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血:
 今晚媽媽突然間腹痛得厲害,我和爸爸忙了一陣也無法減輕媽媽的疼痛,在我堅持之下,終於在這全台停班停課風雨交加的夜晚,前往掛急診。
 
  到了急診室,見到了護士,我急著向護士說明情況,尚未說完,護士便開口:「不用說了,反正先量血壓。」後來量完血壓之後,我們又呆等了一會,看著媽媽因為疼痛的關係而無法坐著,也無法站著,我實在是非常的著急,而現場的護士們卻視若無睹的在一旁做著自己的事情。
 
  醫生終於來了,問了一下病情,爸爸急著向醫生說明症狀,媽媽自己也說了幾句,我也把我所知道的告訴了醫生,我們盡我們能的想詳細的向醫生描述情況,而醫生卻快速寫完病例,告訴我們現場只能打止痛針,其餘的檢查工作都得在其他時候去掛門診才能檢查。
 
  我對急診的流程並不清楚,我也相信醫生和護士都為我們做了最好的處理,但是媽媽疼痛的模樣卻讓我和爸爸感到十分的無助。止痛針打了,過了十五分鐘,媽媽的疼痛依舊,我急忙去找護士說明,護士說那就再打一針,媽媽這時卻拒絕了。她說她可以忍耐不願意再打一針,於是我和爸爸只得看著媽媽躺在急診的病床上,微弱的呻吟著。
 
  我坐在病床旁呆呆的望著前方,早上六點多去上班,到晚上七點下班的疲倦,讓我無法多想。此時,隔壁小兒科急診室有一位小孩正在大聲哭喊:「媽媽~~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打針啊媽媽~~我不要啊~~」,我聽著這個孩子的哭嚎,我也有一股衝動想放聲大哭,無助的感覺襲上全身。
 
  我也不要,如果可以的話。
 
  我不要媽媽如此的疼痛,我也不要這種醫療體系下的冷漠,我也不要在這風雨交加的夜裡胡思亂想一些可怕的念頭。

 我知道醫生護士都累了,凌晨的急診室非常的安靜,尤其是在這種颱風夜裡。我望著兩張有著病人的床,想起了邱小妹妹,我似乎可以體會那種心情,而我們的確是幸運得多了。醫生睡了,護士剩下一位,我和爸爸還焦慮的等在床邊,每隔兩分鐘便問媽媽一句:「好點了嗎?還會痛嗎?」媽媽輕輕的點了點頭說:「我想回家了。」

 小兒科急診的那位孩子睡了,打針的疼痛已經消失,我扶著媽媽緩緩的坐上爸爸的車子,心裡想著:「該叫第一志願前五名的弟弟考慮念醫學院了,至少……至少在媽媽生病的時候,他還能體會這樣的感受。」

除了痛之外,還是痛。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