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本文是在等尼歐上蒙式課程的時候,我隨筆寫在粉絲頁裡。本來只是想牢騷一下,所以文章很短,不過蚊子血說部落格已經許久沒更新了。這等小文也就端上來了。段落格式很怪,因為是從臉書上貼過來的。請大家多包涵。

昨天阿東要上班前叮嚀我:「今天是週年慶禮券使用的最後一天,一定要去把它用掉。」於是不到11點我就在巨城的車道前排隊,準備利用接噗啾前的一個小時,把這一疊禮券用豪邁的姿勢把他們全花掉

悲劇發生在拿停車票卡的時候,天兵的手殘人生又來了。一個手滑那可惡的黃色小票幣就這樣掉了。我在車內趕緊打入P檔,拉上手煞車,開了車門下去找。

太利落了這小黃幣,竟然剛好滾進車底,那距離正好是我短手臂搆不到的地方。我蹲在車邊內心充滿狗屎(翻譯成白話就是shit一直罵)。後輛車主不耐煩,按下車窗問我:「怎麼啦?」我說我的票幣掉進車底,他也有點傻眼,但是他還是停下車來幫我撿。結論是他只是證明了我的手臂沒有特別短,身高看起來蠻高的他也撿不到。

我望著排了滿車道的車子,裡面載著趕著要進巨城花掉會咬人的禮卷的顧客(這句話是我自己的解讀,禮券是無辜的,它們很有禮貌不咬人)。我無法再為了那渺小又不聽話的小黃幣耽擱大家珍貴的血拼時間,於是趕緊把車往下開到停車場裡去。

在B3停好車之後,一直在裡面找尋保全想請人家幫我解決這可能是巨城開幕以來最蠢的一件事。但是保全們這時卻全不見蹤影,我唯一能商量的對象只有三歲五個月的尼歐。

尼歐簡潔的給我一個建議:「趕快去撿回來。」很好,一針見血。

於是我站在車道旁往上看著一輛接一輛無止盡的車子往下開,悄悄地移動筋骨做點暖身。機會來了,車龍突然被截斷,我猜這時應該是入口的警衛把車子堵著,讓行人過馬路的時候。於是我帶著已經暖身好的身體和一個隨時可以快速行動的幼兒(尼歐自從去上了體操課之後,一直把自己當成超人),往車道衝上去。

像是龍舟競賽般,我在下一輛車抵達票卡亭前,華麗的奪標了。但是那枚淘氣的小黃幣卻還是躺在這輛車的車底,車主用很警戒的眼神看著我詭異的行為,我只能開口解釋票卡事件,但是話才講到一半,這位車主就把車開走了。(好想唱法拉利姐的歌:冷風吹進我的洞.....你的無情讓我心痛)

像是怕被卡位般的,車子一輛接一輛沒有止息的開過,每個車子經過的空檔我都可以瞄到小黃幣躺在地上,那姿勢像是對我說:「哈哈,你看你.....」

終於又到了入口警衛發威截斷車流的時候了,我趕緊一個箭步衝出去把那該碎屍萬段的小黃幣撿起,碎屍萬段只是氣話,把它撿起時是像求婚鑽戒一樣的把它揣在手心裡:「除非出巨城,否則你休想和我分手!」

解決了一個,下一個難題接著來到。我要如何再度動如脫兔的下到停車場去,環顧四周地形,也只剩下再度走車道下去一途。本想等到警衛再度發威,結果一位佛心來的車主主動按下車窗問我要搭便車嗎?在等什麼。我把前面很艱辛的過程濃縮成一小段,告訴他我必須走車道下去。他說:「這樣實在太危險了。我幫你擋著車子,妳快點帶著小孩走下去吧。」

於是這位佛心來著的車主不顧後方按喇叭的車子,硬是把車子停在票亭的柵欄前,等到我跟尼歐消失在車道上,他才把車子往下開。

一個天兵的小動作讓這麼多人麻煩,我真的懂新聞裡面某些人會讓坦克炸掉或是整個正在蓋的建築起火絕對不是故意的。

我脫險回家之後,跟一位朋友聊到這件事。好友驚訝地說:「妳幹嘛這樣大費周章地回去撿?票幣不見只要到車道出口付一百元工本費,然後拿車子的行照給他證明是車主本人就好了啊!你這樣做實在太危險了。」我問她怎麼知道這麼詳細的步驟。

她停頓一下,悠悠的說:「這些資訊都來自於妳,妳忘了你在巨城已經丟掉兩次票幣了嗎?」

聽到這種回答,我只能回:「本宮乏了,跪安吧!」

 

文:白飯粒

 

 延伸閱讀(這種主題也能延伸閱讀):天兵人生免錢的最貴

創作者介紹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喬
  • 如果是我應該也會飛奔過去撿票卡
    看妳敘述得真的很驚險阿!!!好像在槍林彈雨裡狂跑耶
    好想聽妳之後分享尼歐上課的心得~
    最近在找蒙式的教具
    突然想到有買兩本在家玩蒙特梭利的遊戲書哈
  • 綠茶
  • 「跪安吧」整個戳中我笑點,哈哈哈
    看了這篇才發現自己竟然沒追蹤FB(立馬點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