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白飯粒:
今天是我們兩姊妹同過生日的日子,雖然妳因為新年原因到他處遊玩去了,今日並不在我身邊(而且還沒接我的電話>"<),但是每年的這個日子總是讓我份外的感覺到有妳的美好。

生日總是越過越低調,年紀是越來越大也沒有什麼好特別嚷嚷著要大肆慶祝的地方的,回想起以前我們兩姊妹在大學過生日時的轟轟烈烈不禁莞爾,大學時代我們兩姊妹無厘頭的風格以及孿生的身份在校友會裡引起不小的騷動,從每次的集合地點是「光復門口或阿白阿蚊的家門口」的選擇就可以窺知一二,那時期幾乎每年的生日一夥人還會特地為我們舉辦了「阿白阿蚊慶生暨採草莓活動」,大夥兒懷裡揣著一瓶礦泉水,互相掩護著清洗草莓然後就地狼吞虎嚥的情況,彷彿還在眼前,一下子我們就已經大學畢業,就連當年的學弟也趕在今年年初結了婚,一切人生風景的轉換盡是如此的迅速。

幸好,就算生命推進的再多,妳還是安安穩穩地待在我身邊,年紀永遠不會比我多老一點,也不會比我多年輕了一點,一切就是那麼的妥適的,時光彷彿就可以如此地停在妳的眼前、我的眼前,今年我們還是說著只有我們兩個聽得懂的狗笑話、蛤蠣笑話,就連逛個生活館買塊桌巾,我們也可以因為「我在樓下等妳」的這句阿飛正傳台詞而笑倒在商場裡。有了妳,生活中的那些粗礪都可以變成「只屬於我們倆的」粗礪而能忍耐得下去,生活中的那些蜂蜜則因為妳而變成「只屬於我們倆的」蜂蜜而更增甜蜜。

過年,爸媽在飯桌上所提到希望我們兩個能像日本的金銀婆婆一樣,開開心心平平安安的共同活到一百多歲,其實一百多歲哪足夠?有妳在身邊的日子,能多一秒是一秒,能多一分鐘是一分鐘,我老愛在嘴上討妳便宜,妳也故意裝作「啊~被妳佔到便宜了」,由妳說出的話總比別人說出的好聽一點,所以聽你糗我還能帶著那麼一點趣味,妳穿的衣服總又比別人好看一點,所以我逛遍了新光三越還是買了跟你同款式的衣服,聽妳說話是一種樂趣,讓你聽我說話那又是另外一種樂趣,聽妳連名帶姓的叫我是一種樂趣,聽妳親暱地叫我又變成另一種樂趣了,呵,怎麼在妳身邊會有這麼多不一樣的快樂呀!

妳的個性是鋪著軟棉花枕頭裡的一根硬稈兒,妳老比我柔順,不喜歡跟人家爭些什麼,就算人家說了妳什麼,也都是我在旁打抱不平而妳還是一派氣定神閒的神氣,但是當你真正執拗起來卻是誰也勸不住妳的那股硬脾氣,那脾氣我是知道的,讀書人總是帶著那麼一點不沾事的傲氣,「我雖與世無爭但可也別趕盡殺絕啊」的那股味兒,然而這個世界總還是需要點曲曲扭扭的心思,看妳有時候胡亂地感嘆著,我免不了多擔了那些也許是無謂的那份心。

拉拉雜雜說了那麼多,真還嚇了我一跳,原先還只是想說寫幾句生日快樂就打住的,也許是過年也多了一些感觸,也許是害怕哪時候妳這期盼築巢的鳥兒倏地就飛到了另外一個家庭裡頭去了,所以才會略有感觸的多說了一些吧。

這幾個年頭以來的白飯粒和蚊子血,還希望有無數個快樂年頭的白飯粒和蚊子血,生日快樂 to us。

【文】蚊子血
【註】寫完這篇文章,已經超過12點了,沒想到我們的生日就這麼過了耶-_-"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