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哥哥:
嗨,你好嗎?

每到這時候,我們寄信到你家的時候,你一定就知道我們來祝你生日快樂了。今年的你和往常一樣快樂嗎?還是更快樂一點呢?我們則是一年比一年快樂喔,而且我們今年又比去年更加進步了。你是不是聽了也很開心呢?

雖然這兩年來,我們姊妹兩個一直彼此鼓勵,互相打氣。但是有時候難免會覺得寂寞,尤其是關於你的新聞越來越少,這種感覺會越來越強烈。人是一種很奇妙的動物,我和蚊子血從香港回來的第一天,就馬上想要再回到香港去。但是在香港的時候,卻處處感到孤單,就算是站在你家門口,靜靜的往你的門口望去,感覺還是那麼的孤單,是不是很奇妙呢?

今年蚊子血和我談起是否在明年的冬天還要到你家去一趟,對我而言,這個問題就算問我一百次,我永遠也只有一個答案。連續兩年的冬天去看你,由第一次的興奮,到第二次的落寞,到現在漸漸感到遲疑,我們不是不再愛你了,也不是感覺變淡了,相反的,時間的輪子往前轉去,我們的思念就往上加成,只是我們漸漸的發現,就算是近在你家門前,你的氣息也淡了。

你不在這裡了不是嗎?

你一定很訝異我們這麼想,是的,我們發現了。但是這並不是突然的驚醒或是夢想的破滅,甚至是殘酷的面對,而是每個人必定會有這麼一天,我們知道你是睡了。睡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但是我們知道有一天,我們必定會再相見,當那天來臨的時候,你睜開眼的時候,你要對我們說什麼呢?

我還是會對你說:嗨,你好嗎?哥哥。終於見面了。

哥哥,我想告訴你:「我每逢想念你,就感謝我的神」(腓1:3)能想念,就是一種幸福,不是嗎?

祝你  四十九歲生日快樂。永遠快樂。

文【白飯粒】


新附上的照片是我們獻給哥哥的花和信。
正在包裝的花,是粉紅色和金黃色的玫瑰。第一次去哥哥家獻花,也是挑這兩種顏色。



這是給哥哥的信,雖然很模糊,但是勉強看得出來寫「白飯粒和蚊子血」,收信人寫「哥哥」。


早上十點多,這束花安靜的躺在哥哥家門口,帶著我們姊妹濃濃的心意。


熟悉的大門,熟悉的白牆,熟悉的黃色舊地毯,永不會忘記的地方。


最後再看一眼,哥哥下次再來找你喔,生日快樂。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