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噗啾吃完早餐之後,阿東拿著她的外套幫她穿上,並且蹲在噗啾的前面仔細的從上到下把每顆扣子扣好。噗啾等她爸爸幫她扣扣子的時候,淘氣的反過來把爸爸外套的拉鍊拉到頂,說:「你幫我扣扣子,我幫你拉拉鍊。」阿東帶著笑容繼續幫噗啾扣扣子,那畫面很溫柔。

結婚到現在要六年了,我們並非如膠似漆的甜蜜夫妻,當然也非相敬如冰的冷淡配偶,我們跟普天下的夫妻一樣,每天都在這兩個極端裡左右的滑動著,心情好的時候可能比較靠近放閃的那端,被小事惹毛的時候手刀移向狂翻白眼的那端也是常有的事。但無論如何,一天一月一年在這樣左左右右的擺盪中,也是心甘情願的待在這婚姻裡的圍城中安心度過。

現在的日子過得似乎波瀾不驚,每天就是忙那些收拾不完的玩具,整理著很快又得整理的家事,看顧照顧愛顧著兩隻活蹦亂跳的小傢伙,零零碎碎的瑣事也拼不出一件會讓人心臟漏跳一拍的事(也希望不會有),好似再天大的事也衝不出這個小家的屋頂,這如果是幸福的寫照,再平凡再重複再無味,那麼我也很願意就這樣一直的寫下去。

當然這寫照如果去對應那陳年的舊事是差別很大的,想當初說我願意的時候,壓根不會是想到婚後是這般如此,否則當初那句我願意也斷不會衝出口。(好啦~只會多考慮五分鐘而已)說這句話並非代表現在的我偏離了當年的想法,也非嫌棄現在的生活,而是經過歲月的碾壓掏洗之後,自己才真正瞭解到當初說「我願意」的那個真正含意。

婚後未滿一年,阿東便生了一場大病。當時我夜晚睡在醫院的沙發床上,早上六點多從醫院開車去上班,下班之後回家洗澡便到醫院報到,半夜起床幫阿東倒尿壺,除了睡覺其餘時間都靠在阿東的病床旁陪伴著他。那段時間從不覺得辛苦,每天看著阿東慢慢痊癒,身體與心靈上都有極大的收穫。那時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我願意」這句話的真實體現。

而後接著而來的遠距離考驗,我雖頭次懷孕身體不適,還得過著數著饅頭等著相聚的日子,但那時依然不覺得苦。在許多孤單的時刻,我感激上帝賜與我一個珍貴的小生命來陪伴我,讓我一個人也有了堅強的理由。那時我也時常咀嚼「我願意」這句話背後的深刻含意。

「我願意」這三個字對我而言,答應結婚的時候或許只是願意承諾共度一生,但後來的婚姻生活變化,讓我知道「我願意」是指甘願做歡喜受,許多情況下「我願意」付出,「我願意」忍耐,「我願意」承受,「我願意」犧牲......這些許許多多的「我願意」才交織成了「共度一生」的承諾,而非只是單單的互相陪伴而已。

婚姻生活是粗礪而非瑰麗,生活大大小小的事情就像遍佈的小石頭,如果總想過得舒坦走平鋪大道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我們所能做的只是把腳彎成安全的角度,順利的踩過一個又一個的小石頭,偶爾有幾個較為尖銳的難以忍受的刺傷了我們,我也願意選擇療傷再走過,因為我知道,另外一個人並不比我好過,兩人一同努力走得會比較順利。

我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好相處的人,缺點也多過優點,要與我日夜朝夕相伴,老實說並非易事。所以我常抱持著感激,感激阿東用寬容體貼的胸襟看待我三不五時就發作的小機車,而且還能拿這些小機車催眠自己說沒這樣就不是她了。更佩服阿東總是能滿足現狀,常覺得自己有嬌妻、乖孩,然後還常把太幸福三個字掛在嘴邊。(搞不好阿東在使用精神勝利法也不一定)

結婚六個年頭,原本想把婚姻生活的感想好好講一講,但是總是無法釐清在這之中的感受。平心而論是幸福的,但又沒值得要扯開嗓門來喊著,專寫一篇文來紀念感覺太矯情,但一年一年過去都沒落下點記錄似乎也太蒼白。於是就這樣雜七雜八的說點吧!

 

文【白飯粒】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