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承蒙幾位好朋友看得起我,願意與我分享一些關於她們在感情裡頭的事情,這些讓我想起自己之前的那段痛苦掙扎的歲月,之前沒想過要交代這些,不過事過境遷之後,覺得還是有些感想想留下來。

我老母曾提過我這人缺點很多,但還有個好處是知道反省。

前段感情的結束—已經提過—是因為前任劈腿移情別戀的關係,這段感情讓我受傷頗重,除了是我第一次的失戀之外,前任跟第三者在不算短的時間裡(據說超過一年),一起聯合起來用欺瞞的方式來面對我,也讓我對於人性感到非常的失望。

面對這種不堪的情況,我看來是有很充足的理由把過錯通通推到這對bi(消音)男女身上,為了要轉移傷痛也可以選擇搞個全民唾棄bi男女運動,樓頂揪樓咖、阿姑揪阿爸,一人一句罵死這對bi男女欸?事實上好像也幹過這種事...XD)

但可能是因為年紀大了才跌這麼一跤吧,我已經明白事情會走到那樣的地步,不可能只是某個人(或某兩個人)很夭壽這麼簡單的問題而已。

那麼如果,如果這件事情我也該負起責任,那我的責任到底是什麼?

我始終記得還在谷底時候的某一天,還大腹便便的阿白邀我到她家去吃晚餐,她在廚房為我煮湯,一邊說著我該明白的事情,我倚在廚房門口默默地流淚,也許對某些比較脆弱的人而言,阿白那時候所講的坦白話可能是補刀式的行為,但如同我媽所提的,我這人還有這麼一點知錯能改的好處,我知道在那當下願意跟我講坦白話的阿白絕對是百分百的為我好,而且我可以拍胸脯告訴你,這時機是在好不過的了,若是過了這個還會痛的時機,也許我已經好了瘡疤忘了疼,在我痛摔這一跤的時候,有個老實人肯告訴我為什麼我會跌成這副狗吃屎的德行,那可真的是最佳的獲得。

後來阿白誠摯的講了一句「自己的功課要做完。」

以這為基礎,我在內心裡徹徹底底的坦白面對自己,承認這段感情我是經營的很失敗,承認我在人格上的粗糙,甚至承認了那個拋棄我離去的人在當下可能是做了理智的決定。

在這裡我要說明的是,我並沒有否定我自己,認為自己比第三者差(笑話!),只是當一切糾葛的動彈不得的時候,前任痛下決心做了那個夭壽的決定,可能就此解決了很多的事情,也避免了可能會發生的悲劇。

總之,不管前任跟第三者對我幹了多麼過份的事情,我還是告訴自己不要把自己該負的責任推諉到他們身上(雖然這是一件最容易的事情),從直視自己缺點開始,做起了屬於我自己的功課。

做功課真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面對著自己身上的瘡疤,還要誠實的告訴自己這裡有一大塊是自己咎由自取所造成的,怨不得人,那可真像是朝自己臉上搧了兩個熱辣辣耳刮子那般難受。

但不能逃避!面對自己著愚蠢,我開始嘗試修正自己的態度跟作法,雖然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個道理是連小學生都知道的,但是換個角度來想,若我連這麼難改的本性都可以調整,那還有什麼幸福是我追求不到的呢?我看連江山都可以入手了吧(最好是)。

雖說愛情這檔事並不是選好人好事代表,並不是誰的人格最高尚或是個性很崇高就可以獲得幸福的,但是如果能趁著每次的挫折,讓自己能夠再更好一點,更值得愛一點,那麼跟幸福的距離也許可以拉近一些吧。

因此,蚊子血我很誠摯的把阿白的這句忠告轉交給目前正在愛情裡掙扎或疑惑的好朋友以及讀者,若妳總是在愛情裡碰上了類似的對象或是迴圈式的煩惱,那麼也許可以試著問問自己:

 

之前的功課我做完了嗎?


文【蚊子血】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