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血:

最近我有一位同事因為先生長期到大陸去工作,導致婚姻出現了一些問題。因為這些問題,她的精神狀態並不是很好。後來她看了醫生,竟然是罹患了憂鬱症,這一陣子她吃藥下來的結果,情況似乎更糟。


上次她載小孩到學校來的途中,在無意識之下,竟然狂踩油門,撞上了前面的車子,她的額頭也受了傷,兩個孩子則是在車內尖叫不停。我們知道了都很心疼她,也很心疼孩子。

這一陣子可能是季節的關係,她的病情更加重了。現在已經無法到學校來上課,甚至打電話到學校來請假也沒辦法,她無法和人交談,每天一定要到破曉才能闔眼休息,我不知道每天的漫漫長夜有多難熬,我更不能體會她所承受的痛苦。


但是她讓我想到了我們的摯愛哥哥。也是在這樣的季節裡,他離開了我們,在這個人人都歌頌期待的春天裡。哥哥是我們心裡永遠的傷口,不管過了多久,永遠也不會癒合,差別只是在流出來的現在已沒有血。

我也相信這位同事如果沒有辦法撐過去,她也將是家人心中永遠的傷口,憂鬱症這種疾病比癌症更可怕,沒有吃藥時感覺難受,吃完藥感覺更糟,一日復一日連笑的滋味都遺忘了。我同事原本是一位很樂觀開朗的人,她和她先生相戀了十一年才結婚,生活美滿經濟無虞,孩子乖巧聽話,原本是人生最美麗的一幅圖畫,如今已經開始褪色。

人生有許多的難關,不論是早遇到晚遇到,我們一定有屬於自己的瓶頸。某段日子裡,我們的路會越走越窄,越走越沒希望,此時,妳會想到什麼?

我很慶幸我在我還年輕的時候,讓我遭遇到人生的第一個隘口。那時的我把愛情當成唯一,尤其面對經營了四年的初戀結束於劈腿這件事情上,我的痛苦和悲傷淹沒了我對未來的期待,淹沒了我考上研究所的喜悅。那一陣子的我,每天無法進食,只要吃東西就吐,哭著醒來哭著睡著。課也無法上,作業也無法交,甚至走在路上,莫名其妙就在人行道上哭了出來。

那時我以為我一定撐不過來了。

但是,每當我這樣以為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已經擠過那最狹窄的地方。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天早上,我突然醒了。就這樣,過去的那一切就轟隆隆的瓦解掉了,那壓迫我無法呼吸的山壁就這樣碎裂了。在我眼前是一片狼籍的前方,但也是一片荒涼待開墾的新天地,就這樣,我又開始捲起衣袖往前行。

這樣說來或許很簡單,但是讓我醒來的那個理由實在很簡單。我只是想著「就不要了」,就這樣,又讓我可以拋掉那些過去的包袱往前走了。

第二個隘口在三年之後又向我襲來,正當我以為前途如同我規劃裡的那麼順利時,我在甄試中落榜了。那時的日子過得真是可怕,每天在自我否定當中活著,每天面對的都是負面的消息,加上前途茫茫,讓我內心充滿恐懼,甚至懷疑自己的能力與存在的意義。不知道像我這樣「一無是處」的人,為何還在這世界上苟活。

還是可以吃可以睡,但是清醒的時候,都找一些不相干的事情麻醉自己,再加上那年又是哥哥離開我們的那一年,內外的交擊,讓我萌生逃避的念頭。想躲到任何一個人都找不到我的地方,不敢接電話,不敢與朋友見面,甚至連家人的關懷也感到恐懼。

後來在爸媽的要求之下,我搬回了家裡。那一段日子,爸媽要我任何事情都不要去想,也不准再讓我參加任何一場的考試。每天早上把我叫醒跟他們去運動,澆花種草,下午看自己想看的書,四處走一走。但是最重要的是,靠著耶和華的愛,讓我又找到了原來的那個我。

我再度把以前的我放下,不管自己以前努力了多久,花了多少時間,不管是不是不甘心,我都再度不要了。雙手空空的繼續往未來前進,雖然這一路上我也頻頻的回頭看著自己丟下的那些東西,而感到十分的可惜,但是漸漸的我發現前面頭的路上讓我雙手又開始滿了起來。

人生永遠都有料想不到的意外一直在發生,再如何的武裝永遠抵不過襲擊而來的悲傷和恐懼,與其讓自己一直奮力的堅強起來,不如接受自己某方面的無能為力與脆弱,就讓這些打擊把我們打倒在地吧!就躺在地上盡情的哭泣盡情的一無所有吧!


這種倒地也是一種休息,總有一天我們會突然的醒來,再度接受自己空空的雙手,繼續的往前方走去。我們總是得要讓自己這麼的不可思議才行,路上陷阱那麼多再多的武器也不夠用,那麼就安然的接受失敗吧!然後靜靜等著痊癒的一天,再度帶著代表光輝戰役的傷痕往最終的那個點馳去。

柳暗花明不只是一句成語而已,「那一村」永遠溫著一壺茶在等著我們。

 

文【白飯粒】

圖:【<mountain pass>,作者G.W. Megrail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