再重複這是老師的規定,而且跟她說就算我載她回學校,老師也在教室也不會讓她把作業帶回家的。但是固執的噗啾什麼都聽不進去,就是要我載她回學校拿作業。這一盧就是快兩個小時,她的眼睛哭得好腫連眼白都是血絲,又一直抱著我哭,我只好跟她說:「好,媽咪載妳回學校拿。但是妳一下車媽媽就會打電話給老師,請老師親自跟妳再說一次規定。」到了學校,我在校門口等她,想當然爾噗啾一定是空手而回,而且還被老師罰了抄寫。但是噗啾這時候卻冷靜了下來,她回家之後,打開抄寫本很認真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寫起來,我看著她的背影內心很捨不得。

隔天週三,我在車上等噗啾放學,看她遠遠的在人行道上走路一付想哭的樣子。噗啾開了車門,第一句話就是:「媽咪,我聽寫考不好,考了78分。」其實週一晚上,我就有心理準備這個結果,於是我沒說什麼,噗啾在後座忍著眼淚不敢哭。回到家之後,我請她把今天的作業拿出來,噗啾說:「週二作業沒帶回家的今天要補完。還有今天原來的作業,可能要寫很久。」我說:「還有聽寫要訂正對不對?」「對,老師說我考不好,本來一個字訂正三次,老師要我寫一整行。」我看著老師用紅筆把錯字寫出來總共有11行,這麼龐大的作業份量,我都要替噗啾尖叫了。

我對噗啾說:「姊姊,媽咪看妳今天下午的泳課要請假了。不然作業寫不完。」她點點頭,便開始埋頭努力。

噗啾上了小學之後,一直是一個很棒的小孩。回家第一件事情一定是寫作業,她都會完成作業之後才去玩耍,對於閱讀也有很大熱忱。上學期的第一個月我還會坐在旁邊盯她寫功課,後來我發現我一直很難控制自己不出聲提醒她哪裡寫錯或是寫不好,所以我就自動離開,都等到她全部完成了再看。就算完成之後我沒幫她挑醜字,她的國字都寫得蠻端正,可以拿到甲上。如果幫她挑字,就會拿到甲上上。數學則是都沒讓她偷跑,一直跟著老師的進度慢慢學,成績雖然不是兩百一百九十九,但是還是可以保持中上,我跟阿東對於分數不錙銖必較,只要確定她每個單元都真的懂了就好。

她的學習動力來自她的自尊心,她算是很自動而且蠻認真的小孩,所以我們除了他的作業之外,額外都沒有給她寫測驗卷或是加強,讓她自己安排課後的時間,小學生活對她而言是很快活的。每天我去接她放學,她上車我問她的第一句話一定是:「姊姊,今天過得如何?開心嗎?」她總是神采飛揚的回答:「很開心,因為......」她可以不停歇的一直講學校的事同學的事課堂上的事到我開了家裡面的門,她還停不下來。但是這一週我去接她,卻常接到一隻非常憂愁的小苦瓜。事情沒做好,讓上學的滋味都變了樣。

終於在晚餐前,她把所有的功課都寫完補完了。在吃晚餐的時候,我看著噗啾說:「姊姊,妳有沒有發現妳的一頓脾氣代價好大呀!」噗啾愣了一下,沒會意過來。我接著說:「星期一晚上妳是不是因為練琴跟爸爸不高興,後來生氣沒有複習功課?」「是。」「沒複習考得很差,今天才需要訂正這麼久,也因為要訂正這麼久,所以沒辦法上泳課,所以可能要週六的時候去找教練補課,又耽誤了週六的行程安排。」噗啾沒說話,點點頭。

「每週游泳是妳開心的時間,是不是?」「對啊。」「妳改成週六補課,妳熟悉的泳班同學都沒來,補這堂課也就沒那麼好玩有趣了,這也是週一沒複習功課的影響。」我停了一下又說:「本來只是一件小事,卻因為這件小事影響到好多事情,讓後面所有的事情都不能按照原來的計劃進行了,妳覺得這生氣的代價大不大?」噗啾又點點頭。

「姊姊,妳可以生氣。每個人都有想要生氣的時候,媽媽也常常生氣。」我接著說:「但是媽媽生氣的時候,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停下來就拼命生氣嗎?媽媽還是照常洗菜煮飯接送你們,該做的事情一樣都沒有漏掉。如果媽媽都不管了,就一直生氣,那你們要怎麼辦?」噗啾笑了,她回說:「我們就要餓肚子了。」「對啊,所以姊姊當妳生氣的時候可以發洩出來,但是不要把時間拉得很長花很多時間在生氣。也不要生氣了,就什麼事都不管了,沒有可以都不管的,到最後妳還是得要收拾後果。」

噗啾雖然沒說話,但是好像聽懂了。我就想跟她說一下蝴蝶效應:「姊姊,如果有一隻蝴蝶在巴西拍翅膀,結果在美國刮起龍捲風,妳覺得可能嗎?」「巴西在哪裡?」「嗯.....那有一隻蝴蝶在台北拍翅膀,結果台南出現龍捲風,妳覺得有可能嗎?」「我不懂。」「就是一隻蝴蝶在很遠的地方拍翅膀,例如在山上。結果我們這裡就起了超大的風。」「因為蝴蝶拍的翅膀嗎?」「對啊,妳覺得可能嗎?」「不可能吧?我不知道耶。」「對啊,應該是不可能的事啊,但是誰想得到妳週一晚上發了一頓脾氣,結果週三連泳課都沒辦法去上了呢?」「嘻嘻。」「所以每一件很小的事都有可能變成大事,妳現在做的每一件小事都有可能影響到妳的未來的事情,所以我們要認真看待每一件小事喔。」

我猜噗啾可能知道事情的經過,但是六歲的她應該很難理解這整串事情的關聯,但是至少從這次的震撼教育當中,她有學到一些事情。我很喜歡噗啾老師講過的一句話:「成長就是挫折感與成就感交織的過程。」陪著噗啾經歷事情,陪著她面對挫折,陪著她體會難受,我覺得我自己更瞭解長大是怎麼一回事。

我常藉著噗啾的事情回想我自己的成長過程,我也曾經作業沒有帶回家,又狂奔回學校拿但是教室已經鎖起來了,隔天我就起了一個大早,七點就到學校趕緊把作業補寫完。還有五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因為迷看鏡花緣,一直想一天把它看完,所以沒有背課文。隔天老師考默寫,只考了20分,老師特別把20的0寫得超大(剛拿到的時候我以為是0分,那恐怖的感覺我現在還沒忘掉),回家之後戰戰兢兢的拿給爸爸簽名(當然不敢拿給媽媽,會被打死),我那親愛的老爸不但沒有責罰我,他還幽默地把他自己的名字簽在那個超級大0裡面。爸爸那次的反應讓我如釋重負,不但如此,之後都不敢再放肆了。

陪小孩長大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因為有時要去勉強他,有時要狠心的讓她去面對挫折,有時又要安慰她鼓勵她,這中間總是難免會有很多衝突拉扯,但是誠如噗啾老師說的:「成長沒有捷徑。」當父母的也沒有捷徑,我跟阿東也只能邊陪伴邊學習邊努力的往前走,希望噗啾和尼歐長大之後,回憶起自己的小時候,也能如我一般感覺到爸媽對我們的關心與愛。

 

文  白飯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insyeh 的頭像
twinsyeh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