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大概2007年就想寫了,那年剛分手,很多人出於好意勸我原諒對方就是善待自己,但那種傷痛其實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現在我已經走過這一切,已能夠坦然面對,既然如此,索性就暢快的把自己的想法寫出來。不被認同也無妨。]


親愛的白飯粒:

好久沒寫日記給妳,我想這個話題妳是我最好的聽眾。

前一陣子我做了一個夢,我夢見傷我很深的前男友來跟我道歉,他的頭低得不能再低,手上拿著一封信說很對不起我,希望我能原諒他對我造成的傷害,後來連同他劈腿的那個學妹(現在是他的老婆)也一起出現,兩個人在我面前一直彎著腰,我無法看清楚他們的臉。

後來我就醒來了,我忘記夢中的自己到底有沒接受那個道歉。

我不知道在現實中會怎麼做選擇(沒想過這個問題),但我知道無論自己選擇原諒或不原諒,都沒有對錯。


記得剛分手的時候,好多人勸我放下怨恨,說原諒他們是讓自己好過,是善待自己。

甚至還有人說,如果你還恨著他,代表你還愛著他,無法忘記他。

但我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我覺得這樣的說法只是一味的強迫受害人去接受世間上的「寬恕」美德,「因為你愛著對方所以無法原諒對方」的這種說詞更是讓人承受第二次的傷害,無法原諒對方,常是因為對方所作所為造成的傷害太過沈重或是匪夷所思,因此無法簡簡單單的就做到寬恕或原諒。

像我前任男友,他為了跟我分手,利用了我的信任說了非常多令人瞠目結舌的謊言,譬如他說未來想要去從政,擔心未來不能給我穩定的生活,要我好好考慮清楚是否要跟他繼續下去。

交往多年,我所瞭解到他們家庭是再普通不過的平凡家庭,沒有任何的親戚朋友在政治界,甚至連認識什麼在台面上的人物都沒有,既沒有家大業大更沒有政黨奧援,當他認真的說著可笑的謊言,當時的我真的是傻住了。

接著他又繼續加碼,凡是我所不能接受的事情,他通通都說出來,在那時候我非常的震驚,覺得我好像不認識這個人,他完全變成另外一個我不認識的陌生人,性格、喜好、人生規劃完全走樣變了調,彷彿我過去這幾年來是跟另一個人交往的,現在站在我面前說著我聽不懂的話的這個人到底是誰?!

在那時候,我所熟知的世界崩解了,那種感覺很像是連恩尼遜的電影"狙擊陌生人"(Unknown),所有自己所深信的一切全然不是那麼一回事。站在我面前那個熟悉的人好像只是披著一張舊時的人皮,人皮下的腦袋已經完全被置換,前後態度跟性格的轉換令人驚愕。

在他說完那些光怪陸離的人生規劃之後,基於對他的信任,我全然相信他的說法,出於理性,在當下我就接受了分開的決定。

後來我才發現他為了達到分手的目的,利用了我對他的信任來摧毀我所熟知世界,這樣的手段直到現在我都無法諒解。也許有人無法體會分手謊言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爛人的話聽聽就好幹嘛跟他認真。

對我而言,這件事當然很嚴重,每個人的小世界除了靠自己之外,就是依賴周圍的人一起結構的,若有一個人與你相處了七年都是你所認知的那個樣子,結果在某天他全然的變成另一個樣子,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無法接受,覺得不是他瘋了,就是自己瘋了。

總之,在那段時間他利用了我的信任,餵食我非常多的謊言,企圖把他自己原先給我的形象完全抹滅,用另一種人格來取代,他讓我的認知全面瓦解,以幻滅的方式取得他所想要的結果(不吵不鬧不為難,乖乖地和他分手)。

說真話,我倒寧可他與我說實話,說他愛上別人要跟我分手了,這還容易接受一點。

因為受不了他這種劇烈轉變,李組長眉頭一皺開始抽絲剝繭的追本溯源,才讓我發現一些蛛絲馬跡。在後來的求證過程當中,我還得拜託他跟我說實話,讓我可以確定既不是他被外星人附身也不是我起肖,事情其實不過是老套的移情別戀而已。


也許是因為他分手做得非常的粗糙(長時間劈腿+謊話連篇),讓我一直無法原諒他,憑什麼恣意傷害別人的惡人可以這樣揮揮衣袖過他媽的正常生活,然後被傷害的人還得要接受周圍人的善意要我原諒他,好像若我不原諒他,就是我太執著、放不下,好像是我的過錯一樣。

孔子都說了「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傷害別人還想輕而易舉的得到原諒(他始終沒跟我道過歉),這種事情平凡低俗如我,很抱歉,辦不到!

