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1278-0084a.jpg    

在大人上班小孩上學之後,家裡非常非常的安靜。我彎腰撿拾經過週末被瘋狂小孩玩耍過的客廳裡的雜物,雖然玩具都被他們收拾好,但是總是會有某台小車被夾進沙發的細縫裡,總會有一支色鉛筆躲在書櫃的下方,總會有一塊積木落在玩具箱的旁邊。我打開巴哈的無伴奏大提琴,聽著低沉飽滿的音符緩緩地滑過只有我的空間裡,當妻九年當媽七年,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很幸福,但是今天早上不僅僅只是感覺,而是走入虛擬實境般的真實,好像自己碰到的東西都要開花了一樣。

那天等尼歐泳課下課,媽媽友們聊著閒事。一位媽媽友半開玩笑地推著我說:「問阿白啦,問她有啥馭夫術。」我忍不住鄉民上身,回:「首先妳要先有一個老公....」然後就被翻白眼吐槽一頓,這個問題就這樣溜過了。老實說,這問題我根本沒有什麼資格回答,因為阿東本身自己是一個性格成熟的大人,幾乎沒有我管他的餘地,他似乎游刃有餘的生活在職場與家庭生活,常要幫我收拾殘局還要應付我的小事囉唆,如果有人覺得我當人妻當得很廢,這一定都是阿東的錯!

上個月和阿蚊約在台中吃飯,我遲到抵達餐廳,阿蚊對我說:「我最討厭人遲到了......」她看了我一下說:「但是老公主除外。」(聽到的時候差點沒把大肚婆抓起來親一下!)「老公主」這充滿負面的標籤是我大學社團的學長給我封的,起因是八月中的時候社團朋友約要一起去露營,大家在line上興奮地說要如何如何,我躲在暗處潛水裝死。突然有人問:「阿白呢?怎麼沒看到她回+1?」我只好硬著頭皮出來換氣:「八月好熱喔,下次暑假約海拔兩千公尺以上好不好?」朋友們有的發動溫柔攻勢拼命鼓勵我去,有的用酸言激將要把我逼去,但是我還是不為所動。後來學長來一句:「哼,老公主!」接下來就引發大家的狂笑,我坦然地回:「老公主+1」,學長加碼:「不用+1這裡面的老公主只有妳。」我回了一張撥瀏海的表情圖案,欣然接下這封號。

能當老公主不容易,首先要身邊有一堆善良溫柔又任勞任怨的家人朋友,我不知道是哪來的福氣,我身邊盡是這種好人。家人就甭說了,老爸老媽從小無微不至,溫阿計處處cover我,阿蚊更是我的左臂右膀。(我知道我知道,你們都很無奈der)(摸頭安撫)

大學出隊時,會認廁所的小公主(那時才十幾二十歲讓我用用「小公主」這封號吧!)都靠管家(就是值星官這角色)通融,在大家入睡時,讓我一個人在廁所安靜地慢慢醞釀,可憐的管家還擔心我的安危,得站在廁所門口餵蚊子等我。雖然管家們都會烙狠話:「下次再這樣,明天就罰妳跑操場。」但是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水過去了。還有幾個阿信死黨們被可惡的小公主虐待,小公主每次起床號響了都好愛賴床,阿信們都會把我死拖起來,還會趁我去刷牙洗臉的時候,幫我把睡袋折好整理好,讓我趕得及管家的集合時間。

上班了,工作上靠著幾位好友度過好幾個工作上的低潮,教師甄試的時候,他們幫我做教具,幫我看試教,跟我一起討論教案,我還記得一個好友是美術老師,她那時大著肚子還趴在桌子上幫我畫海報。還沒開車上班時,好幾個好友有機會就接送我往返學校和家裡。今年八月的時候,好友的新居落成,我帶著噗啾尼歐坐高鐵回台南去湊熱鬧,本來到高鐵是要坐接駁車去朋友家,好友綠咖哩雖然帶著小小孩,卻二話不說就到高鐵站接我,回程時靈犬帶著兩個小孩也載我回去,原本規劃好的轉乘路線完全用不到。而今年會下定決心撩下去露營,也是靠著這群好姊妹(和姐妹們的惱公)全力相助,讓我的第一次露營經驗太美好以至於不用把帳篷賣掉,也讓噗啾尼歐一次就愛上露營

