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第二天晚上,我們前往跑馬地馬場賭一場馬。我和蚊子血從來就不是好運的人,所以對這類需要極佳運氣的賭博遊戲通常敬謝不敏。在台灣我們連樂透看上十幾億都沒動過發財的念頭,為什麼到香港短短這幾天還要特別抽空到跑馬地看一場馬呢?因為我們要玩哥哥玩過的東西,要去哥哥去過的地方。哥哥在2001年開春的時候,曾經和唐先生一起到馬場跑一場馬預祝來年順順利利,那我們當然也要來享受一下哥哥當初和唐先生聯袂到馬場的氣息囉。


哥哥雖然貴為香港的「天皇巨星」(或許這個詞我們聽起來拗口,但是香港的娛樂報可是很喜歡這個詞,而且不是隨隨便便就安插在明星身上的呦!),但是他在馬場的時候,還是孩子氣的上前向財神爺討個小紅包圖個吉利的兆頭,財神爺還被哥哥淘氣的揶揄了一下。


我和蚊子血經過早上和下午到中環的血拼之旅之後,兩個人都掩不住疲倦的神情,(天啊!現在才知道血拼真的會累死人。)坐著銅鑼灣的雙層電車一路叮叮噹噹的晃到了跑馬地馬場,花了港幣二十元買了兩張彩票,每匹馬我們都不認識,我按照自己的喜好選了一匹叫「勇敢」的馬,我們帶著一顆愛哥哥的心,勇敢的追尋著自己的夢、自己的愛,或許不被理解,但是我們懂得這股愛漸漸變成一股勇氣,讓我們能夠勇敢的面對生活中許多粗糙的所有,因為有夢想的人是勇敢的。而蚊子血選了一匹叫「大四喜」,選這匹馬的理由更簡單,因為哥哥拍過一個賀歲的電影,名字就叫「大四喜」。買了彩票之後,我們帶著掩不住疲憊的神情在馬場外面拍照,其實我們的心裡還是帶著興奮的,但是那時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直想睡覺,結果我的馬跑得很爛,大概也是被我們懶洋洋的精神感染吧!哈哈。
↓↓↓↓下面的對白還真的是一整個甜美的妄想啊。


雖然槓龜聲連連,但是我們還是得玩玩馬才能甘心的走。


聽不懂粵語的我們,不管馬場裡面的播報人在吼什麼,在緊張什麼,我們就是在大家屏氣凝神看著跑馬螢幕的時候,大剌剌的走向一匹傳說中的「常勝神馬」,發洩我們槓龜的鳥氣。


其實在馬場裡面,我們看著綠油油的跑馬場地,心早就飛到地球的另一端阿根廷去了,在「春光乍洩」裡面,何寶榮與黎耀輝到阿根廷去跑馬那場戲,我印象十分的深刻,雖然我和蚊子血還搞笑的在香港的跑馬地裡重演了一遍,(如果DV搞好,就可以把影片放上來),其實我是很懂得那個意思。雖然在遠遠的阿根廷,何寶榮和黎耀輝就像兩個無根的浪人一般漂泊無謂,但是他們還是挑選了家鄉香港的娛樂來慰藉自己內心最深層的渴望,在阿根廷賽馬當然跟在香港賽馬絕對不會一樣,但這世界的時空又怎麼能重複的再現呢?就像我們在跑馬地看賽馬,也絕對不會和哥哥在2001年那時一樣,但是跟何寶榮黎耀輝一樣,我們要尋找的也只是那風中偶爾殘存的感覺,或是情緒上的安慰,無所謂有沒有意義,至少,至少在那裡恍惚當中我們也聽到了哥哥對財神爺開的玩笑吧!

其實,真有那麼一點,是值得了。

文【白飯粒】圖OS【蚊子血】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