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蚊子血:
等著時間到準備去餵寶寶的空檔,我躺在床上盯著月子中心大片落地窗外的藍天發呆,突然想起了「情書」這部電影。是不是很奇怪呢?明明是炎熱得不得了的八月夏天,我竟然想起了這部遍佈白雪的電影。

「情書」第一次看是在學校的放映廳,記得那是小大一的時候,是個什麼都新鮮什麼都想嘗試的時光,週六的晚上跟著班上剛交到的好朋友趕著去學校的放映廳看電影,不是特別想去趕看有名的電影,只是單純的想嘗試高中畢業之後,爸媽給予的週六晚上可以自由運用的時間。

那天我們遲到了,放映廳裡面擠滿好多人,連最後幾排都站滿了人,以前的我是很怕人擠人的空間,但那次我卻覺得很新奇,有兩個別系的男生站起來把位置讓給了我們。我們坐下從開始十分鐘之後開始看,沒想到這部電影竟然讓我看到淚流滿面。要讓我哭的電影很少,尤其是在那未滿十八歲的小大一年紀,不知天高地厚,也未嘗過任何真正的喜怒哀樂,真要觸動內心流淚實在很難。

而我在充滿陌生人的放映廳裡,因為女主角渡邊博子站在雪地對著山大喊著:「お元気ですか」時,眼角慢慢的溢出淚水,慢慢的蔓延了整個臉,不知怎麼的內心深深的深深的被點到了,那時旁邊朋友默默的遞過面紙給我。

這幾個畫面很少被我回憶起,甚至情書這部電影我也沒再看第二遍,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那前十分鐘到底演些什麼。沒想到隔了十多年(真的十多年了),在當媽媽幾天後的一天早晨,我躺在床上發呆的時候,這幾個畫面出現在眼前不停的重播著,一次又一次,我的耳邊甚至可以聽到那句「お元気ですか」。這感覺非常的強烈,強烈到我從床上爬起,寫了這一封信給妳。

不知道那時妳看情書的時候是什麼情景,我想一定也是很特別與難忘的,除了電影以外,情書也刻印了那段青春年少的一些片段,也許更是這樣,才讓這部電影更加令人難忘吧!

好了,我得停筆了。當文藝少女的時間已經到了,嬰兒室打電話來說小檸檬已經想吃了。我拉上了陽光燦爛的落地窗簾,過去真的已經過去了,時間持續推進,我沒有任何遺憾或是感傷,相反的,這段發呆的時間,讓我覺得我除了是個媽媽之外,我還是我自己。

我想妳會懂這種感覺的。
 
文【白飯粒】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