家人朋友這樣寬容的對待有如天兵的我,讓我在大家寵愛的羽翼下安然地過著幸福生活,但是讓我一直摘不下老公主皇冠的人就是阿東。從二十幾歲交往開始,到進入了婚姻生活,這十幾年的時間斷面裡,他總是讓我隨心隨意地過著我想要的生活,有了噗啾尼歐之後,需要獨處需要安靜空間的我被迫全時段的跟吵鬧不講理的新生兒綁在一起,那時候我的時常焦慮時常緊張時常發狂,他總是全然的包容全然的體諒全然的承受。漸漸地小孩長大了,我也慢慢地抓到了當媽媽的節奏,家庭開始步入不慌亂的階段,我才發現我對這個家這麼的重要,只要我開心了,家裡面其他三個人就跟著樂起來,日子也過得舒心了。

結婚九年,頭一年是蜜月年,兩個人除了工作之外,什麼時候都黏在一起有講不完的話。第二年,我剛懷了噗啾,阿東他就到新竹工作了,這一年雖然辛苦但是因為有了新生命的期待(還有不知道小屁孩的厲害),也過得平穩。第三年開始,小孩陸續的降臨,夫妻的關係進入了考驗期,常常兩人累得精疲力竭卻又得不到該有的快樂,總覺得自己都快忙死了對方卻都沒幫上什麼忙,有時自己一個人躲在浴室都會想著這種生活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每天拼死拼活,就只是為了止住小孩的哭聲嗎?每天睡不飽吃飯也不能好好吃一頓,整天兩個人的眼神對不到一秒,有對到的時候都是在翻白眼的情況。這階段我對阿東非常沒有耐心,口氣非常差,常常覺得他真是一個豬隊友,我每天一打二常常已經是彈盡援絕了,偶爾叫他火力支援一下,他只會讓場面更加失控,我都還得自己親自上戰場,場面控制之後,我心裡有好幾百次都想把槍口倒轉對著豬隊友。

抱著過一天算一天的心情,二次大戰打了六年總是會勝利,我終於在今年感受到勝利的旗幟插在光復土地上的感覺。隨著噗啾的腳步,尼歐水到渠成無痛的去上學了,從九月開始,宅媽開始了涼到要撥掉蜘蛛網的生活,上午的時間都是我的,看是要躺在地板上數星星(假裝的啦,當一下文青),還是要靠在沙發上修指甲(假裝的啦,哪有那麼貴婦),還是要敷臉敷到小孩放學(假裝的啦,只有一張臉皮哪能敷那麼多次).....都可以隨我自己決定啦!突然間覺得自己好像重生了一樣,一切的一切是這樣美好,此時再來回想那水深火熱睡不飽餓不死的抗戰生涯,突然覺得阿東其實也不是什麼豬隊友,他雖然在戰場上沒能有實際的戰力(兩隻瘋起來還是得靠老母才能擺平),但是他卻是我源源不絕的後勤,遞物資遞火力觀察對手戰力,最重要的是安撫即將爆炸的瘋媽,讓瘋媽快要摧毀一切之前回到冷靜狀態繼續打怪。

九週年,沒有什麼甜言蜜語的感想,沒有什麼愛你一輩子,連下輩子一起愛的粉紅色誓言,也沒有什麼性感內衣打包自己當禮物的興致,但是我覺得我能繼續理直氣壯地帶著老公主的皇冠,過著只對老公任性的生活,對阿東而言或許也是一種成就吧!

 

圖:週一到週五上午的自己時間還不夠,週六表定要回婆家的時間,老公主一句:「我可以待在新竹嗎?」就賺到十二個小時的自由時間。老公主自己一個人跑到咖啡廳待到晚上,真是太爽了!

IMAG1705 (1)  

 

文  白飯粒

創作者介紹

孿生子的夏天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SeaBreeze
  • 好甜蜜!~ 竟然還有Scratch Night View 可以玩真是幸福到頂!
  • 對啊,這大概是我人生的高峰了吧!
    (也太容易爬到了,哈哈)

    twinsyeh 於 2015/09/14 15:25 回覆

  • 蚊子血
  • 本週防護罩跟墨鏡缺貨,偏偏看到這篇火力可以媲美核武的文章,簡直要命啊我的天!!!(連頭盔都沒得抓)

    根據我閱人無數(最好行情這麼好)的經驗,阿東已經是世上難得的好人(男人女人一起排行都少見),婚後能夠讓對方盡可能以本性來生存,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昨天跟小弟聊天,他聊到某位欣賞的女性特性,我說婚姻這種東西是會把優點轉成缺點的(如婚前欣賞她的積極有目標,婚後很可能認為她是控制狂),如果這個缺點你還能寬容以待,那麼進入婚姻就沒問題了。

