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田更新了        

表面上看起來,我是一個大腹便便,時間到了就去菜市場買菜回家煮三餐的庸婦,但其實我真實身分是一位網路社會觀察家(扶眼鏡)。

身為一位網社觀察家,每天除了去批踢踢八卦版巡水田之外,當然知名部落客的不辣格、臉書粉絲頁也是巡邏的重點之一,不過網海茫茫,成天有那麼多八卦小道關鍵消息,不可能盡收眼底,因此就像布魯斯韋恩成為蝙蝠俠需要忍者大師、安納金成為絕地武士需要歐比王,身為一位專業的網社觀察家,也需要良師益友互相精進,我與一位神秘人士經常藉由噗浪的私鴿傳書(農委會不要抓我,我們的私鴿沒有禽流感)互相砥礪,務必不要遺漏了任何足以登上寶傑關鍵時刻的重大消息。

第一位首要關注的焦點就是集作家、旅行家以及名嘴於一身的  女丸(挪台以示尊敬),敝人關注女丸的動態有如同日劇「熟男不結婚」裡的阿部寬關注金田一樣,神秘人士認為我根本就是隱性粉絲。

女丸(當年她還沒登基,身份只是一位女英雄)從明日報開始發跡,我就開始觀察此人,從她歷經抓姦在床劈腿男、跨國ㄈㄈ尺歐巴(是歐巴、不是歐巴將,人家沒有這麼low)、一直到前陣子分手的宅男血統阿丁哥,一路血淚交織的兩性心得文(當然免不了要穿插很多葉佩雯,不過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人家也是需要生活的)讓我跌破不少眼鏡,說句實在話,我個人是欽佩她的,因為老身才經歷一次被人甩的痛苦,就知道世間的感情事比股票市場還難預測,根本沒個準則,而女丸可以用肯定語氣寫出各類為什麼被分手、為什麼沒人愛、要怎樣有人愛、愛情是怎麼一回事等等兩性文章還不怕被打臉,有這樣的自信跟勇氣怎能不欽佩她呢?

1493048643_38d1694017  

也因為愛情與幸福實在是比股市的黃金交叉點還要難以捉摸,因此有人在面對這麼難纏的兩性關係,仍然可以用篤定的態度自信發言,莫怪會吸引眾多在紅塵俗世為愛渾身是傷的男女對女丸趨之若鶩。

這也是我雖然長年因為觀察女丸的不辣格而打破很多副眼鏡,但仍然堅定把她列為我觀察對象的原因,因為身為一位實事求是的網社觀察家,實在很想知道用她那一套女丸規則,是否最後真能讓她在茫茫人海尋到能與她匹配的如意郎君(需不需要配溫開水?)。

配溫開水  

縱然女丸有很多讓在下瞠目結舌的打臉自信發言,不過她算是在知名部落客中有細讀過國中課本第一冊第三課「雅量」課文的人,常看到有些網友去她的不辣格或臉書粉絲頁叫陣,就算她偶爾忍耐不住酸回去幾句或隱藏留言,但甚少看到她潑婦罵街、詛咒你祖宗十八代或查你ip把你帳號關進黑牢、狠一些的還會烙些鐵騎粉絲部隊群毆發言人。

是的,沒錯。

接下來要介紹的觀察重點就是知名網路作家水果胎胎。

說到水果胎胎,我並沒有像發摟女丸一樣去長時間關注她的文字(更不要提她的噗浪還是粉絲頁...欸她有粉絲頁嗎?),原因是女丸的文字雖然又臭又長還會鬼打牆,但至少文字並不使人產生過多的負面能量。

水果胎胎的文字正好相反,不是極盡能力的吹捧自己的外表、能力、異性緣,不然就是各類辛辣甚至讓人如坐針氈的人物白描文(白描是她說的啦)。因此就算她的文字堆砌華麗,那其中昭然若揭的負面能量還是讓我招架不住,已經把她隔拒在觀察圈很久。

不過神秘人士前陣子通報了有一個anti胎胎的組織在網路形成,叫我速速前往,收到聖旨之後,我立刻快馬加鞭的趕進度,該網站揭露了胎胎疑似文章抄襲、編織學歷及國籍,甚至是一些張冠李戴的損人文章。

身為一位網社觀察家(再扶一下眼鏡),我對於網路文章的內容其實是很寬容,因為不就是閒暇娛樂的玩意兒,喜歡的繼續發摟、不喜歡的大可關掉從此不看,至於文章內容是作者編造或幻想,我是沒有那麼介意,雖然個人對於那種所有阿哥(男人)都愛某位格格(胎胎)的步步驚心劇情非常嗤之以鼻,但也不會認為作者在自己格子內造神幻想、譁眾取寵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唯獨對無辜他人羅織罪名,在自己文內大肆撻伐,更甚者還要聚眾群毆的這種網路罷凌事件,真的是看不下去。

華神在「嚦咕嚦咕新年財」裡頭有講,牌品好,人品才會好

同樣的,文品差的人,人品可能也好不到哪裡去,人品不好的人寫的文字可能把讀者帶到邪魔歪道上頭去,我看到有些網友留言說,胎胎有些讀者會羨慕胎胎的幻想人生,所以模仿她那樣辛辣、敢爭敢講敢罵,因此還出現了一些假潑婦,其實她文章中多把尖酸刻薄當至情至性,譬如她的胎胎信箱收到了一名A讀者的來信,A讀者自以為是在苦海尋到了一盞明燈,把自己身家鉅細靡遺的全盤托出,沒想到卻讓胎胎逮著了機會,回覆了一篇極盡尖酸之能事的文章,在文末還附贈了一句三字經就像口水一樣啐在A讀者臉上。

當然不用多想就可知,胎胎親衛隊在她登高一呼後莫不掄起石頭,輪流砸向倒楣的A讀者。

燒他全家  

其實看不慣讀者來信刪掉就是了,還特地寫文破口大罵(當然順便把握機會吹捧一下自己)實在沒有必要,寫文很累的柳。

當然A讀者再衰,也只是當了一次罷凌受害者,最衰的莫過於真有其人的蘇修駕。

蘇修駕在胎胎剛來到楓葉國之初,克盡朋友本份,不僅兩人結為莫逆姊妹,還介紹自己的朋友團給胎胎認識讓她能快點適應。

結果換得的是胎胎把各種髒事、糗事(不少還是胎胎自己幹過的)全都栽贓在蘇修駕身上,而且還連開三篇文章大罵特罵,透過文字我都可以看到胎胎在螢幕另一頭咬牙切齒非得用文字把蘇修駕凌辱到碎屍萬段不可的嘴臉。

胎胎用來形容蘇修駕的那些髒臭文字,一般田野鄉婦都還很難罵得出口,而我們能說多國語言、懂心理學的胎胎一樣不少的全可兜頭罵將而出,真是令人嘆為觀止(後來發現原來不只蘇修駕曾被罵得那麼慘,她筆下的小麥汁也是不遑多讓)。

現在這股反撲勢力撲天蓋地而來,只能說肛好而已。

鄉民  

其實我只是一個跟著看熱鬧的網社觀察家鄉民而已,要自行對號入座的請便,但不要來要網址要密碼的,那些都你自己認為的人物,不是我、也不是法院認證的。

倘若有粉絲要來護航的也請便,不過呢...

報警  

言盡於此,自己斟酌啦。

 

【蚊子血】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