當然,自己能夠寬宏大量原諒別人的過錯,我是當真佩服的。但明明受害者不是自己,卻對著受害者說些寬恕原諒是美德、放下仇恨之類的風涼話,這種人我是完全無法接受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療傷的方法,勉強受害者去原諒加害者,當真覺得這樣是對受害者有好處嗎?

還有另一種說法,就是「既然是愛過的人,為什麼不能祝福他幸福呢?」

事實就是當他做出粗劣的分手手段來傷害我的時候,他就已經不是我愛過的人了,而是一個拿刀捅進我心窩的惡徒,面對這種惡徒我還祝福他幸福幹嘛?同情心氾濫的話不如為自己好好振作,勝過去想什麼祝你幸福的瓊瑤橋段,現實就是你有沒有祝福他們,他們根本不痛不癢,有些人還可以從受害人的祝福中獲得良心的救贖,從此遺忘自己所幹過的事還會自我感覺良好起來。

我並不是鼓吹不原諒這件事,而是原諒這件事一定要出自於本意,只因為「原諒是一種美德」「不原諒他們代表我沒走出去」,因此打落牙齒落血吞的告訴自己要原諒對方、要祝福對方,眼見對方快活幸福,還要告訴自己記得要祝福否則會變成醜陋的巫婆(那時候當真有人這樣說過),這種勉強自己當聖人行為對內心尚未癒合的傷口是好的嗎?勉強自己要去原諒別人,掩蓋傷口催眠自己遺忘與原諒,真的是有助於放下嗎?

我的人格特質比較沒那麼高尚,討厭就是討厭,怨恨就是怨恨,正視自己的情緒,不想催逼自己要如何,想詛咒他們就詛咒,走過這一段,我明白要讓傷口好得快的方法,是正視自己的情緒並且好好的排解,而不是用一些無三小路用的高尚說法當作敷料來麻痺自己。

事實上,憤怒會慢慢消逝,隨著時間過去,如果照料得當,傷口總會逐漸癒合,結果有一天,我發現連詛咒他們都懶了。

而那天到來的時候,原諒不原諒根本已經不是選項,因為他們對我而言只剩下偶爾午夜夢迴想起的模糊影子,連五官都記不清楚了。

感謝上帝,幸好這一切至少還有妳理解。


文<蚊子血>


補充:我對於前任在分手時講的那些謊話很難以釋懷的原因,始終解釋不太清楚(常有人問我說,那他告訴你實話會比較好嗎?)(當然會啊,不然我幹嘛追根究底要一個真相)。後來,鄧醫生為我的行為做出了詳細的說明。

在某一集的[非關命運]節目中,許常德理直氣壯的表示,男人會想要在分手的時候說些美麗的謊言,是因為實話太傷,怕女人無法接受

鄧醫師是這樣回答的:「你們應該要告訴我們真相,(由)我們選擇接不接受。但說謊的意思就是我不跟你公平的做交易,我騙你,然後維持我要的,拒絕我不要的,因為我如果告訴你我不愛你、我劈腿,你可能會又哭又鬧又找我麻煩,然後因為我不想要這些麻煩,所以我就說謊...說謊是一個剝奪對方自主權的做法。」「說謊會剝奪別人判斷的權力跟反應的權力...(對方)說謊你就會被誤導,沒辦法做自己應該要做的判斷,甚至沒辦法經歷你該經歷的痛苦


有興趣的人,可以看這集的非關命運→「男人的謊言,你還傻傻的相信?」 鄧醫師的說法非常精闢,我真是太愛她了~>////<

    全站熱搜

    twinsy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