    阿東的服務公主之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確信這枚公主完全可由他包下(以後不會放出去害人)。光這點我們就該尊敬他(可以看到孕婦打回原型之後,ph值=酸民)
  • 「婚姻這種東西是會把優點轉成缺點的」媽啊,這句話真的中肯到爆表,可以登上蘋果頭版!!
    最後一段可以看出雖然妳還在孕期中(而且還帶著一個小孩)但是妳跟鄉民毫無時差,地方媽媽妳最潮啊!!



    twinsyeh 於 2015/09/14 17:29 回覆

  • Melun
  • 我已瞎只看見空白文!恭喜阿白重獲半天自由啊!阿東真的是不錯的老公,祝福妳們:)
  • 一年讓人閃這麼一次嘛!(扭)
    這半天的自由真的好珍貴,我都前一天就計畫要幹嘛了(其實也不過就是打掃買菜和看書或是做運動),被小孩綁了好幾年,這個月突然覺得好舒暢啊!

    twinsyeh 於 2015/09/14 21:32 回覆

  • Mary
  • 阿白這個老公主稱號, 真是當之無愧, 也是對阿東先生的肯定!看到妳現在擁有這麼多自由的狀況, 相信對很多還在過程中的媽媽們都有鼓勵作用... (重點要孩子跟噗鰍尼歐一樣自動自發!) 回首就九年了... 但是你們這一對還是甜甜蜜蜜, 常常閃瞎路人...

    不過, 最令人驚心動魄的, 還是阿蚊講的「婚姻這種東西是會把優點轉成缺點的」(點頭如搗蒜), 不知道我家老公是否常常在深夜裡哭泣當年沒看清楚... 祝福葉小弟順利找到適合他的另一半!
  • 哈哈哈,可見Mary不是鄉民,「老公主」這詞是很貶義的,意思大概就是像阿蚊說的「不要放生出來害人」的那種女生。(不過我也相去不遠啦)
    其實也沒常閃啦,一年閃一次做個紀念,其他的364天搞不好都是相看兩討厭的。XDDD

    twinsyeh 於 2015/09/14 22:43 回覆

  • JOY
  • 老公主也不是人人可當的,一路要有國王母后的照料,內宮女侍的服侍,勉強可以一路安全尊貴的長大,絕大多數出生中上的家庭皆有可能提供這些;可是最重要的是終身伴侶-王子的選擇,作對了選擇才可以保障公主可以一路傲嬌到"老"丫....
    所以這個這麼有智慧的選擇是阿白自己作的丫^^
    掰惹喂~丫我們應該差不多年紀,大學時代去迎新露營,某個自以為是公主的白目小姐(...其實就是我本人...>///<),堅持一定要天天洗頭又不知道要帶吹風機(沒有常識知識),讓同隊上上下下幫我問遍營區借吹風機,結果還真的借不到,大家還幫我合力把營區廁所裡的烘手機出風口轉向上方,再一個人幫我捧頭髮一個人幫我轉出風口一個人幫我梳頭髮(不符合人體工學的緣故,我只能一直半蹲歪頭什麼都沒有辦法做),這些齊心協力幫助我的好同學們(當時剛轉進去都還跟大家不熟悉),現在都是我身邊超過15年的好姊妹(一生受她們幫忙照顧超多ㄉ)
  • 我覺得阿東自己迎一尊老公主回家"猜",本身多少應該也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覺悟吧!(背景音樂: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兮一去不復返....)
    我們出隊是寒暑假去偏鄉教小朋友,一次大概都十幾天,住在教室裡,自炊自食。生活條件比較簡單克難,但是大家都有革命情感,我有幾個十幾年的死黨就是在那時結交的。
    有時覺得年輕的時候過得更瘋狂更盡興一點,老來回憶都覺得很有滋味。

    twinsyeh 於 2015/09/15 15:40 回覆

  • 延延小丸子
  • 都說女人結婚是二次投胎,阿白真是投對胎了
  • 阿東就.......(沒關係,下輩子要看清楚喔)(喔喔喔喔.....)

    twinsyeh 於 2015/09/17 09:46 回覆

  • Joshua
  • 很棒的,抽空也歡迎到小弟部落格走走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